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8/2016, 16.20
中国 - 印度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上海马达钦主教:德勒撒修女,战胜宗教本位主义的爱

马达钦主教在被幽禁的佘山朝圣地修道院里庆祝德勒撒修女封列圣品:“加尔各答的圣德肋撒姆姆用爱德行动,把这个让主耶稣基督福音精神僵化、让圣神之风窒息、让天父慈爱沦为刻板文字的藩篱,打开了。……可事实是,我们把自己所处的教会,用藩篱围起来了。在这篱笆墙里,彼此相爱不重要,宽恕不重要,接纳不重要,信任不重要,希望不重要,惟有律例最重要”。她战胜了这种思维方式。主教深情回忆和圣女一起在佘山大殿参与弥撒圣祭

上海(亚洲新闻)—加尔各答的德肋撒修女封列圣品“是慈悲禧年里,天主给我们基督徒,也是给世人富含时代意义的宝贵礼物”。“很多弟兄姐妹都在撰写庆祝与纪念文章,以表达自己对加尔各答的圣德肋撒姆姆仁爱慈悲德表钦佩与崇敬。……不过,我想从另一个角度纪念她,而这个角度虽早已被发现,却没有被我们生活在现代的基督徒们所重视。加尔各答的圣德肋撒姆姆用爱打开了一个藩篱,一个宗教本位主义的藩篱”。……“宗教本位主义的对立面就是博爱普世众生”。这是上海教区辅理主教马达钦为庆祝德勒撒修女列圣品而发表的博文——《她用爱打开了藩篱——庆祝加尔各答的圣德肋撒姆姆》——中阐述的。

            二O一二年七月晋牧仪式上公开声明辞去爱国会一切职务后,他一直被幽禁在佘山朝圣地修道院里至今。几个月前,他的一篇博文似乎改变了立场,一度激起了千层浪。但是,至今都不清楚这篇文章出自什么人之手或者是不得已而为之。此外,他的状况丝毫没有改变,仍然被隔离在佘山。而恰恰是在这里,当年还是修道生的马主教见到了德勒撒修女:“我很荣幸,曾亲眼见到这位圣女。1993年10月23日,加尔各答的圣德肋撒姆姆来到上海佘山修院。那年我正读神学三年级。我们修院的150多位修士和几十位修女,跟圣女一起参加了金鲁贤主教在佘山山顶大殿举行的感恩圣祭”。

“我也不失时机地在圣女从金主教那里领受圣体的一刹那,拍下了一张极其珍贵的照片,见证了一个美好的故事——加尔各答的圣德肋撒姆姆,心中没有藩篱。是的,因为她心中没有藩篱,所以,在她的眼中,只有天主以慈悲之手创造的人,她自己也是其中之一”。

因此,“她可以跟任何人成为朋友、兄弟姐妹,不管他(她)是哪个国家、哪个民族的人,也不管他(她)是属于哪种文化、哪种社会制度、信奉哪种宗教信仰。这就是所谓的‘大爱无疆’。她再现了天主初创人时的肖像和模样,她成为主耶稣基督在福音中所说的‘你们应该是成全的,就像在天大父一样成全’的人,她因不凡的、心中没有藩篱的爱,今天被教会尊为圣女”。

尽管天主教会内所有人都在欢呼,但马主教从另一个视角阐述了这位非凡的圣德肋撒姆姆:“加尔各答的圣德肋撒姆姆用爱德行动,把这个让主耶稣基督福音精神僵化、让圣神之风窒息、让天父慈爱沦为刻板文字的藩篱,打开了。……可事实是,我们把自己所处的教会,用藩篱围起来了。在这篱笆墙里,彼此相爱不重要,宽恕不重要,接纳不重要,信任不重要,希望不重要,惟有律例最重要”。

而“加尔各答的圣德肋撒姆姆用爱德行动,把这个让主耶稣基督福音精神僵化、让圣神之风窒息、让天父慈爱沦为刻板文字的藩篱,打开了。今天,我们在她身上看到了慈悲的模样,天主教会在现代世界因为她的善举而让天主受到了光荣”。“有人批评加尔各答的圣德肋撒姆姆,说她过于强调仁爱,而忽视了正义。她说:‘爱,温柔体贴的爱和同情,是地地道道的正义。爱没有正义就不是爱了’”。可她还是耐心地解释说:“天主在人心中的工作自有祂自己的方式,我们不知道祂是如何亲近每一个人的。我们没有权利对人谴责、判断或说长道短,以致为了信仰问题伤害他人。很可能有人对基督的宗教一无所知。我们不知道天主如何把自己启示给那样的人,也不知道天主用什么方法使那些人认识祂的。我们是谁,竟可以去谴责人”?(《满心是爱》)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呼吁战胜冷漠文化、建设真正的相遇文化
13/09/2016 15:38
从眼泪到喜悦,蔡英文的胜利
18/01/2016 18:59
教宗指出用团结互助和慈悲战胜冷漠、赢得和平
15/12/2015
教宗在古巴: 与美国關係「正常化」是「接触文化的胜利标记」
19/09/2015
中国和十字架:奇迹的历史战胜强拆
03/09/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