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8/2005, 00.00
梵蒂冈 - 中国
發送給朋友

中国神父:中国官方教会的司铎培育需要帮助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梵蒂冈(亚洲新闻)­-裴俊敏(保禄)神父,辽宁省沈阳修院的副院长兼教务主任,是8月3日在罗马谒见教宗本笃十六世的22位官方教会神父其中的一位。他们当时获得了教宗的“特别亲切”的问候;当时神父们则以歌唱和欢呼回应了教宗。此消息因被看作是北京和圣座的关系获得稍微进展的一个讯号而传遍世界。

这次值得注意的事件即:22位来自中国大陆12所大修院的院长、副院长和神师,参加了一个在德国St Ottilien隐修院举办的为期两周的关于修院培育的进修班。

天主教亚洲新闻通讯社就关于中国官方教会的修院情况采访了裴神父。

从他的谈话中可以见到一个令人担忧的情景:由于文革的宗教迫害,造成普遍的人才缺乏,和缺少灵性成熟的人;也由于计划生育政策,造成独生子女教育的困难。但也出现了富有生机的讯号:年轻人对司铎圣召的渴求。如“成年”的圣召 ? 一些青年由外教家庭皈依基督信仰。裴神父最后要求普世教会在培育上能够给予持续的帮助。

以下是裴神父就亚洲新闻采访的回答:

在中国的圣召培育方面,哪些问题是比较急迫的?

需要在身体上、心理上、神学和灵修上的成熟进行准备,但没有搞这方面的专业人员。在中国,神学培训方面,我们没有什么问题:有一些从海外留学归来的神父;还有我们从国外邀请来做短期授课的教授。我们没有很多的专家,这样的人才是缺乏的。有时我们必须请教会外的教授来授课,如外语、中文等。我个人在修院中负责授课、行政管理,并任教务主任之职。虽然这些工作在同时做,但为灵修培育却是另外一个问题。

中国的圣召问题是,进入修院的修生们,首先在心理上是不成熟的。现在的年轻人,都出身于独生子女家庭(中国关于独生子女的政策始于1979年),同他们的交往是非常困难的:不能习惯于同他人共处,在家中被父母娇生贯养、被爷爷奶奶当做小皇帝。为他们来说,抛弃舒适平静的生活,断绝儿女情长,去服事基督和教会,是有些困难的。更困难、更急迫的事情,是找到一些方法来帮助他们在个人恩宠上成长和服事他人。

另一个问题是,有很多想成为司铎的年轻人来自于乡村,而没有上过高中。这就要求他们从小修院开始,既使年龄较大,也和其他学生处于同一年级。

为知道如何培育这些学生,在St Ottilien修院的进修给了我们些帮助,并给了我们很大收获。这是我第一次在海外接受的类似的培训。我们不仅有机会听课,也有机会共同分享我们的经验。因为每一个修院都有它自己的困难和成就。我们在一起献出了我们的理想和建议。为我来说,我懂得了司铎职的真正意义。

为什么在中国找不到这样的专业人员?

关键在于,在中国负责培育的人都很年轻,大多在30-50岁之间。我们缺少一代可以同其比较和学习的人。对我们这代人来说,我们缺少一代在60和70年代(文革期间)受过培育的人。在St Ottilien修院,我们遇到一些比我们成熟并且帮助了我们的人。

你们是如何出来的?是谁让你们出来的?

是中国主教团组织的,他们给12所大修院每个修院两个名额:一个是院长或副院长,另一个是神师。所以我们本来应该有24个人,但武汉的副院长和吉林的院长不能出来。

在国内,年轻人是怎么可能选择成为司铎的呢?

他们大多出身于农村的“老教友”家庭,从小在一种灵性的环境中长大,所接触到的神父或修女也可能给了他们一些积极的影响。中国年轻人的内心无法沉默,他们寻找生命的真正意义。这样的寻找促使他们倾向于司铎或修会生活。

在中国有长大后领洗并且是从教外皈依的无神伦青年吗?

在我的修院里,有几名来自外教家庭的年轻人,他们的信仰不被父母理解,他们是通过朋友或同学认识基督信仰的,为他们来说,要进入修院,是要克服一些困难的,他们的父母不同意,并且反对。为我们来说,接纳他们也要冒险的,并且得非常注意,我们不了解他们和他们的背景,不清楚他们的动机是什么,更不知道他们能否在这条路上继续下去。但他们也有一些人,确实表现得非常好,并很快,他们的父母也变成了基督徒。

这次旅行对你们有怎样的重要性?

首先,我认为,为使我们的培育能获得更好的改善,你们应该帮助我们,应为我们组织一些学习活动,在这里或在国内。比如,这次在St Ottilien修院,只有22个人,这个数字是有限的。我认为我们这些在修院工作的人,必须有这样的机会。

另外,这次旅行的重要性也在于我们重新认识了本笃的灵修,首先是它的祈祷和劳作ora et labora的特性,这对于中国文化来说是重要的。在中国,强调灵修生活这两方面是重要的:不光需要默观祈祷,也需要劳作和服务。服务别人是我们福传使命的一张王牌。我们想尽力把本笃的灵修经验拿回中国。

最后,我们同教宗的会见:这是一个出乎意料的事,我们没有人能够想像到;我们甚至没想到要来罗马。但这的确是一个非凡的事实!罗马教会是普世教会的母亲,也是中国教会的母亲。我们曾经想过要表达:中国教会是和圣座共融的。

* 裴神父现年36岁,16岁入修院。1992年晋铎,他曾在主教座堂工作过一年。然后被主教派遣前往美国费城攻读圣经。他是第一批被派遣出国留学者其中一个。至到今天他一直在讲授圣经,并任教务主任(负责安排26个授课教师的工作)和副院长之职。

沈阳大修院共有70位圣召。今年,又有36位准备加入。修院每两年召收新生。沈阳教区共有十万名信友。

据亚洲新闻最新统计,在中国至少有1000名修生,分别在19所官方大修院和5所备修院内接受培育。非官方教会(地下教会)至少有800名修士。对前来说,他们的修院培育经常被政府通过爱国会严厉控制;为后者来说,困难在于,在修院内工作和生活,要冒着不被政府承认并且被认是非法组织的危险,包括被关押的可能。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中国神父拜见教宗: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一个“和圣座共融的记号”
04/08/2005
教宗本笃十六世接见中国大陆修院院长和神师
03/08/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