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兹密尔总主教要求真相而非“善意的谎言”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伊兹密尔总主教区总主教鲁杰罗·弗朗切斯基尼蒙席已抵达意大利,将在米兰出席路易吉·帕多维塞主教的葬礼。他证实,安塔利亚宗座代牧区代牧是按照伊斯兰仪式被杀的;凶手的头脑和精神正常。而且,弗朗切斯基尼总主教早就认识帕多维塞主教的这名司机。完全是破坏性组织有计划的、精心策划的暗杀,他们旨在让土耳其远离欧洲。向普世教会和罗马求援

帕尔马(亚洲新闻)—七十一岁的土耳其伊兹密尔总主教区总主教,嘉布遣方济各会士鲁杰罗·弗朗切斯基尼蒙席直言不讳地指出,路易吉·帕多维塞主教殉道后,土耳其教会深受伤害,但紧密合一。天主教、东正教、亚美尼亚礼、加尔丁礼团体之间的关系日益友好。同时,弗朗切斯基尼总主教还直言不讳地指出,就帕多维塞主教遇害的原因,土耳其教会“只要求真相,除真相外别无它求”。土耳其教会根本不相信什么性侵犯背景的谋杀。或者主教的司机,凶手穆拉特·阿尔通突然发疯的说法。因为,安塔利亚宗座代牧区代牧是按照伊斯兰仪式被杀的。而且,表面的这种疯狂激进行径的背后,隐藏着另类真相。更有甚者,凶手从来就不是热心的穆斯林信徒。弗朗切斯基尼总主教认为,这起凶杀是破坏性组织有计划的、精心策划的暗杀;凶手受过教育;幕后指使的真正目的就是要扰乱土耳其的稳定、让土耳其远离欧洲。

伊兹密尔总主教区总主教以其特有的鲜明立场,要求罗马和普世教会本着睿智和团结充分展示对土耳其教会的关怀。呼吁志愿人员、教师、修女和修会会士们到土耳其去传教,帮助为数不多的天主教会学校继续支撑开办下去。

在伊兹密尔总主教区参加了帕多维塞主教的葬礼后,弗朗切斯基尼总主教抵达意大利,将于六月十四日上午十时三十分,在米兰总主教座堂出席隆重安葬帕多维塞主教的仪式。以下为伊兹密尔总主教区总主教,嘉布遣方济各会士鲁杰罗·弗朗切斯基尼蒙席接受采访的全文:

尊敬的主教,请您介绍一下帕多维塞主教遇害后土耳其教会的情况?

路易吉·帕多维塞主教殉道后,土耳其教会深受伤害,但紧密合一。六月七日的葬礼上,多位主教出席。我身边,就是亚美尼亚礼团体的主教。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完全崩溃了。帕多维塞主教的死所带来的震惊,令他无法平静。此外还有西罗-东正教会的一位主教,大家一起难过、一起伤心。这位亚美尼亚主教的面容上写着,“历史在继续”。他似乎联想到了九十年代的屠杀。

拉丁礼教会也同样,我们共同度过了合一的时刻、我们不会屈服、将努力让教会的帆继续扬起。省内地方当局的官员们,也都全部到齐了。

请问您如何看待安塔利亚宗座代牧区代牧帕多维塞主教遇害事件?

       帕多维塞主教遇害事件,我们努力寻求真相。葬礼前,司法部长和审理这起案件的法官一起赶到了事发地点,但法官没有发表任何声明。他们要求见我,我告诉他们说:“我们要全部真相,不仅仅是真相。我们也不要谎言:谎言已经太多了。我们要求不隐藏任何事实”。

       我相信,此类有着如此鲜明宗教、伊斯兰特征的谋杀,表明我们所面对的已经超过了政府的界限了,而是那些要颠覆政府的组织。

       此类方式,也是用来操纵公众舆论的。行凶后,穆拉特·阿尔通高喊“我杀了大魔鬼,真主伟大”。但这太奇怪了,我认识他至少十年了,是我雇佣他到教会工作的,他从未说过如此暴力的话、也不是虔诚的穆斯林信徒。他只是一名有着基督信仰文化,但不是基督信徒的青年人。我认为,他被别人利用了。

       采用伊斯兰的宗教仪式主要是为了混淆是非,这样人们就会寻找宗教而不是政治方面的原因。此外,如果强调基督信仰和穆斯林之间的宗教冲突,还能点燃公众舆论。而在这里,我们是十分弱的,没有任何力量。此外,埃尔多安总理的主要支持者是温和派的穆斯林,而不是激进派。我担心,差不多是这样。

凶手穆拉特·阿尔通提到了主教是同性恋爱;称自己“抑郁、情绪不稳”……?

凶手说帕多维塞主教曾经用金钱与他做性交易,这完全是为了混淆视听;就连其精神不正常说都算不上善良的谎言。上述原因都不成立,事发前,他装疯。但医生告诉他,他根本没病。

我可以想象有多少出色的律师和军师在其背后出谋划策,最多蹲上几年监狱而已。

有人认为,这起事件后,土耳其永远也不应该加入欧洲……?

诚然,这起凶杀是精心策划的。他们要扰乱土耳其的稳定、让土耳其远离欧洲。毫无新意可言。

我们希望这起凶杀不但不使我们远离欧洲,还能促进我们更加接近欧洲。我们还希望与更多的欧洲国家建立友谊,为了我们的利益而合作。因为,土耳其已经是一个大国了。

       土耳其的弱小天主教会怎样生存呢?

土耳其的教会并不小,但分散在各个不同的基督信仰团体内。近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学会了彼此关怀友爱。天主教、东正教、亚美尼亚礼、加尔丁礼团体代表都出席了路易吉·帕多维塞主教的葬礼,并祈祷。

我们还需要感到与罗马更加接近。东正教徒也这样说,现在,他们越来越重视罗马了。我们有点感到被抛弃了,诚然,现在正在筹备中东地区主教会议,旨在促进我们与普世教会之间的团结互助。我们希望真能如此:希望主教会议文件不仅是形式上的,应该彻底改变什么。

如果没有我们嘉布遣会士、道明会士和其它修会,土耳其就没有司铎。伊兹密尔总主教区只有一名本地司铎,我祝圣的。其他人都选择了出走海外,到更自由的地方去。他们没有服务和传教的意识。

       您对意大利教会和普世教会有哪些要求?

首先是祈祷,意识十分明确的祈祷。尽管面临重重困难,但我们无意放弃。不仅需要口头上的支持,还需要具体的。每年,我们需要修复圣堂的资金;购置司铎和修女的宿舍,还有来帮助我们工作的平信徒的宿舍。

很遗憾,许多女修会来到土耳其后一看到无法开办培育圣召的中心就撤离了。尽管宗教自由还有困难,但还是有许多工作可以做的。在土耳其,不能在广场上宣讲福音、自由开办修道院、建造新圣堂,但可以在已成立的堂区工作、同人们交流、将我们的客厅变成圣堂……。

       目前,最迫切需要的是什么?

支持我们的学校。在土耳其,我们还有部分学校。当初,这些学校曾经是土耳其最好的,现在仅仅是挣扎生存而已。我们正在努力发挥这些学校的作用,以挽救我们那些在公立受到虐待的青年们。

圣母昆仲会的会士们已经撤出了,学校教育领域只剩下了圣味增爵仁爱会的修女们。我们迫切需要志愿人员、教师、修女和修会会士们到土耳其去帮助把学校继续开办下去。可能的话,开办圣召培育中心。到土耳其去奉献而不是积累,这是十分重要的。除不断要求外,还要学会向耶稣奉献。

其余的,培育圣召等是很难的,但并不是不可能的,特别是男性圣召。迄今,我以祝圣了两名司铎。但主要来自海外,还要学习语言。我们需要培养当地的圣召。

为了完善与教会的交流,我们正在筹备开设一个与非赢利机构相链接的网站,一年之内建成。

TURCHIA_-_franceschini.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