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指北京在主教人选问题上向梵蒂冈开放、但维护爱国会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匿名消息来源称:北京提出两个人选、圣座选择一个。本笃十六世也希望在主教人选问题上"与政府达成共识",但爱国会仍然是不可动摇的重要的"历史遗产"。尽管其是中国最盛产毛泽东主义者和腐败分子的地方,年收入达一百三十亿欧元,习近平的反腐行动都未能触及到爱国会

罗马(亚洲新闻)-北京似乎准备好在主教任命问题上向梵蒂冈让步、共同选择主教人选。而圣座则要在北京宗教事务局提出的两个候选人中选出一人;但中国不会动专门对政府负责、控制教会生活的爱国会。教宗本笃十六世在给中国天主教徒的信中指出,爱国会"与天主教会教义无法调和"。

       上述建议并非是外交或者官方正式信件提出的,而是《人民日报》副刊《环球时报》英文版的一篇文章。

       文中表示,援引了"接近谈判事务的匿名权威人士"接受香港共产党媒体《文汇报》独家访问时透露的话。

据悉,"可由教区自选出一名主教人选,接着报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再报国家宗教局备案,最后通过外交渠道通报梵方"。另一种可能则是"教区委员会选出两名候选人,梵蒂冈从中选择"。

事实上,圣座从未隐瞒过愿意就主教候选人达成共识,只要最终由教宗决定。本笃十六世在给中国天主教徒的信中,殷切希望就人选、任命、民事当局承认等问题"与政府达成共识"。但进一步解释说,"牧人的任命""在国际文件中也有共识,是完全行使宗教自由权力的建设性组成部分"。此外,教宗批准主教任命,履行了"精神权威"的责任,不能将其视为"干涉一个国家内政的政治权威"。

《环球时报》文章继续维护爱国会,援引匿名消息来源的话说,"梵方想签一个一揽子协议,涉及问题如中国天主教代表大会制度是否取消,天主教爱国会有无必要存在等,而这对中国显然很难做到"。为了进一步重申这一立场,还引用了上海社科院宗教所主任严克嘉的话说,"爱国会是中国天主教发展的产物、历史遗产"。

事实上,爱国会也的确是毛泽东时代的历史遗产,是毛泽东于一九五八年一手指定的。旨在在外籍传教士被驱逐后控制中国教会,关押要与教宗精神共融的主教和司铎们。中国的各种现代和变革都没有触及到这一机构控制和管理基督信仰团体。其章程和理想仍然是建设一个独立于圣座的教会、将教会向着社会主义方向调整,换言之,服从中共。

就此而言,"与天主教会教义是无法调和的"(教宗信7)。为此,一旦中国和梵蒂冈建交,应该予以铲除。

中国的许多主教都希望摆脱爱国会的控制,取消其"天主教"称号。或者由主教管理,而不是象现在这样反之。

《环球时报》文章却驳斥了此类说法,但这也丝毫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中国和梵蒂冈之间微弱的开放迹象、习近平和教宗彼此互致问候、允许教宗飞往韩国的专机飞越中国领空,教宗在飞往首尔的专机上向记者们表示,"教会只要求自由地履行其职责、工作,再没有任何其它条件了。而且,也不应忘记教宗本笃十六世给中国教友的信,这封信至今仍有现实意义"。

如果本笃十六世的信具有现实意义,那么就意味着爱国会"与天主教教义无法调和"。

爱国会与中国国家主席发起的反腐行动也是无法调和的。得以于其全面掌握教会活动和经济,爱国会的秘书长们,特别是掌权十几年之久的荣誉主席刘柏年,他们肆无忌惮地霸占教区地产、房屋、金钱。据悉,共产党控制教会工具的地方官员们将大约一百三十亿欧元的教产据为己有。

《环球时报》文章可能就是出自某些爱国会人士之手,展示出了捍卫这一"历史遗产"的庞大激情。但如果习近平真要中国不腐败,或许就应该铲除这一碍事的遗产了,因为令人质疑其目前积极宣扬的一切。

CHINA___BISHOP_COUNCIL.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