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2011, 00.00
埃及 - 伊斯兰
發送給朋友

【回顾】亚历山大基督徒被屠杀一周年,埃及寻求前进的道路

作者 André Azzam
埃及基督徒所受的迫害,夹杂着对阿拉伯革命的暴力行为。在一年内超过1000人死亡,数以千计受伤,其中1200人已经失去了一只眼甚或双目,因为警察在视线水平开枪。临时政府并没有遵守承诺,让基督徒与穆斯林享有平等,但是却有迹象显示,有越来越多的联盟成立,促进尊重和友好。
开罗(亚洲新闻)一年过去了。去年除夕,在亚历山大市二圣教堂发生恐怖屠杀,酿成二十余人死亡和一百人受伤。一年后,有传言断定,这是内政部下令进行的袭击,但迄今没有发表调查结果。昨天(12月30日),今年的最后一个星期五,基督教会发起在塔里尔广场和平示威,以纪念屠杀一周年。他们要求参加者只带蜡烛,不要带来其他宗教标志。由沙欣(Shaykh Mazhar Shaheen)领导的大规模示威,由一清真寺,游行至福音派教会,庆祝圣诞节和元旦。

在除夕的恐怖袭击后,三个星期后在1月25日,又有爆炸及许多棘手的事。自那时以来,为当地人民是一个困难时刻,尤其是埃及的基督徒。事实上,亚历山大屠杀,继纳格哈马迪的暴力攻击不到一年,当时在上埃及的科普特人庆祝圣诞节前夕,在2010年1月7日发生,造成7人死亡和多人受伤。近两个月后,在开罗附近的吉萨郊区,因圣堂建筑发生冲突,造成两人死亡,多人受伤。

在2011年3月,在开罗南部郊区的二殉道者教堂遭纵火,造成两人死亡。纵火的动机,相信是因为一名基督徒青年与一名穆斯林女子相爱。两人的父亲双双在争吵中去世,然后穆斯林烧毁教堂。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决定重建该教堂,结果一个月后落成,可供复活节使用。

在三月份,被当局逮捕的年轻女性,要被强行进行贞操测试。

3月7日星期六,在开罗西郊的两间教堂,受原教旨主义暴徒袭击,造成十几名基督徒被杀和两间教堂被焚毁。这郊区曾一度被称为「伊斯兰共和国」。

在2011年6月,一条期待已久的条例草案提交国会,以批准伊斯兰教和基督信仰的宗教活动场所的建设许可证。但是,时至今天,法律草案仍然未得到实施。

在6月29日,有大批示威者和警察发生对抗,造成超过一千人受伤。同样,在7月23日,另一个对峙,造成超过二百人受伤。

在9月30日,穆斯林原教旨主义者提出要拆掉一乡村圣堂,首先胡乱指称圣堂是新建筑物,要求他们拆除十字架和圆顶,最终焚烧教堂。乡村很多住户,都是基督徒,得不到政府当局的保护,不过,得到省长的允许存在。

在10月9日主日,在开罗有一基督徒示威,要求基督徒可以享有平等权利,以及要求对上述乡村教堂讨回公道。众多穆斯林加入基督徒的抗议行列。当时,的确发生了屠杀,军人攻击示威者,造成25人死亡和350人受伤,其中许多遭推进的装甲车辗过。当地国家电视台宣称要爆发内战,呼吁人民保护军队,他们「受到示威的基督徒野蛮攻击」。当时报导有三名士兵死亡,但最终披露他们仅受轻伤。

在10月10日,哈马迪(Nag Hamadi)一名同谋被处死。他早于2010年1月7日已被判处死刑。

在11月19日和12月中旬,在穆罕默德马哈茂德街抗议(见 21/11/2011埃及,从塔里尔广场冲突的人数增至30人死亡和数千人受伤),示威和围绕国会和部长大楼的静坐(见 17/12/2011埃及:军队和示威者继续在国会大楼前冲突),有大批人死伤。

在短短一年间,有超过一千人死亡,数千人受伤,估计有1200人失去了单眼或双眼,大概12000名示威者被捕和由军事法院裁判。许多政治人物和知名记者也被传召和虐待。

据悉,自2011年3月,十万基督徒埃及人离开该国,移民到不同国家。许多基督徒属�最穷的人,现在拟向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申请宗教庇护。

最近,许多位主教据报收到恐吓信,以防止他们庆祝新年和圣诞节。两天前,科普特人东正教会教宗山奴达三世(Pope Shenouda III)回答说:「我们不惧怕任何威胁,我们将庆祝节日」,虽然大家都知道,庆祝活动将限制于教堂在,幷提早举行弥撒,避免在子夜举行。天主教会于12月25日庆祝圣诞节,在开罗、亚历山大和下埃及,在晚上7至9时之间举行。所有教堂被警察部队包围,而在1月7日东正教圣诞节前夕,也会有同样的保安措施。

埃及天主教会发言格哈神父(Rafic Greiche)昨天说,在埃及,2011年的圣诞节,可形容为「伤心的喜悦」。总的来说,情况是悲伤的,因为过去一年,基督徒与穆斯林,情况都是严峻的。从去年的亚历山大屠杀,以至部长会议的战斗,在经济困难的形势下,这一切都给痛苦的埃及社会百上加斤。

他说:「另一方面,我们必须保留一些喜悦,因为每埃及人仍是充满希望,在这片土地上建设一个新的民主国家。尽管有困难和障碍,但是一点一点加以解决,这土地曾是耶稣和圣家所住过的,显示每个人有尊严、正义和平等。

在这一问题上,许多政治专家认为,在国会选举中,真正吸引大多数人民的,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感受到参与政治的责任和权利。但其中很多仍然感觉,这是一次宗教选举多于民主投票,因为没有人停止政党利用宗教口号拉票。此举是被严格禁止的。

在选举期间,流传一段嘲讽基督徒的话:「妇女选民、男性选民,无论你属什么宗教,请投票支持萨拉菲斯特伊斯兰党。如果你是穆斯林,你会去天堂;如果你是基督徒,你会[逃离]到加拿大!」

但也有许多积极的口号,主要引述1919年革命的领袖扎尔(Saad Zaghloul)的名言:「宗教是为天主,而国土是为所有人。」交织十字和新月的设计,是越来越明显挥舞。让我们记得,在十月中旬,国会通过一项法律草案,这歧视和暴力的罪证,通常是针对基督徒和妇女。不过,我们仍然等待,这法律何时才会在日常生活中实施。另一方面,很多人都回应星期五的穆斯林教士,纠正他们公开攻击基督徒的行为。

一位十一岁的基督徒学生阿曼尼斯(Myriam Armanios)完成小学课程时,两天前,在Facebook上写道:「跟你一样,我有权利庆祝教会的节日。」超过三千名学生跟贴,包括马斯伯乐青年联会。有人在教育部前组织示威,抗议指定在一月一日及八日[科普特圣诞节期间]为年中考试日期。教育部长当即决定推迟一两天才考试。

在茉莉花或春天革命后,政府作出了许多承诺,但没有实现:例如把最低工资调高至750埃及镑(每月约100欧元);给革命烈士提供养老金的;提供在革命屠杀伤者免费医疗护理和治疗;停止把平民带到军事法庭;调整汽油价格,按西班牙、土耳其、以色列和约旦的标准价格;组织公正的调查,寻求多宗屠杀以及经济承诺的责任:到现在为止,这些都没有实施,人民处于幻灭状态。

另一事件是1月25日革命周年:官方准备让示威者聚集,官方新闻媒体报导,以及临时政府准备停止指控示威者是特工或受外国势力操纵。最后两天,约二十个参与人权事务的非政府组织,被突击搜查及检去电脑,他们被控非法收受国外资助。

面对埃及当局以老办法处理这一重要时刻,许多观察家认为,旧政权仍然活跃。政治学教授舒克利(Pr Ezzeddine Shukry)说:「一个政权尚未完结,它在一个革命面前仍未破裂。」

我们指出,博客作者阿卜杜勒法塔赫(Alaa Abd al Fattah)11月被捕,幷被控马斯伯乐大屠杀期间的犯罪行为,终于被假释,他被软禁家中,直到进一步的判断。另一个积极的行为是,行政法庭停止军方对被捕的年轻妇女进行贞操测试。

塔赫在人们前表达感受说:「目前的情况混乱,但我们必须保持对未来的希望,因为革命运动尚未完成,它仍然是活跃,绝不会被打败。」他视很多烈士为运动的正面灵感的源泉;他为一位牙医艾哈迈德沙拉拉(Ahmad Sharara)带来希望。在一月28日和11月19日,他分别失去了两只眼睛。他说:「我宁愿以荣誉和尊严生活,总比我要丧志和目光短浅为好。」

昨天在塔里尔广场的示威者,拒绝加入军队和官员领导的反抗议的游行。因而拒绝与那些支持被驱逐前总统穆巴拉克。

仍然政治和青年运动的领袖,呼吁在除夕晚上从八点直到凌晨两点,在塔里尔广场上有一庞大的集会,他们回应女记者甘美拉(Gamila Ismail)号召推动行动。她呼吁以烛光庆祝基督徒新年,以及科普特人的赞美诗和穆斯林祈祷,有著名歌手阿里(Ali al Haggar)和巴巴亚(Azza Balbaa)。【妮】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我们基督信仰团体遭到了伊斯兰和西方的压制
07/02/2004
沙普宁:东正教神父捍卫年轻被捕抗议者而致信
18/10/2019 19:19
安巴·塔瓦德劳斯为亚历山大科普特教会第一百一十八任宗主教
05/11/2012
在十二月被捕的科普特团体基督信徒全部获释
05/01/2005
科普特宗主教“隐居抗议”歧视基督信徒的行径
21/12/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