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3/2006, 00.00
中国 ? 十届人大四次会议
發送給朋友

中国正在努力寻求新的发展模式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十届人大四次会议旨在建设“和谐社会”、面对城乡巨大差异的现实、巨大能源需求所导致的严重环境污染、一味附和党的法律体系等

罗马(亚洲新闻)—从三月五日星期天开始,来自中国各地的一千三百多名人大代表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出席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中国的全国人大,只是表面上的民主工具,其实际的任务是批准通过党代表大会上研究和制定的法律及政治路线。

       今年全国人大会议的主要议题,是通过和批准旨在指导中国迈向第三千年的第十一个五年计划(二OO六至二O一O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领导的中央政府,已经为了改善中国经济“质量”和“效果”指出了一些路线;掀开“科学发展”、创造“和谐社会”的新篇章。中国领导人的计划中,也旨在减少低效经济、努力谋求解决和缓解社会紧张局势。

新的经济模式

       二十多年来,经济的飞速腾飞(国内生产总值的年增长率为9%),使中国跃居为世界经济大国。但是,中国同时也为此付出了极其沉重的环境及社会不稳定的代价。

       据世界银行数据资料显示,无视环境的经济发展将给国家带来极其深重的损失,可消耗掉8%-10%的年生产总值,主要是医疗保健、农业以及海洋动物方面的损失。目前,60%的中国海洋已经遭到了工业废物、化学物质的严重污染。缺水和气候变化,对受到洪灾和旱灾困扰的地方农业造成了沉重打击。国家颁布了环境保护法,可是,在经济飞速发展的推动下,对能源的巨大需求以及地方政府的玩忽职守,使环境污染已经变成了一个中国全国性的,乃至国际性的问题。韩国、日本、美国都在抱怨中国的有毒烟雾正在污染他们的天空。

       对生产原材料及劳动力的大批需求,充分突显了中国发展模式的低效率。鉴于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达9%以上,近两年来(二OO四至二OO五年)的能源消耗增加了大约16%。二OO四年度,中国的石油进口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加了35%。而二OO三年,增长幅度为31.2%。与经济增长幅度形成鲜明对比,令人瞠目。二OO四年,中国石油进口的增加是国内产生总值的368%(援引《中国传教》,作者:B·切尔维莱拉神父,二OO六年,第120页)。专家们统计,中国为每一个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点所付出的能源数量是美国的三倍、日本的九倍。

       中国专家们为此类滥用资源的方式感到担心。一旦中国继续现行的发展模式,在短时间内将要面临耗尽全部资源;或者垄断世界石油及矿产资源的危险。

       为了解决上述问题,下届人大将引入新的经济发展计划,即“绿色国内生产总值”,充分落实考虑到环境设施以及合理利用能源的措施。

       此外,计划还将有一段向“更新”经济模式过度的时期,拨款支持科研和技术研究。迄今为止,中国的主要力量完全依赖廉价劳动力,成为“世界工厂”。本届人大会议,温家宝总理还希望批准一项支持研究的计划。迄今为止,中国仅利用1.23%的国内生产总值用于开发和创新研究。而美国和日本的此类投入比例,分别为2.7%和3.3%。

       中国共产党内的专家指出,此举可能也将有助于缓解社会动乱和紧张局势。中国的许多社会动荡,都是由工业污染、强行征收土地和住房从而建造工业设施造成的。此外,医疗健康保障、世俗化、城乡巨大差别、腐败、贫富悬殊等问题,也不容忽视。

“社会主义新农村”

       中国的大城市,经济发展的中心,至今却仍然是第三世界的形象——市中心幽雅现代、郊外却贫苦破落。专家们指出,甚至首都北京也是被“非洲农村”包围着的“欧洲首都”。来自全国各地的打工族,在北京仅能挣到年平均668元人民币。

       为了将农民稳定在农村,政府希望全国人大会议通过新的预算,加强对农村的投入。教育部长表示,政府将把教育投入从原来的国内生产总值的2.79%提高到4%。其中的2,182亿元人民币,用于迄今为止依靠农民自己解决的农村义务教育。所有的上述措施,都旨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谋求缩短城乡差别、发展农村。

       基本的问题仍然是腐败、农村村长和村支书利用手中职权达到个人经济利益。去年,在四个月的时间里,120名政府官员和党员受到了惩处;76人被逮捕、并以腐败罪惩处。政府挽回了总额大约为50亿元人民币的损失。为了遏制动乱的根源,全国人大会议还将批准一项总额为17.5亿元人民币的款项,用于1,900万党员的“教育”,巩固他们在基层的地位。

法律的作用

中国经济发展的最薄弱环节就是法律的作用。中国的法律机制,似乎完全服从于共产党。在农村,村长,甚至村支书是选举产生的。但是,候选人则是由高层指定的。选举后,他们也不会被罢免。全国人大代表,也是由中国共产党选定的。为了让政府听到他们的呼声,人民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上访。但是,即便是这条路也变得日益艰难。近日,筹备全国人大召开之际,数以千计的平民百姓纷纷赶到北京向人大代表请愿申诉。但是,他们被强行带离了北京。至少一万两千名警察在大街小巷上巡逻警戒,防止发生群众集会和示威。

       美国纽约大学司法学校的杰罗梅·科汉认为,中国的司法体制过于薄弱了,市民,特别是农民,根本没有机会发出他们的声音。时至今日,数十万人上诉法院申冤投诉。但是,只有一小部分人才得到法律的保护。近日正在上海的科汉教授指出,尽管出台了许多保护性法规,但是,上述法规在落实中却因害怕越来越腐败的共产党领导人而受到了制约。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