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岛天主教徒:「我等待教宗方济各为核爆幸存者祝福」
作者 Yurie Miyawaki

幸存者服部节子(Setsuko Hattori)已经92岁,她在原子弹袭击中幸存下来。由于骨髓疾病,节子无法在11月24日与教宗方济各一起参加弥撒。「通过我的坎坷人生,许多人认识了天主教会。」

 


广岛(亚洲新闻)-「我等待教宗的祝福,远胜于他将在广岛所说的话。我很高兴他来广岛。我当然会跟随他祈祷。」这是现年92岁的原子弹幸存者服部节子的希望,由于近日生病,服部女士需要卧床,但不会参加在11月24日罗马教宗方济各在广岛庆祝的弥撒。 1945年8月6日发生原子弹袭击后,这位长者成为一名天主教徒,她说:「通过我坎坷人生,好几个人认识了天主教会。」以下是她的见证:

我出生在爆炸中心以北2公里的白岛县广岛市。战争前后,甚至结婚后,我一直都住在这里。

在1945年,我在一间女子学校读三年级,当时除了上学,我们必须去工厂生产子弹。在原子弹爆炸的那天,是8月6日星期一,由于轮班制,我在家里,所以我平静地吃早餐。但是当我吃饭时,发生了原子爆炸。在我们的房子里,有很多大窗户,它们都被打碎了,房子完全倒塌了。

尽管有那么多玻璃碎片卡在了我的身体右侧,我和母亲从很多木柱下面安全地走了出来,撃中我的最大块正方形玻璃碎片,有15到20厘米长,给我的一生留下了印记。

另一方面,我父亲开了一家杂货店,但是,由于战争期间没有货物,他也去了工厂工作。那天早上,他不得不去,从被毁坏的房屋中取出一些完好无损的木材,将它们用于厨房并为浴室加热水。有人告诉我们,他正在把购物车带到市中心。我们再也没有听到关于他的消息;甚至都没有看到他的尸体。

在1950-51年左右,下班后,我开始就读天主教音乐学校(这是伊利莎白音乐大学的原校)。在这里,我遇到了一个朋友,我们高兴地唱歌:这是消除我们所有悲惨回忆的一种方式。有一天,在上课之前,我进入了一间吸引了我一段时间的兴趣的教堂。在那里,有位休伯特·西斯里克神父(Hubert Cieslik)。我告诉他:「我来见某人。」他笑着对我说:「来吧,来吧。」所以我开始越去越频密。 到了7月,在圣依纳爵劳耀拉庆日当天,我和另外9个女孩一同领洗了。

1953年,我生病了,非常害怕。但是,丰田神父(Toyota)总是骑摩托车来给我送圣体,祂鼓励我!这样,每次我领到它,我都感到自己的信德在增长。

我遇到了一个朋友的哥哥,后来他成为了我的丈夫。我们育有一女三子。

我记得我第一次领受圣体时,感觉很好。第二天早上,我意识到一切都变了: 天空的颜色、树叶的绿色,就是一切。

迄今为止,从来没有重大过失或过了错误的日子。但是我学会了祈祷:「我想再试一次,明天我会好起来的。」祈祷,一直是神父教给我的第一件事。现在,我患有严重的骨髓疾病,几乎每天都躺在床上度过一天。但是我还有一件很珍贵的东西,那就是祈祷。

正如教宗一贯要求的那样,我为和平与核武器的终结祈祷很多。此外,我也不能忘记为每个人的人格尊严祈祷。

在我领洗之后,许多人告诉我:「你变得更加开朗」,我总是回答:「当然,当你被天主拥抱时,会发生这种情况!」。这样,通过我的坎坷的生命,不同的人已经能够认识天主教会。

我在等待教宗的祝福和他在广岛告诉我们的话。我也很高兴他来广岛。我当然会跟随他祈祷。

 

 

Japan-_Hibakusha.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