02/22/2008, 00.00
梵蒂冈 – 中国
發送給朋友

中梵关系奥运的眼中钉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双方关系改善的流言、出席奥运的邀请,似乎正在上演一场公告宣传大战,以掩饰斯皮尔伯格辞职后北京的耻辱。但还不仅于此,宗座事务局局长和爱国会副主席的交椅摇摇欲坠

梵蒂冈(亚洲新闻)—连日来,各种关于中梵关系即将出现转机的流言此起彼伏,甚至让人想到教宗本笃十六世可能访问北京,甚至最好在奥运之际。媒体报道中引用的中国方面消息来源,居然是高居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之位的叶小文和爱国会副主席刘柏年的讲话。在美国进行访问期间,叶小文表示“双方之间的距离正在越来越小”;而刘柏年的话,则是他经常梦想教宗到北京主持弥撒圣祭。

       然而,亚洲新闻通讯社联系到的梵蒂冈人士却指出,未见任何巨大的关系改善迹象;中国的宗教自由也未见改善。至少两位非官方教会的主教(保定教区苏志民主教和易县教区师恩祥主教)、一位官方教会主教(陕西周至教区吴钦敬主教)仍在警方手中分别失踪了十一年、六年和一年。此外,地下教会主教遭到强制隔离、官方主教被监控、主教死在狱中、司铎被判处劳改……。所以,一位梵蒂冈的匿名人士于两天前向路透社声明表示:“如果宗教自由不能达到一定程度,教宗怎么能到北京去呢”?

       我们所提出的问题是:为什么要极力地宣扬中国-圣座之间关系的“好消息”呢,甚至中国餐馆里都在谈论“教宗的中国之行”?

       我们向中国通讯员提出了这一问题。他们的回答十分重要,中国和梵蒂冈之间相互接近的炒作,是在斯皮尔伯格辞去北京奥委会艺术顾问一职,给北京一记耳光后爆发的。

       将梵蒂冈卷入其中、炒作关系改善是分散人们注意力的方式,使人们不再关注国际对中国达尔富尔政策的谴责,将其定义为在尊重人权方面被排斥国家。传播教宗准备到北京参加奥运会的消息或者出现缓机的消息,是试图用道义的保护伞遮挡回避批评指责中国僵化、无意改变尊重人权状况的声音。

       而几十年来,叶小文和刘柏年一直担任专门监控宗教和天主教会机构的领导人。他们甚至成为其机构内部的眼中钉,首先因为,两人在职的时间甚至超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的任期(六年制)。此外,近年来,始终是他们在激化中国国内的紧张关系、以及与梵蒂冈之间的关系。

       就在去年夏天,恰恰是刘柏年掀起了一场抵制教宗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天主教主教、司铎、修会会士和平信徒信的运动,指责“无知”、试图让中国的教会重新回到殖民主义时代。而叶小文则继续维护中国教会的“独立”,抵制圣座对主教任命的“干预”。

       中梵之间关系得到改善是可能的。但是,或许要等到这两人退休之后。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