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冈:数字文化和信仰危机时代的教理讲授

梵蒂冈今天发表的新版《教理讲授指南》回顾了每个受洗者的传教使命,并指出迫切需要找到新的语言来传递信仰。「教理讲授与福传之间紧密相连」。


梵蒂冈(亚洲新闻)- 在当前这个数字文化和文化的全球化历史时刻,教理讲授正面临信仰危机这个挑战,在强调初传与信仰陶成合一的同时,福传也是教会的首要任务。

梵蒂冈今天发表的新版《教理讲授指南》这样指出。

由圣座促进新福传委员会主席菲西凯拉(Rino Fisichella)主教负责编撰这份文件,他指出,继1971年版本和1997年版本的《教理讲授指南》之后,正是数字文化使得新版指南更为迫切。

新版指南分为三大部分及12章。文件回顾了每个受洗者的传教使命,并指出迫切需要找到新的语言来传递信仰。三个该当遵行的基本原则是:一、见证,因为「教会的成长并非通过劝人改教,而是藉著吸引人心」;二、慈悲,它是真正的教理讲授,让信仰的宣讲变得可靠;三、对话,别无所求的自由交谈,它以爱为出发点,有助于缔造和平。

圣座委员会秘书长阿里纳斯(Octavio Ruiz Arenas)蒙席表示:在当今世代,「教会已不再生活在基督教制度中,而是世俗化社会中,敬畏神圣早已丧失,基督教价值观亦备受质疑,这一切都进一步加剧了于远离信仰的现象,因此,教理讲授应与福传紧密相连」。菲西凯拉主教指出,「当下的重中之重当属福传,而不是教理」。

因此,新版指南特别强调要理教员的培育,为使他们成为可靠的信仰见证人,他们必须「在讲授教理之前,先活出教理」,好能远离「牧灵工作上毫无益处的挂虑」。圣座委员会教理代表特巴兹-凡·埃尔斯特(Franz-Peter Tebartz-van Elst)蒙席表示,「在强调教理讲授的具体责任时-从作为教区第一要理教员的主教到祖父母,不能将教理假手于人,而是使其成为各种宣讲信仰的形式和方式的核心」。

指南阐述了家庭之于教理的重要性,因为家庭是福传的积极主体, 并能够提供一种「见证重于言教」的基督徒教育。此外,面对异常处境和当代社会中新的家庭现况,教会蒙召怀著信德,亲近、聆听和同情人群,恢复众人的信心与盼望。

「包容文化」应胜于「丢弃」文化,对于残疾人、移民和囚犯亦应如此。

因此,宣讲耶稣基督的重要性应面对互联网的挑战,要理教员也必须教导人们善用数字化工具,尤其是对于年轻人而言,数字文化已成为「常态」。指南指出,数字文化富含积极层面,却也不乏「黑暗面」:它能导致孤独、操纵、暴力、网络霸凌、偏见与仇恨。

因此,教理讲授必须教导人们遏止「朝生暮死的文化」,并要格外陪伴青年寻求内在自由,以免盲从。指南表明,「福传的挑战带来了在数字大陆里本地化的挑战」。

文件也提及科学与技术,并呼吁要澄清科学与信仰的表面冲突,重视基督徒科学家的见证,因为他们是科学与信仰和谐兼顾的楷模。

此外,指南也省思了生物伦理的课题,强调「科技所能的一切,并非在伦理道德上都可以接受」。必须区分治疗与操纵之间的差别,当心优生学和随之而来的歧视。

因此,在生物伦理方面,给要理教员的培育应当本著人类生命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并能对抗死亡的文化。向死刑说不,这是「污辱人类尊严的残忍举措」。

指南还谈及教宗方济各特别关心的课题之一:即在教理讲授中关注守护受造界的任务,推广「深层的生态皈依」,激励人们在生活中修练品德,远离消费主义,因为整体生态乃是基督教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菲西凯拉主教还指出,在成为一个道德准则之前,「教理讲授应使人发现信仰是一种相遇文化,基督教也并不是一个过去式的宗教,而是活在当下的宗教」。

catonlin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