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伊枢机处于奥恩和哈里里之间:对话是‘一种责任,不是选择’
作者 Fady Noun

马龙尼礼宗主教加强总统与首相之间的调解工作。伊拉克的例子,以及萨科枢机与什叶派领导人萨德尔的对话。公共职务和政治立场超出了个人分歧的范围。但是敌对行为似乎占了上风。


贝鲁特(亚洲新闻)- 在组建政府前夕,为给国家元首米歇尔·奥恩(Michel Aoun)与时任总理萨德·哈里里(Saad Hariri)找到一个恰当的折衷方案,马龙尼礼教会领袖拉伊(Beshara Raï)枢机的调解工作仍在继续。然而,这项工作与黎巴嫩政坛惯有的顽固相冲。为了能更好地理解这种阻止双方找到共识的阻力,可以参考前马龙尼礼国会议员法瑞斯·苏海德(Farès Souhaïd)的口头评论。

1月3日,由莫克塔达·萨德尔(Moqtada al-Sadr)派遣代表团出访巴比伦加色丁礼宗主教萨科(Louis Raphaël Sako)枢机并告知他,2003年美国入侵和基督徒大规模从巴格达、基尔库克及其他伊拉克城市外逃之后,从基督徒手中得来的房产将被归还。此外,还成立了一个恢复正义并制止侵犯基督徒权利和财产的委员会,即使是萨德斯特运动成员违反规定亦是如此。

随着伊拉克议会一致通过将圣诞节定位所有伊拉克人法定假日的法案,这个好消息亦随之而来。该决议于去年12月27日产生,即耶稣圣诞过后的几天。面对这两种情况,加色丁宗主教特兹表示感谢。

 

然而,近期关于归还被没收财产的决定已成为前黎巴嫩国会议员法瑞斯·苏海德发推文的借口。作为一名优秀的马龙尼礼信友,他首先将该决定与真主党秘书长哈桑·纳斯拉拉(Hassan Nasrallah)近期的讲话联系起来,后者向黎巴嫩人表示,他的导弹是用于“保护他们”,然后补充说:“我们不希望伊拉克人给予任何帮助,也不需要黎巴嫩的保护,我们是基督徒和公民。”

这些是一个自诩基督教政治社会典型的言论,但却始终拒绝接受除自身权利以外的一切事物。前黎巴嫩议员认为,伊拉克基督徒不必感谢莫克塔达·萨德尔(Moqtada al-Sadr),因为萨科宗主教一直坚持要这样做。

这两种行为中的哪一种应被认为是适当的呢?什么是最基督教徒的?要回答这个问题,请记住,什叶派领导人的决定是司法程序的阶段,最终需要恢复原状。但是,人们必须注意到,这一进程与基督徒要宽恕的必要完全吻合。但是,拒绝来自国家以外的调解,从绝对意义上来说,这是可以理解的,所以我们忘记了,我们应该将这个国家的存在归功于同胞,并声称自己是国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没有加入这个项目,没有共同生活的意愿,国家就不存在,正如许多政治学家和哲学家已经清楚地表明的那样,包括保罗·里科尔(Paul Ricoeur),他们将共同生活的意愿置于政治权力的源头,尽管有成为统治的风险。

 

黎巴嫩基督教徒在政治层面上的“原罪”恰恰是,自从大黎巴嫩(1920年)成立及此后的极短时期内,政治就不是以权力而是以统治来行使。以至于我们可以肯定地说,黎巴嫩人,穆斯林团体首当其冲,还没有看到福音的光芒照亮国民生活。真的需要15万人死亡才能让实现1976年宪法文件的条款(1989年在塔夫)?根据相关规定,伊斯兰教徒和基督徒在议会平等。我们怎样才能在基督徒针对敌对势力、巴勒斯坦人和进步派穆斯林发动的残酷战争中,看到基督的爱?当然,这些战争首先是以自卫名义发起,然后是第二场同样残酷无情的战争,只为争夺国内的军事权利?

当然,这里的目的不是要指责基督徒,并忽略其他团体的暴力行为和责任,而是要强调至少在政治层面上其进程尚未扭转过来。此外,要强调的是,根据路加福音所强调的“给谁的多,向谁要的也多”(路12,48)作为当今这个世界上道德责任的标准仍然有效。

正是基于这一原则,马龙尼礼宗主教拉伊试图引导总统和时任总理从真正的人性、道德及民间层面出发去决定其个人关系,而不是从放在政治统治层面。他想提醒他们,他们所拥有的政治职务和立场必须服务于共同利益和共同生活,充分了解破坏这种共存的一切最终都会削弱作为一切根本的国家。“鉴于与之相关的政治问题和组建政府,沟通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责任”,以上便是宗主教想法的总结。但令人担忧的是,目前表达的政治仇恨以不可补救的方式损害了这一期限。

LIBANO_-_hariri_aoun_rai.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