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韩景涛主教的生平自述

韩景涛主教于12月30日与世长辞,享年99岁。他被视为地下教会的“文化和信仰巨人”。他身边的一些人整理了他的生平自述。创建男女修会。在监禁、警察检查、征用、关闭团体中进行福传的承诺。


四平(亚洲新闻)- 韩景涛大主教于12月30日与世长辞。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亚洲新闻》收到了这份重要的文件:他的生平简述,其中许多内容均为自述。一些中国神父认为,这段文字是由主教身边的人所写,他们将主教的口述内容整理成文,主教被视为地下教会的“文化和信仰巨人”。

从故事中可以推断出这位主教不仅创立了一个女修会,还有一个男修会,这在中国实属罕见。此外,还能看到他自由地将(公立)大学分配的宿舍用以进行要理讲授课和弥撒。这些非官方团体的韧劲清晰可见,尽管常会面临监禁、住处和团体被搜查,它们仍能够活出自己的圣召和对中国福传的承诺。

 

韩景涛,于1921年,出生于河北省围场县山湾子一个热心的教友家庭,祖父韩国泰兄弟七人,父亲名叫韩朝君,母亲名韩赵氏,父亲,母亲,祖父,祖母均为热心教友,家中尚且富有,其为长子长孙,他大约在8岁时,便在大营子,由加拿大传教会所办的小学住宿读书,14岁过了署假,临到修院开学时,便和其他准备修道的学生一起坐火车来到四平小修院,从此开始了他的修道生活。

由小修院院长带领他们历时八年之久,暗下决心,偷偷努力,别人出去玩,他就进入修院图书馆开始学习,晚上也是,睡不着觉就回忆当天所学,眼见他的成绩渐渐地,一个一个的超过其他学生,心中无限地欣慰。

当在小修院临毕业时去见小修院院长,院长对他们最后的一句嘱托也是主教至今记忆犹新的一句名言,就是当他们向小修院院长辞行时,院长叮嘱他们说:“无论走到哪儿,一定要把你们的神业做好,就是这个要把握住你们,不至滑到世俗去。”这句话在主教身上一直践行这么多年,主教说,“就是这种思想和对神业的始终如一的坚持,使我的圣召在以后所遇到的痛苦和磨难中坚定不移的走到今天。”

因着这种经验,主教也用这种思想和行为教导着今天的我们,我们亦应努力,凭借主教的教导和善表勇敢地向着救主给我们即定的目标前进,直到主来临的时日。

依着石主教的计划,主教的大修院生活是在长春大修院度过的,那时他在大修院里负责图书馆,这也是天主赋予他的一项特殊恩惠,因为他非常热衷于学习,每逢有时间,他就在图书馆内看书,学习,也因此见识了好多他从未接触过的知识。

大约是在1942年,他的父亲有病,由他带他父亲去看病,经检查患有食道癌,直到他的父亲42岁去世,他都没有回去,他回忆说:“直到把父亲送回家,我从家走的那一刻,那是和父亲见的最后一面,从此就再也没能见到父亲。”

1947年12月14日晋铎,一直负责修女的教育工作,1949年末,经教区石主教批准许到天津方济各会,做一次30天的大避静,避静刚结束,有上海的一名教友求见说:“林东教区赵主教要求我去一趟上海,有事求见。”于是起身乘车去上海,见到了赵育民主教,这是赵主教来到中国后所取的名字,赵主教讲述了中国教会所面临的危机,因为有四川王良佐神父所发起的“教会三自革新”运动,要求“自传,自养,自治”,摆脱教宗干涉,驱除外国传教士。

在世俗世界的传教使命

韩主教指出,“那时我才意识到教会所将要面临的一场巨大的挑战,需要有一股强大的战斗力量,否则教会将不能立足,于是我决心成立修会,同这场势力对抗,同教会共同奋勇抵抗。”

“于1950年元旦我从教宗特使陈哲敏神父手中带回了圣母军小册子返回四平,经石主教同意并协助成立了我修会团体,同时在四平教区发展圣母军,告诉有意加入修会的成员,他们是基督的战士,领他们祈祷,唱圣歌,教导他们要跪着祈祷,立着前进,传递和平的链子,也告诉青年们,他们是耶稣的勇士。这些人算是修会的第一批成员,但还没有完全以修会的形式出现,已经是一个善会的团体了。”

“1952年四平教区石主教因病去世,临终前将四平教区事宜交给常振国神父,任命其管理教区,做为主教的接班人,并委派我做副本堂,并辅助常神父管理教区事务。在教难前夕的日子里,我们每天用言语鼓励教友们,陪同他们并坚固他们的信德,等着即将发生的考验。1953年春,我被警察以圣母军指导司铎的名义带走,从此长达27年的监狱生活,因此新兴的青年团体被搁置。1980年初,国家实行改革开放,国家主席邓小平上台实行英语改革体制,我从监狱中被录用为长春师范大学任教英语老师,两个月后,被东北师范大学新成立的古典文明史研究所聘用教研究生古拉丁文化和古希腊文化,不久即升任副教授,专门教授研究生,硕士生和博士生。学校假期,我迫不及待地回到四平,先去看望了原教区玫瑰会的老修女们,查问新成立的青年团体的青年们都已还俗结婚,于是又着手进行修会的重建工作,我有意把原教区的老修女和新建立的修女团体合并,无奈,老修女们都已年迈无心无力再负责修会重建的管理工作,于是只好重新开始,暗下招收有志度献身生活的青年男女,开始了现在修会的前期工作。”

主教与教授

“1982年5月6日,被祝圣作为四平教区助理主教,想一心管理教区事宜,但迫于无奈,被大学以正式教师的名义录用,不能全力投入教区,赖天主仁慈和上智的安排,不久大学便以正式职工的身份给予了一套房子,从此有了自己的住所并以此作为公开的祈祷场所,也给了修会发展的空间,有志修道的青年陆续加入,1990年圣神降临节,正式宣布修会成立,终于如愿以偿恢复了原来所建立的修会,开始培养男女修生,为迎接抵抗世俗邪恶势力所发起的各种挑战,那时共有男修生5人,女修生8人,到1991年修会已有相当的发展,同时也有很多人要求加入教会。政府人员看到如此大胆发展传教事业,被带去公安局审讯,自行辩护获得自由,那时已有男修生近10名,女修生近20名,也是在这一年,有2名初学修女在易县教区修女的培育下完成了初学,于1991年8月22日圣母元后纪念日首发圣愿,这也是教区自恢复以来第一批本会修女,直到1992年3月,同年7月及9月,先后又有6名修女陆续发愿,之后成立了第一所幼儿园,修女开始了对幼儿的教育,从此女修会基本迈向了正轨,同年九月,在教区事业发展计划的同时亦在实现修会的计划,有4名女修生,其中一名发愿修女被派学习医学,这也是教区为实现修会事业的另一项开始。”

“于此同时教区为了传教事业有所发展,开办了另一项传教计划,即组织教友,鼓励教友,领导教友,在教区内进行有计划传教活动,取得相当显著成绩,大批外教人要求领洗入教,仅1991年,1992年入教人数达至上千人。至1992年年底,男修生已达到20人左右,女修生近百人。”

“1993年成立了第一所卫生所和第一所敬老院,因没有本会修女,而启用教友担任医生工作。因着新教友的日增,和在大学和社会的慈善事业的影响,我们已不再象原来那样要尽力躲藏了,有所公开,男女青年修道者也随之增加,在学校所给的住处,已经成为公开的传教地点,每日有教友参与弥撒,有修女负责给教友讲道,服务等。”

在打击中发展

“1993年男修生没有预示下走至一空,在极度的痛苦中,在圣体台前彻夜祈祷,得到无限的鼓励继续前进,数日,男修生又有了新的进展,至1994年男修生又达至10多名,邀请其他教区神父帮忙管理,到1995年圣诞节前,有一名外教区神父(陈云鹏神父)请求加入修会,因而修会有了自己的人员管理,不久这名神父被捕入狱,3个月后被释放,但时常会有警察骚扰,到1996年圣诞节前夕12月23日,我因有事外出,之后私人住宅被公安人员把守,不能返回故居,私人住宅被看管,不再作为传教住所。同时修女总会也于1997年1月16日被公安局10多辆小车包围,修女会第一次被遣散,自那时起女修会就开始了长期漂泊外地的修会流浪生活。这也开始了天主的另一计划,不再担任大学的教育工作,亲自暗暗培育男修生直到1999年9月第一批2名修生晋铎,看到了教区新生力量的署光。2000年,2002年依次又有9名修生在被祝圣为司铎,增加了教区新生的后辈力量。”

2003年4月 下旬,男修生的一处会点被抄家,圣体被带走,历经多次周折,幸赖主仁慈助佑,圣体才不致被凌辱,安全请回。

2005年5月份在沈阳的修会会点再度被公安局发现,近40名修女被解散,修会会点被彻查。2008年7月奥运会期间,在沈阳的又一个小团体被查,4名修女被带走一天一夜后释放,所在会点近20袋书籍包括信函和各种资料均被洗劫一空。至2011年,大批修女才得以重回总会。

2014年初,经过反复实践和多次规划修会纲领,目前暂行纲领已完成。

“2017年11月,因个人住处被警察发现并被看管,目前不能再自由活动,被迫放下一切事宜,不再公开处理。”

“2018年6月初,修女团体被解送遣散,目前尚未返回大团体,只能分散成小团体生活。但我们感谢天主的一路陪伴,能走到今天。”

ZH-Siping_1.png ZH-Siping_1.png ZH-Siping_1.png ZH-Siping_1.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