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林: 激进主义者和反对派与以色列的「可耻」协议

挫败感、批判性评论和相反的声音主导着社交媒体。许多人强调情况的「複杂性」和关係融化的「问题」。前国会议员称「黑日」。什叶派团体艾尔·威法克谴责「背叛伊斯兰和阿拉伯世界」。


麦纳麦(亚洲新闻/通讯社)- 巴林活跃人士和反对派对最近宣布的与以色列的关係「正常化」表现出敌意。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Donald Trump) 上周末宣布这一消息之后,许多人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沮丧,批评和反对这一举动,突显了海湾国家与「犹太国家」之间解冻的「複杂性」和「问题」。

在美国白宫宣布的几个小时内,「巴林反对正常化」和「正常化是背叛」的主题标籤在Twitter上风行一时。儘管什叶派人口佔多数,但该国的领导人是逊尼派和亲利雅得(Riyahd),通过对伊朗的强烈反感与以色列建立了联繫。此外,麦纳麦依靠美国进行防御,从美国第五舰队的离岸驻守可见。

对于巴林外交部长阿卜杜拉蒂夫·本·拉希德·扎亚尼(Abdullatif bin Rashid Al-Zayani)而言,该协议是朝着实现中东和平迈出的历史性一步。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和哈马斯的立场相反,他们谈到阿拉伯政府的另一次衝突。但是,与阿联酋發生的情况不同,在巴林-部分人口并未隐瞒对政府政策的厌恶-该国大部分地区都感到失望。

国会议员阿里·阿拉斯瓦德(Ali Alaswad)谈到「巴林历史上的黑日」,这个国家曾在2011年遭到当局强行镇压的反政府抗议活动。从那以后,数百人因「恐怖主义」和与德黑兰的关係而被捕,并被剥夺了公民权。

在批评声音中,还有什叶派团体巴林伊斯兰民族和谐协会(al-Wefaq),这是2011年后镇压之前在议会中最具代表性的团体,其领导人谢赫·阿里·萨尔曼(Sheikh Ali Salman)自2014年以来一直在监狱中。现任领导人谴责了「专制政权之间的协议」。巴林和犹太復国主义佔领政府的「代表」,是「对伊斯兰和阿拉伯世界的背叛」。

韦法克副秘书长侯赛因·阿尔戴希(Hussain Aldaihi)写道,正常化通过执行「与自身利益背道而驰」的议程,确认「这些政权对他们的国家,人民和民族构成了威胁」。国内外其他反对该协定的团体也表达了愤怒和反对,称麦纳麦的选择「可耻」。

 

BAHRAIN_-_ISRAELE_-_contrari_accord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