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克斯市集成为罗辛亚难民营。飽受暴力折磨和痛苦的故事(视频和照片)
作者 Sumon Corraya

渥奇亚市(Ukhiya)有大约2万人。很少非政府组织在场分发食物和帐篷。在流离失所者的面容和身体上,有着遭受酷刑和痛苦的痕迹。一个难民说:「孟加拉国是一个穆斯林国家,所以我希望它能给我们避难。」《亚洲新闻》通讯员报导。


考克斯市集(亚洲新闻) - 雅斯.马他希 (Asia Matahi) 是一名八十岁的女子,不能走路,由其他难民带上她逃亡,由破布和树枝编成的担架(见视频)支持她移动;22岁的迪尔·穆罕默德(Dil Mohammod)表示,他左手绑扎着绷带。这些是《亚洲新闻》通讯员,在孟加拉国南部考克斯集市采访罗兴亚穆斯林的痛苦经历。

雅斯和迪尔两人,是近几周逃离缅甸的二万人之一,他们因为阿拉贡罗兴雅救世军武装分子和军队士兵之间的暴力恢复。现在难民挤满渥奇亚市(Ukhiya)避难,但他们的眼神和身体上仍然流露着受暴力威吓的迹象。

几天来,罗兴亚部落,源自孟加拉的少数族裔,但在缅甸居住了几代,却没有缅甸的公民权和不被认可,现在他们已经越过边界返回孟加拉。他们的旅程并不是因此而结束,就像在两天前翻沉的难民船,造成大批妇女和儿童死亡。

如果他们成功到达孟加拉,他们将承受所有的苦难负担和不人道的故事。老妇人雅斯对《亚洲新闻》说,她来自缅甸孟达地区的撒哈拉巴扎尔村,她忆述被军人殴打。肮脏衣服和脸颊皱纹,表现受了长时间和痛苦的蹂躏。她说:「我走不动,我饿了,我不开心。」迪尔·穆罕默德(Dil Mohammod)说:「我被士兵袭击了,他们有刀在手。幸运的是我逃跑了,为了救我自己,我来到孟加拉,我以为这是一个穆斯林国家,所以我希望它能收容我们。」

另一名罗兴亚女子解释在缅甸的状况:「直升机几乎每天都会投下炸弹,军队烧了我们的房子,我们已经失去了一切。」她的故事被啜泣打破了,她不能再继续说了。祖科.阿林(Jafor Alom)拥有一家药店。他的商店靠近边界。但正如难民营里的每一个人,他逃亡避开军队的袭击,他走了很长的路,双脚踩进稻米泥泞里。

与此同时,在缅甸的若开邦,大部分流离失所者都来自这个国家,据报导有新的冲突和伤亡事件。陆军司令部昨天在脸书发表,死亡人数上升到399人,其中29人是反叛分子。

在最新8月27日《三钟经》祈祷后,教宗方济各也呼吁外界关注「对我们的罗兴亚兄弟姊妹的宗教少数民族的迫害」。 「我想表达我所有的亲密接触,让我们大家祈求上主拯救他们,鼓励善心男女帮助他们,给予他们充分的权利。」翌日,梵蒂冈新闻部宣布教宗下一次牧民探访,将于11月27日至12月2日,前往孟加拉和缅甸这两个悲剧的主角国家。预料教宗方济各将与两国政府一起,谈到人权问题和罗兴亚人的对待。

prima_fot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