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斯大林和普京的肖像从胜利教堂中消失,但还有其他许多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欢庆武装部队教堂竣工,这是奉献给基督复活。开幕典礼被延迟至新冠疫情结束之后。斯大林肖像被赞美胜利的题词所取代。代替普京肖像的则是一个圣像。有人将作品定义为一个「纪念外教」的例子。


莫斯科(亚洲新闻)- 5月13日,即「五旬节过半」(复活节过后25天),在也被称为俄罗斯联邦武装部队大教堂的基督复活主教座堂内,举行了一次为感谢教堂竣工的感恩仪式摩尔本。开幕典礼原定于(1940-45年战争)胜利纪念日举行,但一切都因新冠病毒疫情而被延迟。

隶属主教会议的武装部队牧灵与公共安全机构部门主任兼宗主教座堂本堂神父斯德望(Privalov)主教主持了此次活动。国防部副部长安德烈·卡尔塔波洛夫(Andrej Kartapolov)将军与另一名副部长帖木尔·伊万诺夫(Timur Ivanov)将军也莅临参加了礼仪。礼仪结束时,斯德望主教向军队工人、捐赠者及教堂装饰工所做的工作表示感谢。

人们惊讶地发现,曾引发诸多争议的斯大林和普京肖像已被移除。

斯大林的肖像从纪念伟大卫国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的马赛克图案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高举柏林胜利之旗」的标语,由艺术家维克托·伊凡诺夫(Viktor Ivanov)写于1945年。

普京、国防部长谢尔盖·肖吉(Sergei Shojgu)、克里米亚省长阿克塞诺夫(Sergei Aksenov)及许多其他人的肖像均从重现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的壁画中消失了。圣像代替了总统的肖像,其中描绘了神父而不是其下属。图像中还包括Krym nash!的口号(克里米亚是我们的!),这是普京于2014年3月18日,(在俄罗斯军队控制下进行的)克里米亚公投胜利之日发出的欢呼雀跃。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更中立的短语:My vmeste! (我们在一起!)。

尽管肖像已被移除,但教堂建筑艺术委员会主席Protoierej Leonid Kalinin坚持将斯大林和普京的肖像留在教堂中:「我认为,除了这一片批评之声外,我们看到的是一座巨大而美丽的教堂,以纪念伟大的胜利和英雄们。(与教堂的巨大面积相比),这比那些微不足道的马赛克要重要的多」。卡尔塔波洛夫(Kartapolov)将军强调,「斯大林恢复了俄罗斯的宗教信仰」。

舆论还涉及到建筑成本:据国防部称,建筑成本约为7500万欧元(60亿卢布),其中一半由俄罗斯「捐赠者」提供;另一半则由莫斯科和莫斯科省政府提供。列昂尼德(Leonid)神父保证说:「金属、木材、玻璃和人才几乎是供我们免费使用。人们为天主的荣耀付出了一切」。

基督与剑

尽管斯大林和普京的肖像已被移,这些装饰仍可能因军事行动和奉献行为之间的而引起众多批评。

执事安德烈·库拉耶夫(Andrej Kuraev)在他的博客上谈到了「纪念外教」。他主要针对「圣像之助」的壁画,其中天主之母的神圣肖像在天使的护送下降临,用机枪支持防空的努力。

被称为「征服柏林者」的画面直接在胜利的旗帜上画上了一个守护天使。手执长矛的天使长圣米迦勒是天使军团的最高指挥,以及手拿圣经的圣尼古拉斯和手握十字架的圣塞拉芬。

壁画中还有利剑出鞘的圣人,甚至还有持剑的基督。其他关于战争和俄罗斯苏维埃胜利中的苦路、圣人和圣母玛利亚的形象同样令人不安。天主之母被等同于外教传统中的大地之母,她体内蕴含着英雄之火。

教堂外观酷似一枚核导弹。它的数值遥寄俄罗斯历史上的重要日期。圆顶鼓直径为19.45米(击败纳粹主义的日期);钟楼高75米(象征胜利之后的时间);较低的圆顶是14.18米,为纪念战争的1418天,这对于苏联人来说是从1941年持续到1945年,最初因1939年的希特勒的不侵略条约而未曾参战。根据国防部长谢尔盖·肖吉(Sergei Shojgu)的建议,将会安装德意志国防军的武器碎片。

一则关于教堂「虚拟观光」的视频在竣工后被发布,我们从中摘取了有关图像。

RU-CHIESA1.png RU-CHIESA1.png RU-CHIESA1.png RU-CHIESA1.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