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1/2020, 15.40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一系列逮捕行动引发「普京恐怖」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在确定修宪后,普京开始着手消除异见,其中包括记者、政治家、大学教授。霍多尔科夫斯基(Khodorkovsky):对更为成熟的威权主义政权的考验。哈科文科:经济困境导致政权实施镇压,并做出非常不受欢迎的选择。

莫斯科(亚洲新闻)- 俄罗斯目前疫情局势严峻,近日的单日新增病例保持在平均6500例,单日死亡病例保持在150-200例,但尽管如此,仍在继续进行逮捕和镇压。在新闻记者伊凡·萨夫罗诺夫(Ivan Safronov)被捕后,近日的局势又出现进一步升级。

7月9日,哈巴罗夫斯克省长谢尔盖·富加尔(Sergei Furgal)(图1)因涉嫌谋杀和绑架谋杀罪在远东被捕,他声称自己是无辜的。富加尔是少数未加入普京领导的「统一俄罗斯党」的省长之一,并且隶属日里诺夫斯基创建的俄罗斯自由民主党。该党派一直都是总统的盟友,但其民粹主义言论近年为这个反对党赢得了声望。自由民主党的两名哈巴罗夫斯克杜马代表,德米特里·科兹洛夫(Dmitry Kozlov)和谢尔盖·库兹涅佐夫(Sergei Kuznetsov)也与富加尔一起被捕。

7月8日,女权主义摇滚乐队「Pussy Riot」(造反猫咪乐队)的支持者、出版商兼记者彼得·韦尔奇洛夫(Petr Verzilov)(图2)在莫斯科被捕,他的公寓和工作地点也遭到多次搜查。自7月6日以来,著名的巴什基拉族政治家阿杰拉特·迪尔穆克哈梅托夫(Ajrat Dilmukhametov)因涉嫌侵犯领土完整和恐怖主义,在俄罗斯南部萨马拉接受审判。

Aleksandr Pejic于7月8日在圣彼得堡被捕,他因在脸书上发表了某些帖子而被指控犯有恐怖主义罪。记者斯维特拉娜·普罗科佩娃(Svetlana Prokopeva)也于7月6日被普斯科夫法院判处50万欧元罚款,由于她对近期的袭击事件作出评论,被认为支持恐怖主义。7月9日,目前人在乌克兰的普京坚定反对者,记者Arkadij Babchenko被列入恐怖主义者和极端主义者的通缉名单。

7月1日,俄罗斯新宪法修正案获得通过后,似乎直接促使了当局采取压迫政策。一些人开始称其为「普京恐怖」,以此回顾1918年立宪会议之后,列宁制造的「红色恐怖」,以及‘30年代针对政治对手的「斯大林恐怖」。这也是流亡企业家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ij)的看法,他表示:「这是更为成熟的威权主义政权在测试游戏规则」。除了上述案例以外,俄罗斯每天都会因政治原因或所谓的「潜在」罪行进行搜查、搜查和逮捕。警方于上午6点闯入莫斯科副市长朱莉娅·加利亚米娜(Julia Galjamina)(图3)的公寓,她也是原定于7月15日举行的「反修宪」示威游行的组织者之一。霍多尔科夫斯基(Khodorkovskij)称其为「恐吓系统」,它或是未来几年俄罗斯一种极权「恐怖」的前奏。

俄罗斯记者联盟已致信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前克格勃)主任,询问萨夫罗诺夫是否因其新闻活动被捕,并要求澄清对该国记者实施的其他镇压行为。学界也十分担心:莫斯科最负盛名的大学,高等经济学院(VSE)的人文系教授即将面临大幅裁员。根据大学发言人所说,由于需要进行「学术活动重组」,将裁减20-30名教师,但人们认为大多数是出于政治原因。此外,高等经济学院仍然是最自由和多元化的学术圈之一,接纳不同背景和思想的老师。

著名记者兼社会学家伊戈尔·雅科文科(Igor Jakovenko)在斯沃博达电台上对俄罗斯的局势发表评论,经济困境导致政权实施镇压,并做出非常不受欢迎的选择。雅科文科说,「真正的民众抗议活动将在普京资金耗尽之际开始」。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菲律宾,天主教徒呼吁重新开放教堂
05/05/2020 17:03
德里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联邦政府应资助各宗教的朝圣活动”
05/12/2006
德肋撒仁爱传教会修女:病人是耶稣的化身
18/03/2020 15:24
加尔各答,「希望之家」、吉恩•瓦尼埃和德肋撒修女间的友谊
10/05/2019 19:46
尼尔玛拉修女指奥里萨邦事件是“耻辱”呼吁要为爱开辟空间
06/02/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