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指出支持堕胎的政策也是和平的敌人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除宣传推广堕胎和安乐死外,和平的敌人还有激进的经济自由主义、虚假的权利和技术至上。需重新审视主观的、相对的文化与政策,此类政策不利于公众利益,上演了一场新的"文化革命":重建向着超性开放的人文主义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教宗本笃十六世于今天为二O一三年世界和平日发表的文告--《缔造和平的人是有福的》,可能被视为是在宣战的战书。并不是因为教宗象斯大林那样抱着军事妄想,而是因为这位普世的牧者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和平的敌人。

       过去,只将有武器的人、恐怖分子、有组织的犯罪、狂热激进主义分子视为和平的敌人。诚然,教宗也提到了他们。但是,凡是那些无意探索公众利益的人也是和平的敌人:自私自利和个人主义的思维方式、毫无根据规则的资本主义(1)、堕胎自用化政策和安乐死(4)、相对主义鼓吹的"虚假的权利"等威胁男女婚姻(4)、激进的经济自由主义和技术至上、侵犯宗教自由(4)等。

       这就意味着,以后那些在欧洲推崇堕胎药、控制人口出生,甚至象中国那样采用暴力手段强制赌胎和节育;鼓吹安乐死的人,也就形同摧毁和平的人、形同"恐怖分子"。那些要求同性婚姻自由的人威胁了和平;那些为了救自己的投资以世界上数以百万计穷人为代价的金融大鳄们都可被称为恐怖分子。

       教宗指出,上述问题的原则(生命、婚姻、劳动......)绝非是"宗教性的",而是"人文性质的"。揭示了人与生俱来的对和平的渴望;社会、团体、全面发展的渴望,也是天主对人的计划(1)。

       西方的人口严冬毫无希望可言、中国和印度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同性恋者子女的心理障碍、劳动就业导致的社会动乱,都充分表明教宗的归纳总结是何等的精确。教宗指出,"和平的先决条件是铲除相对主义专制和归纳一个完全自治的伦理道德"。

       本笃十六世并没有停留在仅揭露敌人上,他还提出了一种"文化革命"。总之,和平要求向着超性开放的人文主义(2)。

       重新建设我们的文化是对变革、对真理的渴望的回答。此类"革命"远远超过了单纯的探索"新的发展模式":是更新人性、家庭、教育体制、政治与经济尊严的意义。教宗要求为"经济和金融活动"打下"稳固的人类学和伦理道德基础";支持新思想、新的文化,从而重新让致力于"公众利益"的政治生活再生。

       基督信徒的任务是与所有和平缔造者一道重新发现"和平是建设奠定在天主而非人创造的基础上的和睦相处"。为此,教会的任务是宣讲耶稣基督,"各民族,也是和平全面发展的首要环节、也是主要环节"(3)。只有这样,"和平才不仅仅只是一个梦想、不是乌托邦:和平才是可能的"。

VATICANO_PACE_-_papa_BENEDETTO_XVI_bambini.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