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2/2008,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中国“荣获”侵犯人权金牌奖

奥运期间,中国侵犯人权的不完全名单足以让中国享受一个“和谐”的奥运。任何敢于示威或与外国媒体接触的人士均遭到逮捕或不通过庭审而判劳教。几起虐待案件被揭露
北京 (亚洲新闻/中国维权) – 维权网发表的一篇关于奥运期间中国未改善的侵犯人权做法的文章指出,10月11日,维权人士刘杰遭到拘押,一直被关在劳教所。8月15日,她又遭受“老虎凳”的酷刑折磨。而刘杰只是众多因维权而遭受迫害人士之一。

十七大代表大会期间,刘女士前往北京,递交了一份由12150人联名的请愿书,申诉政府将其家人在黑龙江省北安县投资的土地强行掠夺的行为。而后在北京遭到逮捕。

在她的家乡,最高人民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拒绝对其提出诉讼。但是最终,刘杰因“聚众闹事,扰乱社会秩序”罪名,未经庭审而被处以18个月的劳教。

在劳教所,刘杰因患有心脏病,胆囊炎和眼疾而遭受着巨大的痛苦。三月到五月期间,每天被要求工作14个小时。

8月15日,她出于自卫,推了正在殴打她的警员一下,劳教所就因其袭警,让她接受“老虎凳”的酷刑。维权网指出,“老虎凳”是让受刑者直立坐在一个长条板凳上,双臂被反绑,双膝被一根绳子捆绑在板凳上,双脚用砖头垫起,离开地面。这种刑罚使受刑者的双膝承受莫大的痛苦。

显而易见,中国官方不但没有在举行奥运会的8月份放缓压制人权的做法,反而令中国人权状况恶化。官方加强了控制,目的在于将任何可能发生的示威活动扼杀在摇篮之中。下列事件可以简要证实这一点。

接触外国媒体

8月6日,张薇和马秀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罪遭到拘留。两天以前,两人在接受外国记者采访时表示,她们是为开发商强行拆除前门地区四合院的做法而上访的。

7月29日,王桂兰也因接听了一个外国记者的电话,而以“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

公开示威

北京方面声称收到了77份示威申请,要求奥运期间在北京特别划定的三个公园举行示威活动,但是没有一个地方出现过任何示威活动。

警方声称,74份申请都自行撤回,两份因不符合申请程序而退回,一份被拒绝。

有报道指出,一些申请人(姓名公开)在家中被软禁或监视,其他人则被遣返原籍。

79岁访民吴殿元的和77岁访民王秀英的因多次申请进行游行示威而被判处劳教。

2001年,他们在北京的住房被强制拆迁后,一直不断向政府上访,并希望进行游行示威。他们的亲戚表示,目前二人都被软禁在家,但是“有可能随时被警方带走”。

活动人士遭到拘捕

7月31日,官方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逮捕了许多活动人士,中国民主党成员王荣庆就是其中之一。

两天之后,中国民主党成员谢长发也以同样的“罪名”被捕。

8月6日,中国基督教家庭联合会会长张名选牧师和妻子谢凤兰也遭到关押。

5月16日,中华申正网站长任尚燕因调查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山区反贪局副局长王义军,对残疾冤民的抢盗行为和腐败黑幕而被拘留。

6月10日,天网人权中心负责人黄琦被捕后,未经庭审而被关押。 奥运会开始以前,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蒋培坤和齐志勇被强行要求离开北京。目前,三人都不在北京。

其他“幸运些”的活动人士只是遭到在家软禁的“待遇”。作家刘晓波,科学家江棋生,独立知识分子张朱华,家庭教会成员余杰,独立学者刘军宁,反对为奥运强行拆迁的维权人士周莉,基督教活动分子徐永海,律师李芳萍,江天勇和李和平都成为了家中囚徒,遭到警方监视。

然而,北京活动人士曾金燕于奥运开幕式当晚失踪。两年以来,她一直被囚禁家中或遭到警方严密监视。2007年27日,曾金燕与狱中人权异议人士胡佳喜结良缘。

全国范围内,其他维权人士,如上海的郑恩宠律师,湖北的姚立法先生,贵州的陈西先生也同样遭到软禁或监视。

请愿

奥运会开始以前,官方对北京和所有大城市的容忍程度紧缩为零,所有城市全力阻止所有上访公民。

抗议政府非法侵占土地的维权人士胡淑珍来自宁夏省中卫市,奥运前夕她也被强制遣返回家乡,在家中遭到软禁和监视。

湖南省长沙市朝阳二村访民李毛芳因抗议开发商强行拆迁,而被强制返乡,并遭到监禁。

黑龙江省安达市劳动村的访民陈秀娟因与地方政府的土地纠纷,被迫上访。但是后被关押在齐齐哈尔劳教三年。劳教期间遭到殴打,因未得到及时的医治而致残。为了防止她再次上访,政府对她进行严密监控。

互联网

一份关注维权的网络刊物《一周新闻》报道了官方对其进行破坏的消息,其五台办公电脑遭到毁坏,电子刊物发行时间被强行推迟。

尽管一些防火墙解除了对像英国广播电台一类媒体的屏蔽,但是许多其它媒体,包括维权网,大纪元,六四天网和亚洲新闻等仍遭到屏蔽。

政府也加强了对博客内容的监控。一些消息因含有“敏感”内容,而被删除。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他是中国间谍」:莫斯科指控科学家瓦莱里·米特科犯叛国罪
16/06/2020 15:40
上海,一家产妇医院包括网球场和高尔夫球场,而对于移民妇女只有街头
19/12/2006
平壤儿童成为独裁政权维系权利的牺牲品
16/02/2005
新建教堂的实质是为了摧毁更多的教堂
04/02/2004
达卡,为全球疫情早日结束在线进行普世祈祷
27/06/2020 1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