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4/2008,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三聚氰胺毒奶粉立案及索赔遭法院阻挠

所有相关的诉讼和索赔全部被扣押。现在,一些律师威胁将采取集体行动。普通市民与国家司法体系的关系十分艰难,首先要维护的是党的利益。上海开庭审理杨佳袭警案,杨佳已成为奋起反抗司法不公正的代表性人物

北京(亚洲新闻/通讯社)—中国法官扣押所有投诉三聚氰胺毒奶粉或者相关索赔案件。与此同时,上海市民和来自全国各地的中国人走上街头声援正在受审的袭警青年杨佳。“和谐社会”中的人们,对中共挟持下的司法公正忍无可忍。

       年今仅六个月就因为食用三聚氰胺毒奶粉而死亡的易凯旋的家长,向法院提出了110万元人民币的索赔。但是,他们的律师告诉他们,“现在要看法院立不立案了”。

       三聚氰胺的分子结构与蛋白质相似,加入牛奶后会使加水稀释的低质牛奶变得富含蛋白质,并对人体健康构成威胁。中国的五万三千多名新生婴幼儿因食用此类毒奶粉而出现肾功能障碍、大约一万三千多名婴幼儿入院接受治疗、至少4名幼儿死亡。例如,九月二十二日和十月八日,河南和广东都发生了要求向三鹿集团索赔的法律诉讼。可是,没有任何一家法院予以立案。根据中国的有关法规,七天之内法庭应该受理。个别家长抱怨说,他们法律诉讼要求被指是无法接受的。

       上周,中国总理温家宝仍然邀请大家从毒奶粉事件中“吸取深刻教训”;强调要“严惩责任者”。但是,专家们指出,中共似乎无意找到“政治”解决此类问题的办法、回避对54,000多名结石宝宝予以赔偿的问题。鉴于法院的这种态度,兰州市的马军表示,“如果政府继续回避赔偿问题,那么人们将考虑集体诉讼”。司法不公正,导致绝望的老百姓最终选择了走上街头。

       而人们的这种不满和怨气在上海市完全得到了发泄。昨天,上海市开庭审理杨佳袭警案。七月一日,杨佳闯进上海市闸北区派出所扎死了六名警察、扎伤三人。但是,他立即成为深受国民称颂的“英雄”人物。据互联网介绍,二OO六年,杨佳无端遭到上海警察的暴力殴打、拘留。二OO七年,被以盗窃自行车的罪名逮捕。现在,人们强烈抗议警方此类滥用职权的做法。更有甚者,事件发生后,上海市闸北区有关部门给杨佳指定律师。而这位本应为被告辩护的律师,却在没有作出任何医学检查的情况下宣布杨佳的精神正常。昨天,数以百计的维权人士在法庭前示威,高喊抗议警察施暴和非法行径的口号。一些人穿起了印有杨佳像的圆领衫,上写着“杨佳万岁”。警方试图驱赶人群,将一名打出了支持杨佳者联合自发捐款二十万人民币为其辩护标语的人带走(见照片:警察正在驱赶示威者)。

       一名参加示威的人表示,“我们要了解真相,但却不许我们进入法庭”旁听审判。事实上,尽管十几人强烈要求旁听,但关门审判已经认定杨佳犯有一级谋杀罪。

       因试图进入法庭而被警察殴打的黄学敏,一边展示伤口一边说,“看到警察怎样对待我们了吧,也就完全可以想象杨佳的遭遇了”。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