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东教区郭主教被驱逐出主教府,露宿街头;多位神父和老人家也无家可归(视频)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至少有五个堂区被关闭,包括福安、赛岐和双峰,圣堂的电力和用水供应被切断。当局以「消防安全」措施未达标准似有道理,但实是遭受迫害的借口。一些神父被赶出去了;修女们管理的老人院也被关闭。这三十多位老人家中,有些由亲戚收留,其他则无家可归。官方教会詹思禄主教被统战部越过。一些神父认为教廷「太轻易」地签署了《中梵临时协议》。


罗马(亚洲新闻)- 中国闽东教区(福建)原正权主教郭希锦昨日接获驱逐令離開主教府,他与一起工作及生活的神职人员,被驱逐出福安市罗江街道罗江天主堂,他们被驱逐出主教府,现无家可归。

当局为了加快赶迁他们,昨天(1月15日)从建筑物上切断了所有电力和用水的供应(见图1)。官方提出理由,出于安全原因。在教堂大楼贴了一张通告,说明该建筑物(10多年的所有许可证而建)未有遵照消防法规,因此必须「停止使用」。

实际上,此等行动是官方藉以表达不满,向拒绝签署加入「独立」教会的郭希锦主教和其神父施加压力。

郭主教是《中梵临时协议》的「受害者」之一,该协议已经将闽东教区变为执行协议的「试点」。

随着协议的签署,获取消绝罚令的官方教会詹思禄主教,应教宗方济各的要求,并得到郭希锦主教同意降职为辅理主教并让出正权主教职予詹思禄

不过,郭希锦主教从未接受加入独立教会,因此他未被政府认可,结果他现在无家可归。

闽东教区多位拒绝签署登记的神父,亦有完全相同的命运。最近几天,由于「消防安全标准」的原因,至少五个堂区也被关闭,其中包括两个大堂区:福安,有超过一万个信徒;赛岐,有大约三千个信徒(照片2)。

在福安堂区,71岁的刘光品神父,是在毛派迫害后重建教会生活,现在他已经被逐出教堂,已经没有地方可开弥撒,但他仍留在福安。

另一方面,在赛岐堂区,50岁的黄进同神父被驱逐离开该市。

在赛岐,1月13日,政府在堂区附近关闭了一间敬老院,该敬老院由仁爱小姊妹会管理,将近20年,接待并照顾那些无家可归的长者(见视频1)。 这房子住了三十多位长者。现在,有些老人家由其亲戚接回家,但是其他一些长者无家可归,在外流徙。

由于不遵守「消防安全标准」而关闭,这些理由仅仅是迫害的借口,双峰堂区的关闭,正好证明了这一点。警察把没有登记的神父驱逐出去。但几乎​​在此之后,官方主教詹思禄任命了另一位堂区神父(已签署为「独立」教会的成员),结果该教堂可以重新开放,尽管没有进行过任何楼宇结构修复。

信徒之间有很多痛苦和困惑。多天以来,福安市的天主教徒白天和黑夜一直在教堂里看守,那里的灯光和用水被切断了(视频2)。他们中的一些人对主教提出了投诉和批评。詹思禄主教没有捍卫教会的自由,他「似乎更像是政治人物而不是牧者」。

就他而言,詹思禄主教继续要求抗拒的神父签署成为「独立」教会的成员,以避免更多麻烦,并提醒他们,这是教廷在2019年6月发布的《牧灵指南》所指示的。

但是,在闽东教区57位神父中,至少20位神父没有签名。他们说,签名「仅仅是更大的迫害和控制的开始」,这往往使神父成为「党的官员」并同意不向18岁以下的儿童及青少年传福音(这与中国宪法背道而驰),并且要采取一切主动行动,传福音到至高无上的共产党

负责管理宗教和教会活动的统一战线和宗教事务办公室,决心铲除所有不屈从詹思禄主教的人。 据一些神父说, 詹主教对针对郭主教的所有驱逐行动一无所知。 郭主教和各个堂区的神父,统战部希望通过威胁对家人的报复来强迫不情愿的神父:将他们逐出家门或使家人受影响。

一些神父谈到教廷「太轻易」签署《中梵临时协议》。 他们说:「现在是梵蒂冈国务院从梦想中醒来的时候了,并承认它犯了一个错误,否则在这种情况下将是同谋。」

Cina_-Luojiang.jpg Cina_-Luojiang.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