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1/2020, 16.04
叙利亚
發送給朋友

两名方济会士在阿勒颇死于COVID-19;制裁叫停测试和医疗物品进口

五位方济会神父中,四人位感染了这种病毒,其中爱德华·塔玛神父(Edward Tamar)和菲拉斯·赫亚津神父(Firas Hejazin)死亡。在紧急情况的高峰期,每天有多达十名基督徒丧生。国际制裁阻碍了应对大流行所需的测试和医疗物品进口。这种情况比战争期间更糟。

阿勒颇(亚洲新闻)– 拉丁礼教会的宗座代牧乔治·阿布·卡赞主教(Georges Abou Khazen)告诉《亚洲新闻》,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已经袭击了阿勒颇。

在疫情大流行的高峰期,他说:「我们每天仅在基督徒小区,就埋葬了10名死者。」从那以后,「死亡率似乎下降了,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下降」。

不过,有两位方济会士死于COVID-19。「不幸的是,两人都是圣地学院的神父: 82岁的爱德华·塔默(Edward Tamer,图);及49岁的菲拉斯·赫亚津(Firas Hejazin)。真是难过!」

在叙利亚的主要经济中心阿勒颇,受到沙士病毒2型(SARS-CoV-2)肆虐。但由于当局提供的测试有限且数据不完整,因此病例和死者的数量仍不确定。

可以肯定的是,在阿勒颇市的五位方济会神父中,有四位感染了该病毒,其中两人已经死亡。拉丁礼堂区的易卜拉欣·阿尔萨巴(Ibrahim Alsabagh)神父是唯一幸免的人。

在写给美国在线天主教报纸《Crux》的一封信中,他抱怨这种状态「缺乏医院、药品、医生和护士」。

尽管缺乏准确的数据,但可以将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神父的比例推算到人群中,以了解大流行的程度。

神父在信中描述了提高教区成员以及整个城市对病毒的意识,从社会疏散到戴着口罩,再到「避免更大的灾难」。

根据一些估计,在大流行高峰时,大流行有数百名死者,每天多达800人。

阿布·卡赞主教(Abou Khazen)指出:「病毒传播很大,但是现在情况有所改善。诸如戴口罩、社交距离和禁止大型聚会和活动的禁令之类的法规行之有效。」

「今天的交通已经恢复,学校于9月13日重新开放,我们正在尝试看看可能会有什么影响。」

叙利亚官方已经报告了3,700宗病例和162宗死亡,但显然这一数字要高得多。

「我们缺乏方法,直到最近,阿勒颇和大马士革才拥有检查测试结果的设施。这是对叙利亚的国际制裁的影响,它再次打击了人口中最弱的部分。」

「感染和死亡的最糟糕时间是在六月和八月之间」,以至于「我们必须关闭教堂,并通过互联网进行弥撒和庆祝活动。」

不过,卡赞主教说,四周前,「我们恢复了面见的弥撒」,「在所有可能的预防措施下。葬礼在墓地举行,而洗礼和婚礼只供直系亲属参与。」

「有人说,战争期间情况会更好,因为今天我们必须与病毒、通货膨胀和生活成本作斗争。购买汽油可能需要三到四天。购买面包可能要花费数小时……」

「我们的生活是一场悲剧。」

有时,「甚至我们的基督徒领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我们只是努力与人在一起并尽可能提供帮助。国际制裁也影响我们以及我们提供援助和援助的能力。」

越来越多的人说:「我们听到人们说不逃避是错误的。有了这种病毒,就很难使我们的家人团结起来,这使人们遭受的痛苦更大。」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