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南克成为2009年度风云人物,世界预期恶性通货膨胀
作者 Maurizio d'Orlando
<时代周刊>作了过早的选择。经济复苏似乎过去,可能因为企业削减开支和裁员。美国和中国的失业迅速蔓延。应付债务危机,美国公众只能通过恶性通货膨胀,这将动摇世界体系。

米兰(亚洲新闻) - 美国<时代周刊>拣选美国联邦储备主席什洛莫.伯南克(Shlomo Bernanke),作为“2009年度风云人物”。这选择可多个角度来理解,选择他,可能由于美国股票和证券市场回升近正常水平。不过,美国股市在过去九个月上涨将近六成,值得注意。

这样看来,<时代>把伯南克放在封面似乎理所当然,这也符合该刊的立场。它确认伯南克拯救房利美、房地美、上汽和美国国际集团[1],及受重创的雷曼兄弟公司,以公共资金制止[2]大部分美国银行(花旗银行、美国银行等)和国际银行系统的崩溃(或确定它们将不可避免地崩溃)。这位普林斯顿经济学教授,虽然没有太多理论和著作,但他让经济恢复,所以在纾解财困方面,他成为一个英雄。

 

不健全或虚幻的经济复苏

如果这说法正确,那幺<时代>的选择过早下了定论。美国股市回升确是没有多大意义,因为大多数公司在美国和世界各地的仅是一瘸一拐。企业资产负债表尚未公布,但相信他们的业绩难以达到近期股市反弹的结果。

在发达国家,没有获得公共资助的企业,产量平均减少二至三成,有波峰甚至达五成。[3] 然而,很难看到真实的经济如何产生这些利润,以支持目前的股市水平。即使公司能够限制损失,实难做到这些业绩,除非有更高销售而非降低成本来支持。事实上,(家庭、企业和公众)总需求下降,中等和低收入家庭的需要,估计下降两成。[4]

美国和中国的失业状况

削减成本,这意味着大幅度降低运营成本、产品研究和开发预算。这也意味着裁员。尽管奥巴马大肆鼓吹的刺激方案,美国失业率,据官方数字上升到百分之九;在前克林顿时代,以严格的经济标准计算,超过百分之二十。

其它国家同样陷于困境。在中国,移民劳工在经济危机中首当其冲,待遇不会因此而改善。他们的就业依赖于出口数量,高水平的出口有赖贬值人民币兑美元或其它可兑换货币。[5]

2009年,美国及中国刺激经济的项目并无实际影响,至少在就业水平。这是意料中事,因为两国保持一种共生的关系。一个是世界工厂,因为汇率任意由中国当局厘定;另一个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国,约百分之七十的美国国内生产总值转化为消费,以借贷支付,难怪美国外贸、国库、居民储蓄和企业外债都呈赤字。

表面上,各方对经济前景重新燃起希望,因为在美国有新总统,而中国走向现代化及蓬勃景像。在现实中,两国在制造虚幻,因为没有人想更改扭曲的系统。

同时,全球化只导致失衡的相互依存,从十九世纪黑格尔所说的两个现代的对立,今天看到的是两个对立但同样不平衡的物质主义。

恶性通货膨胀的阴影

如果在一个层面上,美国股市反弹没有意义,但在另一个层面,却具有意义。然而,这一个有负面的影响,因为它意味金融市场预期和预测有恶性通货膨胀。

一间公司的价值,不仅是衡量其创造利润的能力,也受到它的有形资产如土地、建筑物等的价值影响,因此公司的股价是衡量其预期利润以及资产。目前,很难想象企业盈利能在短期内上升百分之六十;任何股市的反弹要有真正意义,除非通胀令资产价值上升。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市场预测和股市值是正确的,通货膨胀定必出现,甚至超过百分之六十,以弥补目前和未来的损失。

美国国债的岩洞

虽然亚洲新闻不是一份经济预测报刊,第二个命题今年没有出现难有说服力,因为我们也承认市场波动很高。原因在于在美国异常高水平的债务美国的金融体系,无论是在条件正式发行的债务以及债务协议。在20089月,在伯南克的初步金融救市计划投入到位,亚洲新闻估计,美国国债总额,包括国家和地方政府以及公共资本公司,维持在五千九百三十亿美元,这意味人均二十零万六十美元公共债务,包括老人、残疾人和儿童,是国内生产总值的429.37%。“[6]其它经济学家,如若望.威廉斯(John Williams)指出,这一数字甚至更高,大约是七千五百亿美元[7]5倍美国国内生产总值。

从整体经济的角度来看,这意味随着大萧条时期而来的是两倍、三倍甚至四倍的通胀。这是颇具破坏性的社会现象:经济学家称为恶性通货膨胀。从历史上看,这使我想起的魏玛共和国从而导致希特勒政权,以及最近临津巴布韦的灾难。这悲观现象,可以解释到股市上升的原因,但不能解释公司的利润。

假设美国的股价高于利润,我们可能预期另一次崩溃很快来临。

如果我们认为,美国的家庭债务是全球最高之一,占国内生产总值百分之九十九,美国公司债券,也是世界上最高的,在国内生产总值的300%,而95%美国外债持有者是外国人,约有一半在日本和中国,很可能是美国财政部将无法履行其承诺,要提高税项,但势将发行更多钞票代替。因此,恶性通货膨胀的条件已经存在。任何政治活动,即使轻微,都可以触发。[8]所以实难避免。如果发生这种情况,这将有重大的政治后果,不仅对美国,而且对欧洲、亚洲和世界其它国家。

世界银行业的政府来“营救”

当前的危机不仅是比1929-1933年差,但如果它导致了恶性通货膨胀,它将消除国债和私人储蓄。更重要的是,它将破坏现有的体制结构。也许,这是真正的秘密目标,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包括伯南克,在过去 20年所追求的。[10]或许,他们一直试图奠定恶性通货膨胀基础,在两极世界时,苏联仍然存在,及后来单方面以秘密建立一个世界性的中央银行,并建立一个世界政府。在我们的时代,超过60亿人口的世界,建立一个世界帝国,只能意味着停止一切幻想,我们可能有民主或者自由,多幺微小可能是。除了一些不可能梦想世界秩序、宽容与和谐能成为现实。

因此,< 时代>把伯南克放在封面的决定,可以视为体现了第二个命题。虽然不得不给予他荣誉,但这可能是一个警告,世界已经步入蒙蔽的年代。

ASIA_(F)_1229_-_Bernank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