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2005, 00.00
梵蒂冈-中国
發送給朋友

中国的教会从来没这样的临在世界主教会议上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圣体圣事的世界主教会议已经结束,被教宗亲自邀请的中国四位主教没一人参加.直到最后,梵蒂冈还在期望能有什么发生. 四位被邀请的中国主教也在同样的期望.尤其是凤翔教区李镜峰主教曾以各种的方式使北京政府能够明白这样的邀请为教会及为中国是多么的重要.假如至少有其中一位到来的话,可能还会让世界看到中国真的在改变.

一位离圣座关系很近的所谓的中梵关系分析员,向亚洲新闻通讯社分析道:“中国的国际形象回到了那种封闭的及蒙昧主义的国家,即使在近期以来它曾在教会的对照上发出了一些放宽的指示”.

比如这一次,象上次的1998年的召开的亚洲主教会议一样-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曾经邀请了万县教区的两位主教,段荫明蒙席和他的助理徐之玄蒙席-由于他们被迫缺席的标志,在主教会议的大会厅里有四把空着的椅子上面写着他们的名字.

中国主教从未有过这样的临在

象这一次,中国教会从未有过这样的临在于世界主教会议及全教会的心中.教宗本笃十六世,昨天在圣伯多禄广场上,在成千上万的信友们及全世界电视机前,在隆重的世界主教会议闭幕式弥撒上,他向四位被邀请的中国主教及全中国的教会发出了他共融的问候:“现在,我愿意同你们一起(与会教长们)以所有主教的名义友好地问候中国教会的主教们。我们感到万分的遗憾对他们没有能够出席这次会议。“我愿确信对中国所有的主教们,我们在祈祷中与他们的司铎及他们的信友们一起靠近。中国教会团体道路上的灾难,以及托付于他们牧灵上的关心都在我们的心中:它不可能不结出果实的,因为它是为父的光荣,分享这一复活的奥迹”。 

没有批评,没有斥责,教宗只明确表露了他的“万分遗憾”及对中国教会“道路上的灾难”,以致于阻碍了体现中国教会同圣座间圆满有形的共融.不过任何的合一已经加强了:“我们在祈祷中一起靠近”.

这样的靠近,在最最近的致函中尤以表明-在主教会议的历史上这决对是第一次的-与会教长们公开地向四位缺席的中国主教们一起致函:西安教区李笃安主教;凤翔教区李镜峰主教;上海教区金陆贤主教;齐齐哈而教区魏竟伊主教.

更重要的在中国也未曾缺乏这种合一的标记.

根据亚洲新闻消息的来源,四位中国主教都曾向教宗本笃十六世应此邀请对他们及对中国所带来的荣誉致以感激.他们都很痛苦没有来得成罗马.其中三位(西安教区李笃安主教;上海教区金陆贤主教;凤翔教区李镜峰主教)都借口道为了健康的原因.有些人曾提及为了中梵关系含混不清的局面;总之大家都表达了对教宗和对普世教会的感激及大爱,并承诺忠贞.

主教会议刚刚结束不几天.10月18日,梵蒂冈国务卿索达诺枢机在大会上宣读了凤翔教区李镜峰主教在10月6 日发到梵蒂冈致教宗的信函.当索达诺枢机宣读了这分致函信后,教宗本笃十六世立即回答将亲笔给所有四位主教回信.此时,教宗的亲笔回信及李主教的信函还没有公布.

不过,这是一个事实:教宗邀请中国主教出席世界主教会议的姿态和在这份给中国主教的致函信中所表达的合一将为全世界是一个很有力的信息.

.为教宗而言,中国的教会是一个教会.对这几位中国主教的邀请,非官方主教及和圣座已经有合作的官方主教,重申了罗马和中国的教会在这五十六年以来的共产主义时期,他们没有能伤害共融的关系.

.为地下教会信友和官方教会信友们常怀以恢复那些分歧及过去的不理解之情来到了合作的时刻.的确对这几年以来的裂痕正在重新整顿.教宗对四位中国主教的邀请正加速了这一整顿.因着政府的宗教政策,在官方教会和非官方教会之间的造成的过于分歧已经变成了一大屈辱,十几年来,政府曾“奖赏”那些听命的爱国会主教,而惩罚那些在一些地方不愿意加入的单独者.今天官方教会的主教和地下教会的主教们,他们已经一起都看到了在他们彼此间以及和教宗之间的关系更加大于爱国会所给予的那种“邀请”.

政府的行实

最后值得明白的是教宗和中国主教之间的合一曾经有过见证,并切仍旧在北京政府方面.

第一件事,从北京的态度来看,的确梵蒂冈已落空了.有人曾辛酸地引证说:“我们被迷惑了”.的确有一年多来,圣座在为世界主教会议地召开而工作,并研究中国主教的参与.他们也曾经和驻罗马的中国大使馆联络过,的确大家都抱有很大的希望;同样被选的主教,事先 也质询过了,他们告诉很有可能性,最好应试试.中国当地一些省政府官员吐露为被选的中国主教们参加这此会议将为梵蒂冈“在荣誉上是最大的满足”.中央政府也可以挽回北京那次在国际面前在教皇若望保禄二世的葬礼上缺席的受辱,及台湾总统显著的出现.

正是这一受辱,北京政府愿意在此问题上扮演地比较缓和一些.中国主教到罗马来的许可应该和德勒撒姆姆为在青岛打开一所会员的官方邀请一起通过国家.没有一样得到实现.

从被记载的消息来看,中央政府对中国主教的这一次邀请一直持沉默态度.只有中国国务院宗教局最高官员叶小文敢于发言说:“还有对话的可能性”.直到近几个月前,叶小文才是一位比较敢于发言反对中国与罗马教会的独立.两年前,他还反对过在教会里所谈论的“民主”,为说服在那些主教比较少的地方,中国主教采由中国天主教代表大会委员会选举.他的改变的确展示了在政府内的一些变化.

在所有这些“事件中”最肯定的一点还是北京政府对梵蒂冈最近为中国任命的几位中国主教这一事实上,给予了接受.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