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不支付结石宝宝医疗费
当局曾承诺将为因食用毒奶粉而患结石的孩子提供免费检查和治疗。家长要自掏腰包;并禁止他们向肇事黑心商家索赔

北京(亚洲新闻/通讯社)—一岁的杨欢是大约29万食用三聚氰胺毒奶粉后染上肾病的结石宝宝之一。六个月以来,一直因肾衰住院治疗。他的爸爸是杭州的一名建筑工人,没钱为孩子支付昂贵的医药费,而政府承诺的补偿跚跚来迟。在上演着经济奇迹的中国,殊途同归异曲同工的此类事件屡见不鲜。

       杨欢的爸爸告诉香港《财经》杂志说,他向亲戚借了五千多元人民币了。可是,从五月至今孩子的医药费已达两万元。医院认为孩子需接受外科手术,但手术至少也需要两万元。为此,无奈的父母只好两度推迟了孩子的手术时间。

       九月十三日三鹿毒奶粉丑闻爆发后,中国政府卫生部宣布将为三岁以下的婴幼儿提供免费的检查和治疗。时至今日,当局的拨款根本不足以满足全部开销。以山东省淄博市医院为例,九月和十月期间为婴幼儿进行的各种免费检查和治疗费用总计达30万元,可政府实际给医院报销的只有6万元。

       此外,相关的消息报道也都令人沮丧和失望。河南省当局于十月二十九日发表公告,指示省级医疗机构不得再给予孩子无偿检查和治疗。因使用毒奶粉染病的孩子,只能到市县区级医院就诊。江苏、浙江、安徽等省也相继发出了基本雷同的指示。上海市儿童医院只给三周岁以下孩子进行免费检查,但治疗仍要家长自己掏钱。

       可是,三聚氰胺毒奶粉导致的肾脏病治疗费用极高。据统计,截止到十一月三十日,2,200万名接受了检查的孩子中1.3%出现肾脏不适症状。

       尽管如此,许多医院仍然坚持为孩子免费治疗,并期待政府最终能够报销全部的费用。但许多医院和相关人士也表示,医院也坚持不了多久了。浙江省恩泽和台州医疗中心介绍说,二OO三年他们为萨斯(SARS)疫情所支出的免费治疗费用达四百多万元,政府仅给报销了120万元。

       现在,许多家庭纷纷拿起了法律武器捍卫孩子的权益,正式要求起诉三鹿集团等生产三聚氰胺毒奶粉的国内大型乳制品企业。可是,法官们迄今都坚称无法立案,必须要等到“官方”调查结果正式出台后才能决定是否立案。十二月十一日,中央政府卫生部发言人表示,“正在研究”赔偿措施和办法。但这一“研究”的时间可能会很长,专家们警告说,很难举证说明肾脏疾患是因为食用三聚氰胺毒奶粉直接造成的。

       小杨欢的家人获悉江苏省徐州市医院的治疗费用相对较低的消息后,立即带着孩子前去就诊,并于十二月三日接受了手术。

正在广州医学院附属医院接受治疗的廖思瑶今年四岁,所以,不在享受免费治疗检查的范围内。他已经接受了三次手术,家人也花去了十多万元人民币的手术和治疗费。

赵连海在互联网上开通了“结石宝宝网”,专门为受害孩子和他们的家长代言。他表示,很多孩子都很不幸,被迫出院停止了治疗。因为,由于年纪太小,结石也很小,可能会发展成肾积水并造成终身疾患。
CHINA-BABIES_Milk_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