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9/2020, 14.36
印度
發送給朋友

「我,神父,在达拉维贫民窟抗击疫情」

作者 P. Christopher D. Jeyakumar

有关媒体对亚洲规模最大的贫民窟的新冠疫情情况夸大其词。尽管无法遵守社会距离,但疫情已得到控制。棚户区「处于公民良知的郊区」。天主教会提供援助。

孟买(亚洲新闻)- 达拉维贫民窟是亚洲规模最大的贫民窟,这是印度成功抗击新冠疫情的真实故事。当地圣安多尼教堂的本堂神父克里斯托弗•杰亚库玛(Christopher D. Jeyakumar)讲述论民众在疫情期间所遇到的困难,以及教会为援助他们所做的努力。他回顾说,贫困从未使当地居民丧失尊严。

我之所以在会达拉维,全是因着天主的祝福及其恩宠。在新冠疫情大流行初期,恐惧笼罩了当地居民。疫情最开始是在贫民窟两端爆发:马希姆附近的沙哈纳加尔市和锡安附近的劳教所。

大部分出国工作的人都住在这两个地区。他们从孟买出发路经此处。他们会待在这里,直到找到工作为止,通常在某些海湾国家。

在出现首例确诊病例之后,当局禁止在贫民窟内移动,或进行5人以上的聚会,这是亚洲规模最大的贫民窟。但病毒只传播到两个郊区地区。

达拉维处于良知和工作系统的郊区。贫民窟居民早已不堪忍受行政系统的不作为。棚户区内长期缺乏基础设施,例如,自来水网和卫生医疗服务,其中包括垃圾回收。到处都充斥着污秽。遍地都是老鼠和虫子,从科学角度来说,这里的居民早已对各种传染病产生免疫

新冠病毒的确不仅仅只在达拉维的中心地带。为数不多的确诊病例是几个被传染的医生。其实,在初期阶段,有关媒体都对贫民窟的新冠病毒情况夸大其词了。现在,他们却反过来说达拉维是防疫的楷模。

如果当局政府或国际组织要求遵守一系列的预防措施,比如保持社会距离、勤洗手、留在家中等等,这一切在达拉维都是不可能的。孟买其他地区的疫情情况则更加严重,但在这里或许可以遵守以上措施。贫民窟的生活方式,以及社会经济情况导致这里的人扎堆生活。

当局发起了一项名为《贫民窟复苏管理局》的倡议:具体是关于什么呢?从我的角度来看,如果你对认真看待全球疫情,你怎么会想到要在达拉维或孟买其他贫困地区保持社会距离?当局坚称,通过保持社会距离,每个人都会安然无数。但当地居民被迫生活在有限的空间中,而像《贫民窟复苏管理局》这样的计划是无用的。

孟买总主教兼印度主教团主席格拉西亚斯(Oswald Gracias)枢机对此非常担心,并致电鼓励我,「触摸耶稣的伤口」。

在实施封锁的初期,嘉诺撒修女向达拉维居民捐赠了粮食。我们堂区有5000名信徒。我们已经开始向天主教团体分发援助。然后这个消息传播了开来,我们便向所有人派粮,不论种姓和宗教信仰:在这场悲剧面前,我们不能只帮助天主教徒。

我们的人民正面临经济困境。即使放宽有关限制后,也不允许达拉维居民重返工作岗位。对他们而言,这就像有污名。无论他们去哪里寻找工作,他们都会因为来自贫民窟而被拒绝。但当地人知道,住在达拉维没有任何问题。

我非常感谢嘉诺撒修女。她们找到了一位在塔塔社会科学研究所任教的捐赠者。格拉西亚斯枢机亲口保证,贫民窟可通过社会行动中心获得一切帮助。他是得肋撒修女的朋友,是「贫穷、苦难、有需要人士和脆弱群体,以及边缘人士的楷模」。

在过去的三个月中,人们纷纷抬头看向教堂。一旦你开始帮助某人,他就期待得到你的支持。我们很高兴:「天主听到了穷人的哀求」。

起初,达拉维人民对我们的帮助感到非常高兴。重要的是要强调他们的认可是对教会的认可,而不是对克里斯托弗神父的认可。但随着时间流逝,我们的人民渐渐失去了自尊心。这些都是努力工作的人,他们感到自己被全球疫情和封锁压制。贫穷从未使他们丧失尊严。

我要说的是,今天没有比达拉维更安全的地方。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在圣诞节天主成为无助的孩子,可自由地进入我们的心
23/12/2009
特里托教授:Covid-19或出自武汉实验室。现掌握在中国军方手中
04/08/2020 13:11
马尼拉,Covid-19噩梦卷土重来:数千万人遭遇封锁
04/08/2020 11:08
Covid-19:菲律宾确诊病例超过中国,主教仍在反对杜特尔特
31/07/2020 16:20
台北押注德里对抗北京
29/07/2020 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