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2/2017, 16.41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第九届中国天主教代表会议」︰2017年更多雾霾污染

作者 Shan Ren Shen Fu

中国一位神父博主: 「第九届代表会议」为中国教会制造了更多困惑,就像这几天的雾霾窒息首都和许多地方。那位与会主教「没有被『玩偶』了的感觉?」问题的根源是一个无神论的党,想要控制、管理宗教,「让神圣宗教信仰『玩偶化』」。

北京 (亚洲新闻) - 「第九届中国天主教代表会议」于12月27日至29日在北京举行。它持续倡导天主教会要(从教廷)「独立自主自办」原则,在会上由中国共产党党员肯定,再由中国的主教们重新肯定。

中国教会人士在社交媒体发表评论。以下是《亚洲新闻》发表一位公开教会笔名「山人神父」撰写的文章。作者指出,「第九届代表会议」为中国教会制造了更多困惑,就像这几天的雾霾窒息首都和许多地方。那位与会主教「没有被『玩偶』了的感觉?」问题的根源是一个无神论的党,想要控制、管理和改变宗教体验。

作者指出,一些主教没有参与,并拒绝参加由与会的非法主教主持的弥撒。「山人神父」认为这是最美丽的「积极信号」,教宗方济各和教廷可以期望,正如教廷新闻部在代表会议召开之前发表的《声明》中指出的。

 

2016年12月31日,最后一天,霾!

12月27日,28日,29日。中国政府在北京召开”天主教第九届代表大会”。简称为“九大”。

12月20日,梵蒂冈发言人就成都、西昌,及“九大”发表《声明》。针对“九大”,《声明》强调,教宗将依据确定的事实做出判断。

结果事实还没出现,《梵内通社》的瓦轮特解读说教宗没明确禁止中国主教参加或抵制大会!教宗是希望中国政府能给点“积极信号”。陈日君枢机是不抱希望的把“积极信号”解读成教宗希望中国主教可以“杯葛”会议。2016年,很奇怪,《天亚社》很少刊登陈枢机文章了!

什么是“杯葛”会议?

1957年7月15日,”天主教第一届代表大会”召开,会议计划3天,却8月2日才宣布结束。从旧世界进入新中国的主教们被“关门”整整18天。作为当时在现场的刘柏年教友应该清晰记得主教们在激烈争论什么。

因此在会议上不是“只举手赞同”,而是据理力争,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杯葛”会议。“九大”计划三天,三天只举手鼓掌,三天顺利完成!

甘保禄神父以“心无雾霾天自蓝”的“正能量”心境写满了2016年。“九大”后,甘神父急忙连线自己熟悉的与会主教,让谈感想。

这主教认为在会议中“积极信号”还是有的:领导讲话语气较前温和许多,且有意和外交部发言呼应,让梵蒂冈继续“灵活务实”。更主要的是,会议中,争论不似从前会激烈,除个别人,人人都是只谈修会、教区、圣召、牧灵,没有人再去“纠结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口号。主教还劝甘神父:“我建议你还是有机会看看相关的报告和讲话全文,也听听其他参会人员的看法和意见。至于那些负面报道的媒体,我们没必要和他们卷入争论的漩涡中去。”

无独有偶,甘神父再引用两位参会神父感受:“俞正声主席向出席中国天主教第九次全国代表会议的代表发表重要讲话。王作安局长在开幕式上也曾发表重要讲话。其实,无论王局公开谈及的对梵方针政策,还是日前梵方的公开声明及中方外交部发言人答记者问中涉及的中梵问题内容,均可被视为是双方友好互动的具体表现及持续对话的结果。”一位观察家评论说:“水平很高,脑子没进水。”

记得“八大”结束后,邢文之主教哭着表示:这三天活在地狱,真憋屈愤怒。而李连贵主教竟然胜利“逃跑”。“九大”结束,从这三天网传的“九大”照片来看,凡能看见的红帽们像是生在天堂,热情奔放。我是很认真地在搜看网上照片,寻找我不希望看到的身影,从头到尾,我只是没找见李连贵主教,亦没看见胡贤德主教,我不知道他们如何躲过镜头的,当然还有人说他们还成功的躲开了非法共祭。他们许就是甘保禄神父笔下主教称的“个别主教”,但无疑这应该才是方济各教宗希望看到的在信仰内的“积极信号”。

王老师指出:“(九大)会议强调指出,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原则和代表会议制度是中国天主教自尊和自信的体现,是中国天主教安身立命的根本;坚持民主办教和推进中国化神学研究关系到中国天主教的前途;坚持并重视人才建设,始终是中国天主教可持续发展的内在动力。”这段话:“耐人寻味,前所未有,可圈可点。”我认为这依然是中国“意识形态”固有的“敌情观”形成的结果。

“独立是自尊与自信的体现;自主自办是安身立命的根本;中国化关系到天主教的前途;人才建设是可持续发展的内在动力。”这四句“强调独立,强调自主,强调中国,强调动力”无非又是原来“人定胜天”旧思想在新时代翻版。这和党媒在“九大”同时发表的文章《共产党员不能信教是政治纪律》相呼应。共产 党虽不信教,却要“无神教”来办教,掌控“有神”教。让神圣宗教信仰“玩偶化”。而在“九大”上的中国“红帽”们,谁在心里没有被“玩偶”了的感觉?甘神父认为没有“没有遗憾”的世界,在遗憾中能求得快乐才是大境界。所以,葆光修士说甘神父可以成为刘柏年那样的主席,总是“立于不败之地”!

刘阳这回说的一句话还算公道:“爱国会成立之初的理念和后来搞的自选自圣、公开与教廷抗衡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实在不能一概而论!这个问题很少有人愿意踏踏实实的心平气和的去研究研究!”我相信刘柏年教友亦是不愿意提“这壶”的!

就在“九大”那三天,发生在5月7日的雷洋命案经过多半年坚持努力,先是法院决定对涉案5警不予起诉,接着雷洋妻子表示“压力”太大,他们承受不了,故和警方私下和解,同意不再起诉。这标志着依法治国只是依法治民,而不依法治警;天津一老太为谋生摆了个射击气球摊,却被控非法持有枪支而判三年;还有贾敬龙,杨改兰和她的孩子们。12月29日王五四写很快被删除的文章《2016年过去了,这届人民依然不行》。同样是12月29日,《福音时报》有篇文章《教会在社会中应该有影响力》,文章外加标题是《教会对社会的影响几乎还处于空白?》一点也不假!中国天主教会在社会正义方面的影响完全空白。

地线弟兄向我批评教会时说:“本来以为世俗之外,教会可以为正义担负。可是担负不了,已经全被奴役。把正义的责任交给美国吧。多少年以后,这里存留的人会问,究竟是谁为这里带来了民主和自由,人们会异口同声的说,是长老会的川普,是美国。天主教又落了个和纳粹握手的图像”。

易中天说:“中国现在的现象是什么呢?经济发达了,精神空虚了,我用十六个字来概括,叫做身强力壮,东张西望,钱包鼓鼓,六神无主。”在《相遇在主日》一文中我亦说:“当下中国,社会无德,教会失真,人心迷茫,愁不堪言。”

然而,信仰里始终所幸的是“天主并未抛弃他的百姓,耶稣救恩源泉依然在流淌,渴慕真理的人,终能见真理,那怕在重重雾霾中。”

2016年12月31日,霾。

12月23日,旧病复发,感谢天主,感谢教友照顾、弟兄探望、医生治疗,陪我走过2016年开始。圣诞日,病圣诞,幸亏余神父前来带教友庆祝圣诞,衷心感谢。

看“九大”,在病床。我在病中体会病教会,实在感触很多。

方济各教宗2016年终结语:“相信福音,不断更新,不以分裂去破坏教会。”相信福音,我们才会更新,相信福音,我们才会融合而非分裂,相信福音我们才会维护教会而不是破坏教会。福音是什么?正是“天主子降生成人,与人同在”的伟大真理!

观察“九大”,中国教会正是少了“相信福音”的精神……如果“九大”少了“相信福音”的精神,又不知自我更新,那在2016年后,迎接中国教会的会是什么,继续以分裂去破坏吗?2017年,中国教会会在“独立而不自主”的老路上越走越远吗?

2016年12月31日,霾未散,势成跨年霾!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尼尔玛拉修女指奥里萨邦事件是“耻辱”呼吁要为爱开辟空间
06/02/2008
科伦坡,至少有一万人提前获悉复活节恐袭事件
20/10/2020 16:36
教宗:堕胎、安乐死和试管孩子都是假同情,生命是神圣的
15/11/2014
教宗:为2017年感谢天主,人类“使之干涸和受伤害”,但仍有人为共同美好而不懈努力
31/12/2017 02:27
阿布扎比、香港、东京、北京和上海位居二O一七年城市指数排行榜
20/07/2017 1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