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宗座代牧:也门疫情严重,感染和死亡人数上升

亨德尔总主教证实与新型冠状病毒有关的医疗紧急情况正在恶化。在萨那、亚丁和其他城市,这一比例已经达到临界点。「无国界医生」向联合国和捐助国发出呼吁。我们需要为卫生工作者提供保护和支持工具。死亡率高,受害者年龄在40至60岁之间,在173名住院病人中有68人不治。


阿布扎比(亚洲新闻)- 与也门首都和该国其他地区一样,与也门Covid-19大流行有关的卫生紧急情况在亚丁「正在恶化」,尽管「由于战争,要区分这两个国家并不容易。实际情况和宣传内容。」阿拉伯南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曼和也门)宗座代牧保禄·亨德尔总主教(Paul Hinder)说。

该位总主教报告说,他「已经从萨那的人们那里听说了病毒的升级和严重程度」,现在已经入住具备设施的医院。

该位总主教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布扎比的办公室说:「我们仍处于强大的封锁之下」,「限制仍将持续一段时间」。亨德尔总主教关切地看着也门正在发生的事情。要获得可靠的消息仍然很困难,「因为有一种趋势是将事实隐藏在统治者面前」。他解释说,目前与亚丁「没有联系」,而「我要求萨那的小区要非常谨慎,并采取个人保护措施和对其他人采取保护措施」。

Covid-19的首宗病例可以追溯到4月10日,而两死者是在该月30日去世。近几周来,国际人道主义组织对阿拉伯国家发生COVID-19疫情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发出警报,该疫情自2015年以来因战争而破裂,沙特阿拉伯支持的政府与伊朗支持的胡希叛乱分子进行了对抗。

冲突激起了「世界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将带来更大的破坏性后果。

「无国界医生」组织与新的冠状病毒作斗争的前线报道说,亚丁大流行引发了「健康灾难」。光是Covid-19市中心,三周内(4月30日至5月17日)的173名患者中就有68人死亡。在整个城市中,平均每天有80人死亡。在病毒到来之前有10个,其数量的增加跟在最关键的时期与欧洲城市相同。

这就是「越来越迫切需要动员联合国和捐助国」的原因。「无国界医生」在也门的协调员卡罗琳•塞金(Caroline Seguin)说:「我们所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病人来找我们的时候太迟了」和「许多人根本没有来而且死在他们的家中,这是令人心碎的情况。」

许多患者到达医院时已经患有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这使得治疗更加困难。此外,感染该病的大量卫生专业人员表明,该病毒正在广泛传播。卡罗琳•塞金(Caroline Seguin)继续说:「需要找到资金,向运营商付款并为他们提供必要的保护装置」,而该国需要「更多的制氧机」。

亚丁经过五年的战争已经崩溃了,无法独自面对这种紧急情况,人员欠缺金钱、个人防护装备稀缺、测试很少。该位无国界医生组织协调员总结说:「高死亡率是我们在患者中间看到的,与欧洲的重症监护病房差不多,但是我们看到死亡的人比意大利或法国年轻得多。这里大多数死者年龄在40至60岁之间。」

亨德尔主教总结说:「我相信『无国界医生』组织发出的呼吁以及这些严重报道。他们在亚丁所描述的是真实的,因为这座城市多年来生活在最彻底的混乱之中。」

YEMEN_-_covid_aden.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