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梵协议”再思考》
作者 Il prete eremita del Nord (华北的山人神父)

近日,有不少关于中国和教廷关系的讨论,意见不一,尽管协议内容仍然没有公开,已经有很多评论家讨论,甚至成为茶余饭后的话题。主教们成为傀儡;当事双方缺乏信任;台湾问题等都是以下笔名「山人神父」的文章所提及的。

 


北京 (亚洲新闻) – 作者「山人神父」在以下的深度分析中国与梵蒂冈关系的文章之中,触及自由、安全、含糊不清等问题,再加上点点幽默。作者经常在其博客发表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他引用汤汉枢机及陈日君枢机的观点,他们两篇文章曾在《亚洲新闻》八月初时发表过的:汤枢机的《中国教会与普世教会的共融合一》和陈枢机的《我担忧中梵对话及其对中国教会的影响》。

《“中梵协议”再思考》

朋友问我对眼前各路人马有关“中梵对话”看法的看法?我总怕自己说不对,因为,我和各路人马一样,都没坐在谈判桌前,而谈判桌上要产生的协议又没有正式公布,或者说根本还就没什么协议。那么作为局外人,在局外关于可能有和可能没有的协议实在是没资格谈论什么的。

虽然如此,关于“中梵谈判”局外人的争论依旧热火朝天,这现象总让我觉得和目前网络关于王宝强婚变的铺天盖地的争论有点像。

按道理说,“中梵”对话,我们总不该把自己作局外人看,意思是我们不能具有“事不关 己”的心态。但是,有一点,又十分确定,“中梵”谈判,我们毕竟又都是局外人,因为,在中国生活,我们常常被代表,而这次,还是被双方面代表。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我们亦只需要承认“一个结果,一个事实”就够了。

就目前情况来说,陈枢机的“悲观”是应该被重视的,汤枢机的“乐观”是应该被暂时忽视的。原因为何?原因是大陆社会和教会缺少应该有的独立与自由,而香港社会与教会原有的自由在一天比一天减少。在这种现实状况中,却又打着“信仰自由,独立自主”的谈判实在显不出诚信来。

所以,冷静人对中梵目前的谈判抱着冷静观望的态度。目前,中国教会大部分人都在做观望状。除了观望,大部分人不知道能做什么,或有权利做什么。祈祷吗?唯有祈祷!因为,当陈枢机指汤枢机文所列那些对教宗“指责”与“辱骂”不是指向他,而是指向国内教会发的声音时,我突然觉得,国内教会实在应该是个“沉默的教会”,实在应该只在等待“中梵协议”公布后继续俯首帖耳、大呼万岁就好。

不可否认,大陆教会围观“中梵谈判”所发声音的水平实在极像华人世界围观王宝强婚变发出的充满戾气、极具无聊的“辱骂”声。所以,中国社会的病态正是中国教会的病态,因为,长期被压抑不能出声,现在终于找到个破口可以爆发下情绪,所以就一拥而上了。

社会无正义也正像中国教会无正义,所以,指责马蓉可以占据道德的至高点,指责教宗可以占据教会的慈悲点。总之,中国人只是喜欢做对自己不会有危险的事,才不管它正义与不正义呢!因此,江苏连云港人在抗议在当地建设核废料处理站而举办大游行的时候,外人声援是不安全的,于是大家全都乐得看见王宝强“傻根式”的公开婚变丑闻。中国教会甘做政府傀儡几十年了,一直不愿意教会是傀儡的热心人士大部分不敢指正政府的无理干涉,因那是有危险的,会给自己和教区带来麻烦,于是,除了疯狂批评教宗会让步会软弱的声音外,剩下的又全像是魏景仪主教那样:谁都不伤!

其实“中梵会谈”谈什么?关于主教任命权,梵蒂冈根本不会交出来,因为,那是天主教会是大公教会、普世教会是一家的具体象征。而中国政府目前亦还没有认为“放弃是合理”的伟大智慧,反而总是愚蠢地认为“抓到手、吃到嘴”才是自己国家的王道。

这样心态中,“中梵协议”如把合法八位非法主教当作筹码来换取被拘禁的主教神父的公开和争取让大部分主教进“主教团”是极具危险性的,因为,梵蒂冈不容易收回成命,而中国政府却太容易轻易撕毁协议了。 至于台湾问题,同是这样,梵蒂冈如果要讨大陆欢心,就不可能在北京重新再设大使馆,而是要把现在在台湾的大使馆直接搬到北京,那么台湾教会势必有和大陆地下教会同样心理:自己被抛弃了。这又会成为不安的因素!

所以,汤枢机的乐观远景到现在才真正有用,亦就是希望大陆政府的态度是认真负责的,可以是一言九鼎,让教会信仰在中国得到完全自由,不再提什么特殊国情,让梵使者进驻北京后,有真实权力可以料理有关中国的所有教会事务。而不是像目前中国主教那样,再来一个大点的傀儡!

这一切谁可以保证梵使者一定能得到?汤枢机文中所写意思显示这点没有人可以保证,连他在内。所以,他的乐观亦只是一种愿景而已!

但是,梵蒂冈明白谈判再难,自己应该而且有责任和中国继续谈判,一年不行十年,十年不行一百年中国只承诺过“一百年不动摇”,百年后,也许就动摇了!

所以,我觉得梵蒂冈不会轻易让出自己的底线。虽然,八位非法主教中已有人迫不急待告诉自己教友自己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快回来工作吧!但是,就梵蒂冈到现在依然没有公布协议内容来看,应该还在审时度势,还要再三考虑。

总之,“中梵协议”有可能像汤枢机所说的只是一个协议而已,不是建交。但是,梵蒂冈一定在考虑,“协议”之后,中梵还有没有路可继续向前走?“协议”之后,如果现在不能公开的主教神父继续没有公开,自己任命的主教又被强迫祝圣为非法,到时又该怎么办?

有这样的顾虑,也许是因我们对自己政府的不信任,说实话,我们实在应该相信自己的国家,可是即使我们愿意相信,梵蒂冈真敢轻易相信么?

china-Fuyin.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