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0/2004, 00.00
阿富汗
發送給朋友

一个只由外籍人士构成的,类似于基督信仰初期时代的教会

作者 Giuseppe Caffulli
访阿富汗特殊传教区负责人朱塞佩·莫莱蒂神父

现年六十六岁的巴尔纳巴会士朱塞佩·莫莱蒂神父,自一九七七年起,开始从事阿富汗问题。一九九O年至一九九四年,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工作,他是当时全国唯一的一位天主教会神职人员。自二OO二年五月起,莫莱蒂神父被任命为阿富汗享有特殊权利传教区负责人。在下面的采访(《亚洲新闻》二月号印刷版将全文转载宗座外方传教会月刊《世界与传教》的访问记全文)中,莫莱蒂神父为我们介绍了基督信徒在阿富汗这样一个仍为极端势力所控制的国家中艰难的信仰生活状况。

 

       阿富汗新宪法已经获得批准了。那么,其中是否存在令少数宗教信仰团体,特别是基督信仰团体感到担忧的内容吗?

       与过去制定的宪法相比较,现行的新宪法毫无新意可言。尽管政府和体制的形式发生了变化,但是,其宗旨没有任何改变。为此,完全由在阿富汗的外国人组成的少数派基督信仰团体,仍然可以一如既往地在尊重法律的前提下,继续宣信信仰生活。没有任何福传可言、也没有任何公开的圣道礼仪活动。阿富汗基督信仰团体就如同基督信仰初期时代的教会团体一样,度着在地窟中的生活。他们与其说被宽容,更确切地说是受到尊重。尽管如此,我相信应遵循对话、彼此相互尊重和了解的道路。

 

       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是否得到了足够的保障呢?

       我们不能奢望一个刚刚摆脱了二十三年战争的国家、刚刚摆脱了集权独裁政权的国家,立即转变成为全面民主的国家。这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更不应忘记的是,阿富汗国内存在众多不同种族的复杂情况。这就意味着,不同的风俗、习惯、传统。尽管从伊斯兰信仰和反对各种外籍政权的角度来说,众多不同种族间又存在着一定的统一性。某种程度上的言论自由,目前是存在的。喀布尔英文报纸上的文章,就足以说明这一点。

 

       请问是否有建造一座基督信仰圣堂的可能性呢?

       意大利大使馆的圣堂,至今仍然是全阿富汗唯一得到正式认可的宗教活动场所。综上所述,目前在其他城市建造其他的圣堂,几乎是不可想象的。新教徒有他们自己举行宗教活动的中心和礼堂,但也都是私人性质的。只要没有名副其实的言论自由,那么,阿富汗的基督信徒将永远只是外籍人士。未来阿富汗的基督信仰团体,只有天主才能预见。这并不意味着没有阿富汗人对基督信仰感兴趣,特别是从学术方面来讲。但是,仅此而已,因为沙里亚的壁垒,几乎是永远也无法逾越的障碍。

 

       您如何总结重返阿富汗两年来的经历?

       二OO二年五月十六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成立了阿富汗享有特殊权利的传教区。第一年,从牧灵工作的角度来讲是十分艰难的。连续几个月的时间里,主日的弥撒圣祭只有十几位教友,其中还包括了在喀布尔的耶稣小姊妹会的四位修女。但是现在,感谢天主,参与主日弥撒圣祭的教友人数多了起来,我们的圣堂都显得小了。……但是,有个但是……国际天主教会团体主要是由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教友组成的。甚至还有一个新教小团体也来参加我们的主日圣道礼仪。欧洲人很少,仅有为数极少的几位。可能是欧洲人不再需要天主了吧!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奥里萨邦大屠杀的幸存者:我儿子死了,但我却不会背弃基督
07/02/2020 15:42
印度,年轻的母亲,因是「基督徒和达利特人」惨遭亲家杀害
13/09/2019 18:19
印度基督教学校继续遭受迫害
26/04/2019 14:21
我们基督信仰团体遭到了伊斯兰和西方的压制
07/02/2004
莫斯科,胜利教堂低调祝圣;拒绝归还天主教教堂
15/06/2020 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