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9/2018, 16.56
中国
發送給朋友

「大抓捕维权律师709事件」三周年,王全璋音讯全无

多名律师被逮捕、折磨、羞辱并被迫在电视上否定他们的工作。 3年前,中国当局开始打压律师和人权份子。 大约300名专业人员被捕。 对于其中一些人,例如王全璋,他的下落是一无所知。 2015年7月9日的镇压行为,是中国声称最严重的违法行为,不过他们仍然坚称尊重法治。

北京(亚洲新闻) - 在2015年7月9日,中国当局开始打击维权律师和人权份子。 此后,有300人因「扰乱社会秩序」而被捕。

有些人在被折磨后被释放,被迫在电视上谴责他们的「颠覆性」活动。 其他人仍然下落不明,像王全璋律师这样的人(图)。

2016年11月,司法部为律师和律师事务所引入了新规则。

司法部施加压力,他们对于一些律师事务所施加惩罚,例如律师失去执业许可证。

如果律师签署请愿书,写公开信或举行会「引起对党的不满」的会议,公司也会受到惩罚。

新法规的首批受害者之一是北京丰瑞律师事务所,一家聘请周世峰、王宇和王全璋的律师事务所。 后者在过去3年中一直失踪。

该公司处理了许多敏感案件,从持异见人士艺术家艾未未和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以至维权律师高智晟和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

王宇三年前被捕,最终在身心折磨后被释放。 现在她患有心脏病、心理问题和幻觉。

她说,她忍受了「没有睡觉,被剥夺食物和水的日子,以及被隔离 [与外界隔绝] 7个月。这对我的心理状态是有害的,即使是现在也是我无法克服这件事。」

当她同意在国家电视台上作出供认时,才停止对她的折磨和羞辱。

她的儿子和丈夫也在北京机场被捕。 这个15岁的男孩正准备去澳洲学习。 现在两母子已经分开了。

在他的父母被捕几个月后,包卓轩试图逃离中国进入缅甸,但遭到云南公安人员的俘虏和殴打。

他说,如果他继续抗拒,他们就会「砸碎他的头骨」。 他最终被迫签署了一份有罪的陈述。

这个家庭现在是自由的,但王宇和她的丈夫再也不能当律师了。

隋牧青也被取消了律师资格。 在最初展开一个有前途的职业生涯后,他对自己工作的环境感到失望。

这使他对人权问题产生了兴趣,但他为这一决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3年前的7月9日,他被捕。

隋被警察带走并被置于「指定地点的住宅监视」,这是一种秘密拘留形式,为期6个月,随后被软禁1个月。

在他被拘留期间,隋被剥夺了睡眠长达5天。他说: 「在最后一天,全身都出现了令人窒息的痛苦,我以为我即将死去,所以我对煽动颠覆罪表示认罪。」到2016年夏天,隋再次接受人权案件审理。 然后,司法官员在1月份告诉他,根据追溯适用的规定,他将被取消律师资格。

自去年年底以来,已有17名维权律师取消执业执照。

另一位不合格的律师文东海说:「当局希望将律师驯服成各种法庭表演中与他们合作的工具。」

「镇压导致了大规模的恐慌,许多以前活跃的律师不再敢于反对政府,或者接手 [敏感] 案件。」

今年5月,「中国人权维护者」根据美国《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提交了证据,呼吁美国政府制裁前天津市公安局前局长赵飞,针对他镇压中国律师方面的事件。

中国人权维护者在一份声明中说:「镇压一直是对法治原则的公然侮辱,中国声称尊重这种原则,并且是对公民社会的政治攻击。」

声明说:「这些受影响人士是作为律师或支持法治发展,然后他们成为攻击目标。因为他们是刑事司法系统独立的积极分子,按照专业行为办事,因此遭到司法部进行报复。」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方济各接见一批300多位的中国天主教青年团体
17/08/2014
李文足被软禁,监视的警察威胁“只要你们敢出来就弄死你们”
12/04/2018 21:38
基督徒律师江天勇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两年徒刑
21/11/2017 14:53
709案被关人员家属致信世界领导人介绍可怕酷刑详情
02/03/2017 17:39
陈光诚:"世界应帮助北京向民主过渡"
02/08/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