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9/2013, 00.00
巴西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普世青年节】里约热内卢展现真正的教宗方济各和教会改革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在普世青年节,教宗方济各拟定改革的计划,给教廷以至整个教会有新的形式运作,此任务是使基督与世界之间的相遇更畅快。他引用「圣母显现」为例,这个「奥秘」显示今日天主教群体和世界的需要,并与教宗本笃十六世共融,尽管外界对他强加诸属于「右」或「左」的标签。

罗马(亚洲新闻) - 在里约热内卢的普世青年节的时光,将会长久遗留在教会和世界之历史当中。这不仅因为有三百万年轻人,把这星期的灿烂庆祝时刻以及当传教士的讯息留下,也是因为教宗方济各自当选几个月以来,已经能够充分地显示他自己,以及清晰地拟定指引以便革新教廷和整个教会。

在普世青年节当中,太多、太密集的注意力,放在一下子爆发的热情上面。长远来看,这些时刻对于年轻人的生活没有什么影响。

尽管有礼仪庆典、舞蹈、欢笑、激情,无疑在三百万人中,「许多人以门徒身份前来,以传教士踏上归途」,一如教宗方济各所说。只有时间可以证明这一句话是否会实现,但是给予在科帕卡巴纳海滩的青年们的讯息,确是清晰和普世性,并且连结到基督及个人在世界中的责任。

许多普世青年节的报导,基本上集中在教宗方济各与青年之间的亲切融乐关系,例如:交换帽子和T恤、拥抱、微笑、笑话、拍拍病者、亲吻儿童,把一切简化为温馨感情主义。至于其它人,属于传统主义者,可能被现场摹拟的十字架苦路、摇滚音乐、在最神圣时刻喊出'olá' 所惊吓。这两类参加者都没有看到,或者愿意看到,教宗方济各吁请青年们注视基督的温良,时常在结语时叮嘱他们要负起一种「逆潮流而行」的责任。事实上,直到最后一刻,他继续提醒年轻人,甚至大会的志愿者,作出「非一般」的选择,按照今日的标准来说,就是结婚或选择奉献自己生命给基督。

这样,教宗方济各表明,对于病者或残疾人士的感受,发自与真理相遇,以及在弥撒礼仪的背后(有人称青年聚会为「异教徒」活动),圣神会带来自由和圣召。

教宗方济各与年轻人接触的方式,以他的友好姿态和个人的喜好(交换帽子、微笑、竖起大拇指、喝马黛茶等),但他也鼓励年轻人要超越自己、超越连串「幻想」,去拥抱老人家,因为他们是「智慧之源」。他说道,青年和老人都被现代文化所「拒绝」,在他们之间可以建立联盟,一起建立世界的将来。尽管如此,他的讯息的风格和内容,越见显出他是一个不存偏见的人,也非一位跋扈的教宗,更不会在信仰和道德的关键问题上保持沉默。

在7月28日在科帕卡巴纳的守夜祈祷,年轻人集中在圣方济各,他是世界上最常用而又被曲解的圣人(被形容为环保主义者、和平主义者、天主教的小飞侠)。但是,所有关于圣方济各的事物,教宗只选择了记住主对他说了什么:「方济各,去重建我的教会!」

在守夜祈祷期间(及当他会晤参加世青的主教们),他曾引述加尔各答真福德兰修女,好是一位以传统主义见称的修女(她以玫瑰经、朝拜圣体、禁食等等来表达),为了推动年轻人迅速回应传教使命,并把基督带给边缘人士和痛苦的地方。

教宗方济各的任何举动都成为焦点,有众多评论员中,有一人试图找出他是「左翼」还者「右翼」,「进步」或者「保守」。在现实中,这些字眼不再重要。以概念标签的日子早已过去,教宗方济各展现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和属于教会的方式。

几个星期前,在信德年一次庆祝生命的典礼上,有人惊讶教宗竟然没有提到「堕胎」或「安乐死」。然而,在昨天普世青年节的闭幕弥撒上,放在祭台前的奉献礼品中,有一位天生无脑畸形的女婴。尽管这类孩子多数夭折,但是这女孩活着。她的父母在法律上可以选择终止怀孕,但是他们决定把她生下来。当他们走到祭台前,他们穿着印有反堕胎口号的T恤。

教宗很懂得演说,很清楚如何运用事实和象征标记。他明白在这个年代,演说可以被操纵,直到他们成为意识形态。事实指向现实,而标记指向更深层次的现实。

很多人质疑教宗方济各可以怎样改革罗马教廷。在里约热内卢,他已经拟定教会改革的路径。他向巴西主保圣母显现祈祷,以及在2007年撰写的《显现文件》,是拉丁美洲主教团的文件,由他起草的。

他在会见拉丁美洲主教时,尤其是与巴西主教们聚会一次(演辞尚未发表),他提到他与神权主义斗争、自我参照、理性主义还抗,以及他认同男女教友的贡献(他说:「妇女流失,教会可能变成不育。」

听到这里,有些人可能暗地里开心,以为就是解放神学的胜利,可以反击拉辛格枢机(Ratzinger)。这不会离开真理太远。事实上,教宗方济各指出,教宗本笃十六世是圣母显现这地方召开会议。

在教会的缺失当中,他指出,教会的「社会学归纳主义」及其「演译是按社会科学诠释过来。」他谈到一处教会试图以「白拉奇学说」来解决问题。在处理教会问题时,若纯粹采用纪律性方案来解决,通过复修一些过时的方式甚至文化改变,都不再有意义。」

在拉丁美洲、巴西和其它地方,这两种方式都忽略了「温良的革命」,这由圣言降生成人带来的。他说:「有些牧民方案,在设计本质上远离人群无法激励相遇,这是与耶稣基督的相遇、与我们兄弟姊妹的相遇。」

当教宗方济各会见巴西的政治领袖时,他强调了「相遇文化」,他形容它是一个神学概念。这位教宗的特性,时常由一个渴望、一个驱动力去做事情,务求让人与耶稣基督相遇,并拯救基督,免祂陷于某些基督徒的怯懦当中,他们常被意识形态所带动。

这些张力成为教会改革的基础。他对主教们说:「教会是一个体制,当她使自己成为一间中心,她只会趋向功能性,缓慢地但必定会演变成某种非政府组织。教会然后声称有她自己的观点,她再不是「月的奥秘」(miterium lunae),正如教会早期教父所形容。她变得越来越自我,失去了当传教士的需要;教会从一个体制,会成为一个企业;她不再是新娘,而是当了行政人员;她从仆人变成一个监督。圣母显现,就是希望教会保持是新娘、母亲和仆人、信仰的推动者,而不是信仰的监督。」

这里阻碍了一种哥白尼式革命。神父和主教受培育方式也得转变过来,「主教必须是牧者、靠近群众,他们是父亲、是兄弟,富有温良、耐心、怜悯。人爱贫穷,无论是内在贫穷,在主面前的自由;或者外在贫穷,要简朴和严谨的生活。不思想和不行动的人,只会如『诸侯』。人缺乏抱负,彷佛许配了给一间教堂而不用关顾其它人。人要能够看守那些交托给他们的羊群,保护一切以便他们聚集一起,守护子民以免他们受到威胁和有危险,但最重要的是灌输希望。因此,光会照亮人们的心。人能够用爱和耐心维护天主对祂子民的关系。主教要在其子民中间,有三种方式:在前面,指导方向;在中间,保持他们在一起以免分散;在后面,确保没有人掉队;但最根本的,要使羊群本身能发现新的路径。」

至于在社会做见证,教宗对巴西主教们说:「只有一事教会明确要求:完全自由地宣讲福音,即使要与世界相反方向而走,即使要逆潮流而动也好。这样做,她捍卫了宝藏因为她只是保管人;她坚守价值观,这不是由她所创造,她领略了并对此保持忠诚。」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指出真正的牧人应该是真正的先知,懂得“说、做、听”
25/06/2015
贝鲁特:反真主党领袖查德,离奇遇害
28/12/2013
教宗指出尊重人权是实现真正和平的条件
12/12/2006
教宗指出真正的教义使人团结,一旦变成意识形态也就令人分裂
19/05/2017 13:52
教宗指出真正的守斋是帮助他人、不要一边做不正义的事一边刻苦
03/03/2017 1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