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5/2020, 17.49
中国
發送給朋友

世界部分领导人:优化中国共产党的「红色文化」

在抗疫战争中,适当让「非官方」的声音出现。不少活动人士不断追问疫情危机的真相。对捍卫当局工作的专家学者提出批评。中国部分人对当局也开始一定程度的反思。

北京(亚洲新闻)- 中国一些活动人士、知识分子和普通公民希望当局能够适当容许不同的声音。一个由国际学者、议员、政治家和律师们组成的国际组织向全世界发出呼吁,希望向中国英雄和烈士致敬,特别是那些为了初心梦想铤而走险,甚至失去生命的人。这是对100名中国官方学者的回应,他们批评那些将全球疫情危机政治化的人。以下是这封信函的大致意译。

这么多年来,你们学者中不少人默默无闻地奉献着自己支持着中共当局,而当前的全球危机当局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

4月2日,100名中国官方学者联名写了一封公开信,谴责「那些将新冠疫情政治化的批判性声音」。学者们认为:「目前,全球疫情的确切原因尚不确定。但这并不重要,因为相互指责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有百害无一利的」。他们反对将疫情过于「政治化」。

(中国学者的)公开信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独立学者许章润所提到过的红色文化,因为「有不少人不分青红皂白地歌颂一切」。

这位许教授敦促他的同胞以客观的方式支持共产党,面对一些不公的现象需要如实面对:「燃烧自己的生命之火,突破阻难迎接黎明的曙光」。

尽管尚不清楚病毒的确切来源和传播途径,但对于中国人民和全人类而言,弄清楚病毒的起源极为重要:只有通过不断的了解这一全球疫情是如何发生的,我们才能预防它的重蹈覆辙。

有人说在武汉(湖北)发生的疫情的实际原因被当局隐瞒。在北京的影响下,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也曾将危机等级降到最低。台湾卫生官员说,世卫组织在12月曾错误判断疫情,认为不会人传人。台湾当局抱怨因北京的施压,让台湾难以融入到世卫组织当中。

我们永远不要忘记,切尔诺贝利事件的惨痛教训。中共当局在初期的迟缓判断,让疫情变得严重。这也导致了一些吹哨人被警告(后被改判),武汉医院的医生艾芬在接受采访后也便不再公开露面。她的同事李文亮因病毒而牺牲。李医生临终时曾表示:「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接受多种声音」。

中国企业家任志强写道:「如果人民无法通过发布真实声音来反映自身的利益,那么人们的生命就会被病毒所侵略」。任先生自3月12日不再公开露面。

其他一些在疫情初期试图播报武汉局势的「自由新闻工作者」陈秋石、方斌和李泽华也不再出镜。

坊间认为中国当下出现了问题,包括一些政治制度上的敏感话题。在最近的一段视频中,一个名叫张文斌的年轻学生记录了他个人思潮的变化过程,他从刚开始是一个完全的中共支持者,到后来变成了带有批判精神的社会公民:「自从我走出国门后,我逐渐了解到国家历史上发生过的一系列重大事件,包括集体农业(1950年),文化大革命(1966年至1976年),大饥荒(1958年至1961年),独生子女政策,天安门事件( 1989年)等等。当然,不可否认的是社会上有不少『小红粉』,但我们也应该学会正确思考问题」。

可惜的是,据说这名学生在发布这条信息后没多久就失去了声音,他的朋友担心他会不会遭到警方的省训和问话。

全球盛行的疫情危机一度让部分国人开始反思:有人说目前的危机是由于国内的体制问题而引发的,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体制是否需要改革,我们将这个话题留给政治家们去讨论。在听从一些所谓的官方专家学者话的时候,我们不妨打开思路,听听八方意见,想想那些来自「非官方」的学者,医生,企业家,城市新闻工作者,律师,公共利益倡导者和年轻学生为什么会那样做。在这之后,你再加以断定也为时不晚。

作为国际公众人士,尤其是热爱中国的分析人士和观察员,我们向徐章润,艾芬,李文亮,任志强,陈秋石,方斌,李泽华,许志永等中国公民致敬。为那些冒着生命危险,为自由开放的新中国而不断奋斗的英雄烈士们敬礼。他们各自的声音已形成合唱。或许他们不求其他,只求中共决策层面能够多加保护中国、乃至世界公民的健康,并对事实予以最客观的评估。我们欢迎八方的声音加入其中。

 

(完整名单请点击此处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喀拉拉邦,主教和老师为保护被国家惩罚的学校绝食抗议
21/10/2020 15:21
德黑兰,莫森·法赫里扎德葬礼,针对以色列的指控和报复威胁
30/11/2020 16:32
德黑兰:核专家穆赫·法赫里扎德被暗杀,“国家恐怖主义”
28/11/2020 16:24
这很混乱:政府未能保护该国免遭第二波Covid-19疫情
28/11/2020 13:06
与中国的贸易:大流行对平壤的危害要大于国际制裁
28/11/2020 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