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操纵”选举后国家期盼一个新开端
作者 Tint Swe
缅甸海外流亡团体负责人丁瑞谈十一月七日缅甸大选。这一被操纵的选举,其结果可想而知。但仍展望各族、各政治、种族团体能够与未来政府达成新共识

新德里(亚洲新闻)—目前而言,重要的不是抵制十一月七日的缅甸政治选举,而是应该努力谋求解决国家面临的问题。对此,缅甸流亡政府缅甸民族联合政府联盟信息部长丁瑞坚信不移。他向亚洲新闻通讯社介绍了国家现状、展望未来前景。

       随着大选的即将展开,缅甸军政府旨在处心积虑地谋求获得合法地位。但是,这次选举完全在军政府的操纵之下。而合法的选举,只能通过透明的选举和新闻自由才能实现。除法律方面的问题外,十一月七日至十一日期间举行的选举,最终只能达到埋葬一九九O年选举结果的目的。十年前的选举中,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获得胜利。但是,军政府却不承认选举结果,并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投入监狱。

       缅甸选举委员会是不会允许外籍观察员监督选举过程的,并会以缅甸本身具有此类经验为借口。此类“经验”当然不会保障选举的公平性和可信性。独立的、国际和地方观察员,适用于民主制度尚薄弱,或者正处于过渡时期的国家;也适用于美国、英国、法国和瑞士等民主机制完全健全的国家。

       近年来,东南亚地区国家中共举行了两次民主选举,即印度尼西亚和柬埔寨的选举。而上述选举中,均有国内外观察员监督,缅甸流亡政府也派出了代表。

       然而,缅甸军政府当局却于日前宣布无法保障外籍记者入境。诚然,他们是要掩盖什么;现有十二名新闻记者和十二名国会议员被关在监狱里。按照“无国界记者协会”的标准,缅甸排在世界新闻不自由国家第五位,紧随伊朗、土库曼斯坦、北朝鲜和厄立特里亚。

缅甸人民要求国际社会对本次选举结果作出反应,但也没有奢望国际社会能够与即将成立的新的独裁政权一刀两断。凡是与这个国家的政权来往的,便会获得各种经济优势;针对缅甸政府采取实用政策国家完全忽视了伦理道德因素。

为此,一九九O年大选获胜者全国民主联盟抵制选举的呼吁又有什么用呢?

真正令人担心的是军队和部分少数民族团体之间发生武装冲突。缅甸种族问题持续了半个世纪,也不会因为一次投票就得到解决。新政府及其成员,最终也是由丹瑞一手挑选的。

十月二十四日,全国民主联盟负责人要求召开第二届彬龙会议。一九四七年二月十二日,昂山与国内各族代表达成协议促成了缅甸摆脱英国殖民主义统治宣布独立。缅甸的问题是不能靠一次选举得到解决的,而是需要又一次彬龙会议。

国家必须与独裁政权一刀两断。选举后,肯定会出现新的机遇。那么,昂山素季、全国各族人民将在新老朋友的支持下共同努力。

poll-arakan.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