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爱会将在艾滋病患者中欢度圣诞
作者 Nirmala Carvalho
德勒撒修女的继承人们通过为陷入痛苦之中的病患服务,在“和平之家”中尝试天主之爱。艾滋病患者,因此成为获得救恩的契机。同时,仁爱会会士们还会在欢度圣诞之际为奥里萨邦的基督信徒祈祷

加尔各达(亚洲新闻)—德勒撒修女亲手创办的仁爱传教会会士们,正在加尔各达的“和平之家”会院中紧张筹备迎接圣诞。这里,是专门收容艾滋病患者的中心。据耶稣达斯神父向亚洲新闻通讯社介绍,病人和有需要的人在这里感受到“只有无私为他人服务的爱,才使人真正实现自我。当我们越发热爱他人时,才能进一步认识天主。而圣诞节,使我们的救赎成为可能”。

耶稣达斯神父继续表示,“‘和平之家’每天都会看到许多倍受艾滋病煎熬的人。每当在他们身边时,我便情不自禁地祈求天主满足他们的一切需要。同时,我也看到了天主通过那些与我们一起工作的病人所展示的怜爱和关怀。这些病人,非常热情地帮助我们一起照顾其他人。对我们来说,他们象天使一样。他们是天主的圣殿,在他们内居住着、启示了天主的力量”。

“在热带病医学院里,也有许多被痛苦和绝望打垮的人。我就曾在那里遇到一名妇女,她的丈夫就是因为艾滋病去世的,并传染给了她,而且已经到了晚期。尽管饱受病苦的折磨,但她仍然始终保持着一张微笑的温和面孔,常常向人们讲起她的丈夫,并述说他的种种好处。正如卡马拉神父说的,‘有些人就象干蔗一样,即便掰折了、磨成粉了,也会流出糖来’。这名病人就是这样,她去世时始终保持着一张祥和的面孔”。

“几个月前,我还医院里遇到了另一位临终的妇女。她唯一的愿望就是能死在自己的家里,于是,她的兄弟们尊重她的遗愿,在她去世后把她带回了家。就好象在她内的天主的灵,将生命的恩宠传给了她的家人”。

“十月,我应邀到德里参加一个有关生命意义的会议。许多人都在发言中从神学角度分析了痛苦和绝望。但是我认为,最好的应该是倾听那些分担这一痛苦的人。因为在他们内,有天主的临在。分担他们的痛苦、焦虑时,我从中发现了每一个倍受痛苦折磨的男男女女实际上都是一个天主之家,天主就在他们内,在痛苦和煎熬中诞生的”。耶稣达斯神父认为,“和平之家”代表了“赞美天主光荣”的首选之地;通过为受病苦和各种痛苦折磨的人服务,从中尝试了“与基督的共融”。“在为所有丧失了希望的男男女女服务时,我们每天都在尝试着圣诞的时刻”。

“和平之家”院长库吉里神父表示,他对奥里萨邦基督信徒的遭遇深感痛心和难过。而这场迫害中,仁爱会也未能幸免,会士们“两次遭到攻击”。为此,他们决定低调庆祝圣诞,“我们将会举行隆重的弥撒圣祭;和病人一起为印度教会和印度基督信徒的痛苦祈祷。但除此之外,也就不会再有其它特殊的庆祝了”。奥里萨邦的仁爱会“麻风病院等场所也遭到暴力袭击,收容的病人中有许多是印度教徒。因为麻风病,他们被家人抛弃了。尽管遭到了种种不公正的暴力迫害,但我们的会士仍然迫不及待地渴望重返奥里萨邦传教区,继续我们为穷人、为病人服务的事业”。

INDIA_-_kolkata_malati_(400_x_26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