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5/2010, 00.00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中国教会因非法祝圣受「严重伤害」但共融不受影响

作者 Anonimo ("Pace")
中国教会地下团体一位神父撰写一篇文章,讨论承德非法祝圣事件,影响到教会共融、中国与梵蒂冈之间的交谈,以至国家宗教自由。

北京(亚洲新闻)中国教会地下团体一位神父,以笔名「和平」今天撰文,就郭金才神父非法祝圣为承德主教事件之教廷公报为题,发表意见。全文如下:

《对于承德非法祝圣主教事件之圣座公报的一点省思》

中国大陆教会再一次成为世界关注的目标,十一月二十日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秘书长郭金才神父在没有宗座任命的情形之下自选自圣为承德主教,而圣座新闻室于四天之后发表了公报对此行为表示谴责。其中所牵涉的头绪非常多,包括近年来中梵关系的发展走向、中国大陆教会的自身定位、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的去向,等等,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楚的。在此,在阅读了圣座新闻室的公报之后,笔者愿意就公报的第一印象做以下阐述:

(一)整体来看,这一次,圣座公报的用词远比2006年马英林和刘新红自选自圣主教之后,时任圣座新闻室主任纳瓦罗博士的申明要强烈许多。

(二)针对事件本身对教会共融的影响,公报说:“伤害了教会内的共融”,我们认为,这里单纯的提到“伤害”,可能力度不够。因为针对这样的祝圣事件,之前已经有圣座新闻室主任隆巴底神父的警告。而且,根据公报本身的内容第三条和第四条,需要指出这种伤害的程度。此外,如果根据公报的第三条,郭金才神父会受到天主教法典1382条所说的自科绝罚,那么可能已经不仅仅是“伤害”到教会共融的问题了,因为中文所翻译的绝罚一词在拉丁文excommunicatio所要表达的不仅是对共融的伤害,而且是在共融之外。当然,在没有最终宣布受罚之前,我们还不能提前说他已经处在教会共融之外。但是,至少可以用“严重伤害”这样的词,来表达事件本身的性质。

公报的第四条表达了对承德地区教友们处境的担忧,充分显示出普世教会对这个受苦的地方教会的关怀,教会共融并不因为个别人的违法行为而使其中的绝大多数信友受到影响。

(三)对于参与祝圣的八位主教,他们全部都与罗马共融。如同公报中所提到的,他们承受了压力,并且行动自由受到了限制;但是这种压力是不是已经到了无法抗拒的地步?“不还是有人成功拒绝参与吗?”(陈日君枢机)。造成这些压力的原因,毫无疑问,一方面来自中国政府;可是,另外从更深刻的层次来看,是不是来自于由于“错误的同情”(陈日君枢机)所带来的让步而造成的面对压力的无法抗拒?

(四)对于接受祝圣的郭金才本人,罗马提出了严重的警告。从中梵关系的发展走向来看,我们有理由期待下文,希望不是一个“不了了之的绝罚”(陈日君枢机)。因为如果只从外交的角度看中梵关系,不可能有任何的出路。教会的性质是以信仰本身为基础的,而教会的使命其中之一就是“指证世界关于罪恶、正义和审判所犯的错误”(若十五8)。当教会和一个国家建立外交关系的时候,她首先所该考虑的是信仰的成分,而不是外交本身。当然,我们这里不会为哪一个人定罪,但是,我们有必要指证,在真理中的使命一定不会伤及教会所施行的爱德。

(五)对于中国政府,公报在第五条和第六条指出了这样的行为妨碍了中梵之间的对话。但是,我们以为,建立在教会信仰的基础之上,在开始可能的对话之前,首先应该涉及到的内容是尊重人的良知自由和宗教自由,这是基本的人权。所以,我们认为有必要重申2006年纳瓦罗博士所提到的中国令人担忧的宗教自由状况。

(六)对于这次祝圣事件的进一步发展,以及由之而引发的后果,我们还需要拭目以待,观察事态的动向。一方面,要看马上就要召开的中国天主教第八次代表大会的总体走向。而另外一方面,也需要去看罗马圣座的下文。以及中国政府对教会的态度。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