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0/2005, 00.00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四位中国大陆主教将不出席主教会议

罗马(亚洲新闻)—四位中国大陆主教,将不出席主教会议。迄今为止,四位主教没有一人获得护照、也没人获准离开祖国。今天上午,他们向亚洲新闻通讯社发表了上述声明。只有陕西省凤翔教区李镜峰主教仍然“抱有一线希望”。

在全球主教会议将于十月二日至二十三日在梵蒂冈召开之际,教宗本笃十六世任命四位中国大陆主教为全球主教会议成员。他们是西安总主教区李笃安主教、上海教区金鲁贤主教、齐齐哈尔教区魏景仪主教和凤翔教区李镜峰主教。李笃安主教和金鲁贤主教,都是中国政府承认的主教。而魏景仪主教,则未被中国政府承认;李镜峰主教,则是在不久前才得到政府承认的。

齐齐哈尔教区的教友向亚洲新闻通讯社介绍说,他们的主教肯定不能来。今天,地方政府再次明确表示不会给予其任何证件和护照。他们还指出,这一禁令“中国和梵蒂冈是有共识的”。自四十七岁的齐齐哈尔教区魏景仪主教得到了教宗的书面邀请后,每天都跑到政府部门申请护照。但是,始终遭到拒绝。与此同时,魏主教致函教宗,感谢教宗给予他本人和中国人民的荣誉。

       在谈到地方政府禁止魏出境的原因时,地方政府的解释是,“这全部取决于中梵关系。只要没有外交关系,就很难实现此类行程”。但是,政府官员还暗示他,最反对他出席主教会议的是爱国会。

       在正式发表教宗任命的主教会议四位中国大陆籍成员名单后,中国爱国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刘柏年声明表示,梵蒂冈是做法是“不礼貌的”。因为,圣座没有通过管理教会事务的官方渠道提出邀请,也就是没有向爱国会和中国主教团教务委员会发出邀请。

爱国会是控制教会的非教会组织,其成员全部是无神论的共产党员。其目的,旨在控制教会——同时也存在经济利益;促进独立于圣座之外的教会的发展/

       上海教区金鲁贤主教指出,最反对中国大陆主教前往罗马的,而且最反面的人物就是刘柏年。而中国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的态度则有所不同。他在香港出席“世界佛教华人僧侣大会”时表示,四位主教“很难”全部前往罗马出席主教会议。但是,“同圣座对话的空间还是存在的”。

       而结果却是同样的,迄今为止,上海教区金鲁贤主教也未能拿到护照。金主教告诉亚洲新闻通讯社说,叶小文“一直在同圣座就解决问题展开对话。希望尚存,但只是一线而已”。金主教现年八十九岁,他认为自己前往罗马的可能性不大。一年多来,他饱受心脏病的折磨,无法旅行。金主教表示,北京回应此类问题的迟缓和艰难,主要是因为中国和圣座之间的相互不理解:“政府不了解梵蒂冈、梵蒂冈不了解中国政府。”上海主教表示,他将在十月底,在上海迎接纽约前总主教麦卡里克枢机。上海主教告诉亚洲新闻通讯社,“我忠心希望此行能够化解一些误解”。与此同时,“你们应该为中国不断祈祷,政治有力量,但是天主有更大的力量”。

       七十八岁的西安总主教区李笃安主教强调,他无法来罗马的主要原因是健康问题:“我患有癌症,站都站不起来。根本不可能旅行。”他还补充说,政府虽然没有宣布,但是,中梵之间仍在对话,“我并不清楚”。

       凤翔教区李镜峰主教尚未得到护照和出国的许可。但是,希望仍然存在。尽管已经八十四岁高龄,李主教身体健康、与陕西省政府关系良好。明天十月一日中国国庆,省政府的代表还会看望他。

       李主教告诉亚洲新闻通讯社:“这一邀请是教宗本笃十六世为了改善同中国的关系所迈出的一步。标志着对中国教会的友好和肯定。” 李镜峰主教就梵蒂冈没有通过爱国会和中国主教团教务委员会邀请四位中国大陆主教出席主教会议问题,为梵蒂冈辩护说,“这一邀请来自教会的最高机构。这是公开的和国际性的,当然需要政府的批准,而不是爱国会”。

       刘柏年和叶小文曾经表示,困难之一是让台湾主教和中国大陆主教同时出现。李主教表示:“我告诉当局,教宗是普世的牧首。他邀请各地的主教,中国大陆、香港、台湾……。主教会议不是政治性的,而是宗教性的。”

(照片为陕西省凤翔教区李镜峰主教)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