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通向系伯来人和依色列人的友谊之桥
作者 David Maria A. Jaeger

以色列的犹太人评议教宗如一位最伟大的拉比领袖。教宗曾经希望的“基础协议”,后来被以色列政府所接受


耶路撒冷(亚洲新闻)-在若望保路二世的许多成绩中,将永远不会被忘记的一页,是他为教会和系伯来人之间开创的决定性的新层次,外交关系的奠定及与以色列国家协定的签署。

系伯来人对于教会的认识曾经触动了教宗,但是2000年他圣地朝圣接近尾声时在一个社会调查中,百姓的印象明显好转。

绝大多数被采访的以色列人都承认若望保录二世是他们乐意拥戴的以色列拉比领袖。

出现在以色列电视荧屏上的那寥寥几天,这位非常特殊的基督使者完全转变了以色列公众对于教会和她的领导们在许多方面的认识。

事实上,若望保录二世将以色列公众引入了对于信仰和宗教的新认识。在他身上,许多世俗的以色列人看到了一种完全陌生的东西:一位不宣扬民族主义,极端主义,排外主义的宗教领袖,一位不主张暴力和神权教士主义的宗教领袖,他所宣讲的是普世之爱,和平,慈悲,接纳,平等和自由。

稍早些时候,1993年,他与以色列政府签署了“基本协定”;1994年,又彻底坚固了这种外交关系。如此,在以色列建国46年后,首次开始系统理顺天主教会在以色列国家的位置。签署的达成很大程度的决定于教宗的临在,他为这种关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并开辟了广阔的前景和希望。

若望保路二世,现在离开我们了,这个刚刚开始的巨大工程,还需要后人来完成。

他在以色列达到的巨大成果需要持续的得到发展。教会有必要“真的”扎根在了以色列,以系伯来语。这需要一个确切的教会组织,有能力与社会的各个层次、用当地的语言,当地的文化与人民对话。

教会还需要以色列的系伯来人展示自己真的是在他们之间,他们之中,如同自然的在其它各国家和民族中的存在。

从法律和建构上来讲,“基本协定”还需要付诸实践。

12年后,它仍然没有得到以色列法律的完全认可。而且,“协定”在某些重要的方面仍然有欠缺,比如,教会与国家之间关于税收的问题,教会财产的安全保证。这些方面的谈判即使在教宗病危的日子里仍然在进行。遗憾的是教宗未能看到自己奠基的工程结出完满的硕果。

为了天主教会在圣地的安全,教宗接受在与以色列建立坚实的外交关系前首先解决一些基本的实际问题,若望保录二世以先知的精神和勇敢作了行动,他作了一个对未来充满信心的举动。首先,他对谈判的对方寄于信心。他相信了,完全保证互相的承认和外交关系的同时,年青的以色列政府完全承认了数世纪以来教会在圣地的权利和自由。

在若望保录二世去世的时候,教会仍然充满信心的等待一个完满的回答。

现在轮到以色列政府对教宗那满怀的信心给予回答和合法化做表示的时候了。为了向这位系伯来人的伟大朋友表示敬意,没有什么比实现他留下的遗产“基本协定”更加有意义的了。

 

 

David Maria A. Jaeger, 以色列人,方济哥会士,法学家,曾经以若望保路二世的名义与以色列政府就“基本协

定”谈判,并在1993年12月30日签署。

2936_040309 ISRAEL - POPE (150 x 10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