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慈悲传教士,遥想中国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慈悲特殊圣年是同最远方的人重新建立关系、联系的契机。与非法主教和解是很难的。教宗方济各:我多么想到中国!新教徒成为天主教徒,因为他们渴望在修和圣事中获得宽恕。四分五裂的香港社会需要慈悲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教宗方济各将要派到世界各地去给人宽恕与修和的慈悲传教士中,还有在香港服务的宗座外方传教会会士欧阳辉。今天,他将和百余名传教士一起领受教宗的派遣。我们请欧阳神父介绍了他个人是怎样善度这一派遣的、对港人和对中国的价值。中国许多人都期待着慈悲传教士成为与非法的和被绝罚的主教们修和的工具。他们未经教宗批准接受了祝圣。此外,昨天,宗座外方传教会会士向教宗致意时,教宗告诉他:“我多么想到中国去”!以下是采访欧阳辉神父的报道。

            神父,您是怎样决定作慈悲传教士的?

            去年十月,当我从三年一次的假期返回后,第一次遇到辅理主教时,他问我想不想做慈悲传教士。最初,我没有明白意味着什么。以为是让我在十月世界传教节这一天作见证!后来我明白了。然后,他们邀请我与香港的全体主教、教区秘书长和一些主教公署成员见面。那个时候,我表达了我的困难。首先是我不会讲普通话(欧阳神父讲广东话)。如果有讲普通话的人找我,我不知道怎样帮助他。第二个困难是,我是本堂司铎。如果慈悲传教士要到各地或者国家去,我不能丢下堂区时间太长。

            主教回答说,不会讲普通话不是问题:我先第一个去,然后他们会接替。至于堂区,也同样:有人暂时替代我。于是,枢机给梵蒂冈写信,我现在就在这里了。

            香港有多少慈悲传教士?

            只有一人:我。

            您怎样看待这次通过慈悲促进和解?

            正如教宗所说的,慈悲年首先是一个机遇,找到各种方式以便重新恢复与最遥远的人的关系。迫切需要找到和睦相处的共同根基。他还在春节给中国人的贺词中表达了这一理念。

            香港社会正处在困境和分裂之中,从政治到社会、家庭都一样。就政治方面而言,亲中的和支持体制的、反华的、泛民派紧张关系一触即发;经济方面呢,则为就业和收入担心;普通人十分紧张和不安,许多人移民。

            和解意味着把希望带给人们,奠定下基础使人们可以接纳我们。这个根基在福音中:如果尝试了天主的慈悲,那么你就能成为慈悲的工具。这是教宗正在强调的。

            慈悲传教士要做什么呢?

        我将继续做本堂司铎,我已经体会到了慈悲的丰硕成果。例如在家庭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破裂了、关系紧张,而得益于信仰这些关系重新得到了巩固。我还有许多新教的朋友们,他们到天主教会来恰恰是因为渴望在和解圣事中尝试宽恕。这可能会成为大公运动的坏表扬,但充分表明人们多么需要宽恕。

            最后,我还要指出的是许多年轻人正在重新发现这一圣事,渴望善度真正的基督信仰生活。现在,许多功名利禄的梦想都飞灰湮灭了。这些年轻人重新发现了在真理中、见证和感情中……深化信仰的愿望。

            慈悲传教士们可以到中国去、宽恕那些只有 宗座才能赦免的罪,包括非法主教?

            我接受了主教的派遣,没有考虑这一问题,恰恰是因为——正如我说的——我不会讲中文。但是我想,中国的一些人可以到罗马来、接受这一派遣。但或许可能会有问题。总之,我想,主教汤汉枢机认为这一服务更多是面向香港教区的,而不是整个中国。或许中国还会有别人,毫无疑问还会有中国的司铎,或许还有台湾的。

HK-Jubilee-Tong.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