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疫苗热潮以及巴以人民之间的深渊

以色列正在全速推进免疫计划,预计将于3月结束。巴勒斯坦尚未确定要采用哪款产品。内塔尼亚胡的选举牌。阿德尔·米斯克:“必须就运动达成共识,但不能造成分裂”。以色列活动人士:医学因素和道德问题交织在一起,因为“作为以色列人我们有责任”。


耶路撒冷(亚洲新闻)- 这种疫苗“应为所有人提供”,因为“我们毕竟生活在同一地区”,“巴以人民必须就免疫计划第一阶段达成共识,但不能造成分裂”。巴勒斯坦神经科医生和活动人士阿德尔·米斯克(Adel Misk)就以色列的大规模疫苗接种运动向《亚洲新闻》发表评论,已有200万公民接种辉瑞/ BioNTech疫苗。巴勒斯坦人被排除在外,他们“目前甚至尚不清楚要采用哪款疫苗:中国、俄罗斯或美国疫苗”,他解释说,尽管目前已与莫斯科展开谈判,后者的疫苗较美国疫苗价格更为便宜,且更易管理。”

“父母之家”(The Parents Circle)是一个由以(约250人)巴(约250人)双方冲突受害者家属所组成的团体,其发言人阿德尔·米斯克(Adel Misk)在耶路撒冷的一家医院工作,“8天前已经接种第二剂辉瑞疫苗”。他继续指出,“我们生活在几公里范围内,我认为,在这么小的区域内存在这些实质性差异是不公平的”。

医生兼活动人士指出,“近日我在伯利恒-,每个人都向我询问有关疫苗的问题,我很高兴接种了疫苗,并且没有任何特殊的副作用。我第一个向所有患者推荐疫苗。然而,存在明显的歧视感,对于在巴勒斯坦领土上工作的医务同事,我们似乎来自另一个星球。最好让每个人都担心,而如今,巴勒斯坦人别无选择,只能试着通过关闭措施和封锁来保护自己。”

以巴双方的重大分歧也从能日常生活的细节中体现出来,来自耶路撒冷大都市区的两名巴勒斯坦人这样告诉CNN,其中一名是以色列公民。马哈茂德·奥德(Mahmoud Oudeh)和阿南·阿布·艾许(Anan abu Aishe)是朋友,也是一家肉店的合伙人:后者作为以色列公民,很快就能接种疫苗。他决定放弃,以表声援并谴责这种对西岸和加沙450万人口的不公正待遇。

到3月底,以色列的接种运动或将结束,巴勒斯坦尚未确定要采用哪款产品。联合国亦称之为“不可接受的”差异,但以色列政府否认有关批评并强调,根据与《日内瓦第四公约》相互交织矛盾的《奥斯陆协定》,它没有义务为巴勒斯坦人接种疫苗。

以色列跨宗教对话专家、耶路撒冷犹太教与基督教关系中心项目负责人、罗兴教育与对话中心负责人哈娜·本索科斯基(Hana Bendcowsky)接受《亚洲新闻》采访时强调了两个方面:“根据根本的医疗问题”,应该“为我们身边的人”接种疫苗,只需想想那些在定居点工作的人,相互之间每天都会有很多来往。从这个意义上讲,巴勒斯坦人也应从疫苗接种计划中受益”。此外,还存在一个“道德问题”,“我们作为以色列人应对所发生的事情负责,我们不能认为这不是我们的问题”。

在疫苗接种计划成功的背后,专家继续说,“是近年来有效发展的私人医疗保险服务”,为疫苗剂量的供应、保存和接种做出了贡献。”她继续表示,“人民纳税并享有医疗服务,这在如今看来是必不可少的”。 哈娜·本索科斯基承认,“我以为会有更多人抵触疫苗,但是除了极东正教犹太人和少数以色列阿拉伯人对这个政府有一定的不信任感之外,每个人都为接种疫苗感到高兴”。 她最后总结说,这是一次大规模运动,它或在有利于内塔尼亚胡三月参选,不到两年内的第4轮选举。

ISRAELE_-_PALESTINA_-_covid_vaccin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