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后,中国的「安静爆发」卷土重来

去年底,西北城市兰州的数千名居民受「布鲁氏菌病」所困扰,布鲁氏菌病是一种传染性很高的疾病,是由一家国有生物制药厂的污染物造成的。尽管当地官员说,这种疾病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自愈,但许多居民仍在遭受这种疾病的折磨。

 


北京(亚洲新闻/通讯社)– 在去年底全球疫情大流行在中国武汉开始爆发的几个月前,西北甘肃省兰州市一家生物制药厂附近的数千名居民,面临着高度传染性和艰巨性的威胁。由生物制药工厂的废气污染导致的布鲁氏菌病。

大多数人对该疾病的抗体呈阳性反应,这种疾病通常发生在绵羊、牛、山羊、猪和狗之中,这病也被称为马耳他热或地中海热,该疾病可引起反复发烧、关节痛和严重头痛,以及其他症状。

慢性布鲁氏菌病特别难以治愈,会导致精神不振和持续发烧。症状可能持续数月甚至数年,并损害人类的生育能力,尽管这种疾病很少致命。

根据总部位于中国的英语网站《财新周刊》(Caixin Global)的说法,该工厂一公里内有10多个居住小区,总人口超过10,000。后来的抗体测试表明,有3,000多人被感染。

其中一名受害者是40岁的店主高虹(化名),患有严重的关节痛和持续发烧。医生花了将近六个月的时间才将其诊断为布鲁氏菌病,这是一种动物传播的细菌性传染病。那时,她错过了最有效治疗的窗口,使她处于难以治愈的慢性病中,需要长期服药。

中国兰州布鲁氏菌病制药行业污染

高虹的噩梦始于兰州生物制药厂。兰州生物制药厂是国有企业中国畜牧工业有限公司的一个子公司,位于甘肃省省会兰州东北外围。

12月26日,当地卫生当局表示,该工厂在7月24日至8月20日期间生产布鲁氏菌属疫苗时使用了过期的消毒剂。这导致细菌进入工厂的排气口并感染附近的人。

大多数患者的布鲁氏菌病抗体检测呈阳性,但很少被正式诊断。患者说,医生似乎莫名其妙地不愿发表布鲁氏菌病诊断或迅速下令采取积极治疗。

尽管当地官员坚持认为这种疾病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自愈,但许多居民仍然遭受健康损害,从而损害了他们的生活质素。

布鲁氏菌病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在中国传播,但已得到有效控制。零星的暴发经常出现在牧区,例如华北的内蒙古自治区。该国的《传染病预防和控制法》将布鲁氏菌病与艾滋病和SARS一起列为II类传染病。

兰州生物制药厂附近的盐场堡镇附近的几人告诉《财新周刊》,他们由于不明原因,开始出现症状,包括低烧和关节痛。

直到甘肃省卫生委员会和兰州市政府在12月26日举行的情况通报会上,他们才意识到他们可能会感染布鲁氏菌病。

在简报会上,官员们称,截至12月25日,在首次发现该病的小区的兰州兽医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和学生中,​​在671份血液样本中有181份检测为布鲁氏菌病抗体阳性。

12月下旬,政府为盐场堡镇地区的居民安排了免费血液检查和健康咨询。但是没有公开测试结果。

《财新传媒》了解到,到2月底,兰州大约20,000人接受了布鲁氏菌细菌抗体检测。超过3,000例被确认为阳性结果。

当地政府说,这种生物制药厂造成的泄漏含有少量细菌,不会损害人们的健康,并会在六个月内从人体中排出。那些被测试为阳性但无症状的人不需要医疗。

中国农业科学院的附属机构兰州兽医研究所首次发现了兰州市区布鲁氏菌病的异常出现。该研究所位于兰州生物制药厂以北500米以内。

据该研究所的学生说,11月中旬,一位研究人员发现了一些感染布鲁氏菌的实验小鼠,参与研究的两名学生的病原体呈阳性。研究小组的其他成员也被感染。

与此同时,有关研究所布鲁氏菌病暴发的消息开始在互联网上流传开来,加剧了人们的担忧。兽医研究所停止了所有行动以追踪感染并进行卫生处理。但是没有任何来源被证实,人们感到困惑的是,许多与动物没有接触的职员也被感染了。

直到12月26日政府简报会上,该机构的人们才意识到这种细菌来自附近的工厂。简报确认了研究所的181份阳性抗体结果,而没有提供进一步的更新。 6月,该机构的最终感染病例数约为210。

官方确认后,附近小区的人们涌入医院接受测试。兰州第二医院表示,它在12月28日至1月1日之间测试了1,274个样本。

到2月底,超过3,000人的布鲁氏菌病抗体检测呈阳性,几乎涵盖所有年龄段,包括兽医研究所的213人,兰州生物制药厂的8人,附近小区的2,500多名居民和更远地区的150多人。

在盐场堡的一些人中,这种感染比身体疾病造成的痛苦更大。 一名怀孕两个月的妇女在一月份检测出阳性,并被医生警告说可能有分娩风险。 6月,她告诉《财新传媒》她堕胎了。

对于其他父母,最大的担忧是感染是否可能对他们的孩子造成潜在的健康风险。

接近地方当局的人士说,兰州政府在3月发布了一份内部报告,内容涉及对受事件影响的人们的赔偿,但尚未公布正式政策。

 

Lanzhou_Veterinary_Research_Institut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