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2/2016, 17.29
中国
發送給朋友

不仅乌坎村:“合法性疫情”蔓延整个广东省

“标志性村子”乌坎村同腐败、霸占土地作斗争的榜样,激发了邻近地区以及其它各地揭露此类遭遇。但是,缺乏推动此类抗议的资金、“有能力并本身清白的”领导人带领大家应对政府。乌坎村长兼村委书记林祖恋“供认”收受贿赂。《环球时报》网网民质问:“你们屈打成招?”

广州(亚洲新闻/通讯社)—中国各地政府强制霸占土地、法律和国家政策全部空白、政界腐败等问题不仅仅是乌坎村独家遭遇,而是席卷广东省各地的传染病。民主抗议和乌坎村反腐败、反地方政府领导人渎职的斗争,激励了许多邻近村落和地区的百姓揭露同样的遭遇。但却并没有引起公众的广泛关注,因为缺乏经济支持和有能力领导抗议的领头人。

            距离乌坎村大约五公里远的下龙塘的刘勇建告诉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我们村的村官们靠卖地挣了大约两亿元、一家酒店和两座房产。尽管我们也启动了法律程序,但多年过后一名领导抗议的人被捕,一切抗议活动都停滞不前了”。

        他表示,乌坎村之所以能够长期抵制侵权,是因为他们比其他人的经济压力小。“几年前他们也穷,但现在许多村民到香港去了,有了新生活。现在,他们为村里提供经济支持。这些钱保障了他们的生活,一旦失败也不怕。村民们赢得了信心、更加团结、他们没有后顾之忧”。

            距离乌坎村只有几分钟车程的垄头有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公共土地,被村官私自卖给了开发商。政府支付的赔款是每平方米土地三百到四百元,但开发商出售时的价格是两千到三千元。一名村民表示,“不同于乌坎,我们没有钱和有能力的带头人。本身干净、有能力是抗议成功的必要条件。乌坎村长具备这一特征,有助于他领导村民”。

            被捕期间,乌坎村长林祖恋被控腐败。昨天,他在视频记者会上“供认”了自己受贿的罪行。表示“我从本应造福村民的开发项目中得到了巨大利益、因为我对法律的无知出售了公共财产。这是我最严重的罪行,但现在我知错了、我要供出所有罪行”。

            汕尾市检察长袁怀玉对媒体表示,“年初接到举报后,经过三个月的调查我们对林采取了必要的法律措施”。村长也是村委书记,他的支持者们昨天举着中共的旗帜再次示威游行,要求给他们的领导人“正义和自由”。

            《人民日报》英文副刊《环球时报》今天发表长篇文章谈到了“乌坎事件的结局”。部分网上评论却矛头直指调查中的种种疑点。一名网民写到“严厉措施指的是什么?是刑讯逼供吗?我希望以后的调查能够更加开放,我认为真正了解贿赂到底是指什么对我们也是有帮助的:谁贿赂的他?什么机构的?他做了什么换取这些贿赂的?宣布有罪前,政府应该回答这些问题”。另一名网友暗示到,“这是中国的又一次刑讯逼供”。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回首SARS一年间
19/11/2003
广州街头出现「广州独立、香港加油」的标语
14/03/2018 12:33
莫斯科否认袭击伊德利卜省学校、欧洲再次制裁叙利亚
28/10/2016 13:15
空袭击中伊德利卜省学校:包括孩子在内的二十六人丧生
27/10/2016 09:33
广东省警方控制陆丰「毒品村」
04/0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