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7/2015, 00.00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中梵关系没有什么可庆祝的:北京要全面主宰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环球时报》认为,中国不喜欢"越南模式",即双方共识的主教祝圣。中国政府外交部对圣座的种种举动茫然不知所措,中国想让梵蒂冈接受全体被绝罚主教、就地下主教和被囚禁主教问题保持沉默。以师恩祥主教为例。没有宗教自由外交关系也就无所谓。为传教事业以及中国教会合一而努力。给习近平个任务:在宗教事务局和爱国会内实行反腐。近几十年来,他们靠诈取基督徒发财致富

罗马(亚洲新闻)-看到三月十三日《环球时报》上发表的中国政府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洪磊的声明实在令人哭笑不得。《环球时报》是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副刊。

            声明中表示"中国始终坦诚地致力于改善与梵蒂冈关系、并将为此而继续努力。我们愿意与梵蒂冈展开建设性对话......。我们希望梵蒂冈能够创造改善关系的有利条件"。

            话音落地,立即有人鼓掌叫好。按照这些激动不已的人的看法,这些话代表了和解、明显表达了中国愿意与圣座通过对话达成渴望已久的外交关系的意愿。

            但或许还没到开香槟庆祝的时候。应该指出的是,洪磊是在圣座新闻发布中心主任隆巴尔迪神父接受香港凤凰卫视访谈节目后发表上述言论的。凤凰卫视,是亲北京的媒体。

            采访中,隆巴尔迪神父表示圣座愿意就主教任命问题与中国达成共识、建议中国考虑越南模式,但也承认"中国不是越南"。

            主教祝圣的"越南模式"是梵蒂冈寻找候选人,然后向政府提名以获同意。一旦河内通过,圣座将正式任命主教;如果越南拒绝,梵蒂冈将被迫另外提出候选人,直到找到双方共识的候选人。

            据悉,北京好像拒绝了这一模式,相反,要求圣座接受其自选自圣的候选人。这是毛泽东掌权以来实施至今的方式:主教被一个由神职人员、平信徒和修女组成的教区委员会选择、任命。但爱国会"建议"候选人名字,或者可以说爱国会将候选人强加于这一委员会。

            事实上,《环球时报》报道中的这句话十分有意思:"(三月十二日)星期四,在梵蒂冈建议联合重新审议主教祝圣后,北京敦促梵蒂冈考虑中国天主教徒的历史传统和现状"。

            多位乐观观察员们的转述中都没有这句话。而这句话,不仅是谴责了越南模式,还是进一步表明中国尽管愿意与梵蒂冈对话--至少在口头上是这样说的,但不会在主教选举上妥协。这一问题必须在中国手中,按照"自选自圣"模式进行。

            隐藏起上面提到的这句话,也就是只剩下中国愿意"与梵蒂冈展开建设性对话了"。

            这句好听的话值得颂扬,因为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常用的。这句话和去年八月教宗从韩国返回梵蒂冈的专机上向习近平主席致电后发言人的声明类似。所有的话都是说中国"愿意与梵蒂冈展开建设性对话"。

            那么这一"愿望"究竟包含了什么呢?我的感觉是,外交部这一照本宣科的答复背后是对圣座和教宗近几个月以来不断做出的种种举动的尴尬:教宗致电习近平、明确表示愿意到中国去"哪怕明天都可以"到北京去、他赞赏"尊贵的中国人民"、他渴望与中国建立友好关系,哪怕"不是外交关系"......。还值得一提的是历任教宗们做出的种种表示,他们也都充满了对"尊贵中国人民"的爱(若望·保禄二世和本笃十六世);愿意与政府当局就主教任命、在社会中广泛合作问题对话,正如教宗本笃十六世致中国教友信中表达的。方济各教宗强调这封信始终具有"现实意义"的、不会(像某些人所想的会)过时。

            面对上述种种友好和开放的表态,中国外交部不知所措,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中国拒绝与梵蒂冈建立关系无异于自绝于历史。但在中国,也有人将斯大林主义作为挡箭牌、不断威胁继续非法祝圣主教、与台湾断绝关系、教会自治。按照本笃十六世的说法,教会自治的要求"与天主教会教义无法调和"。此类做法是统战部、爱国会、宗教事务局惯用的。仅在几个月前,宗教事务局还声明二O一五年将展开一系列新的未经教宗批准的(独立的)非法主教祝圣。

            据中国传来的消息,外交部尽管说了这么多美丽的外交辞令,但近几个月以来一直建议梵蒂冈以下模式:用开启外交关系对话换取圣座在主教祝圣问题上的沉默;在地下主教问题上的沉默;接受中共一手操办祝圣的主教,也是目前处于被绝罚状态的主教。

            特别是梵蒂冈应该对因忠实于教宗、在警方手中失踪、被关了几十年的主教问题禁声。这些主教很可能已经去世了,政府拒绝将他们的尸体或者骨灰交给亲属,就像师恩祥主教的遭遇。这也正是为什么教宗无时无刻不缅怀殉道者、缅怀那些因为是基督徒而被杀的人、因信仰被剥夺了自由的人。三月十五日,教宗再次在三钟经祈祷后强调"基督徒受到迫害、世界正在试图掩饰"。

            中国究竟多么关注其公民的性命不难从以下一点中看出:一个多月以来,亚洲新闻一直要求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接受采访,说明师恩祥主教的下落。迄今,没有得到任何回音。迟迟不予答复的原因和借口花样翻新:"我们现在正忙于中国春节"(多么优雅!);"现在大使很忙";"现在新闻办公室负责人不在"。

            至于中国对圣座的建议,梵蒂冈不仅要在对话方面"迈出第一步"(事实上已经做了很多),还要迈出决定性的步骤--以建立外交关系的名义将中国教会交给政府。

            部分中国主教在接受本社采访时斩钉截铁地表示,没有真正的宗教自由(包括与教宗见面、不受中共影响地祝圣主教),外交关系是没有用的。最好巩固加强中国天主教徒在社会中的传教事业,最终实现地下教会的祝圣、待更佳时机再谈外交关系不迟。七月,教宗本人曾要求驻各国的宗座大使和教庭各部会利用他们的外交工作为教会的使命服务,不要贪图任何过眼烟云的成功,也就是报纸和电视热衷报道的。

            难道我们真要坐等未来吗?不,我们天主教徒有一件事要从现在就开始做起:帮助中国教会合一、官方与非官方教会的和解、帮助这些教友们与普世教会和解,看望他们、支持他们、揭露他们所遭遇的暴力。事实上,需要意识到中国是在《联合国民事自由公约》上签了字的。即要求尊重宗教自由、要求北京遵守已经在原则上加入的公约。平信徒和司铎教育领域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特别要不断符合教会和教会学的社会训导的基本原则。

            而中国,特别是习近平也有一项任务:他们的反腐斗争中应该对统战部、宗教事务局、爱国会等靠榨取教会财富致富的人展开调查。他们隐藏在斯大林激进主义的背后,不遗余力地中饱私囊、强行掠夺霸占。

            正如爱国会和宗教事务局已经多次展示的,他们掠夺了教会至少一百三十亿欧元的财产。按照中国现行法律,他们应该把霸占的不义之财归还给合法的主人,也就是教会。但长期以来,中国的教难已经不再是意识形态方面的,而是不义之财至上。这也正是教宗和习近平都一致谴责的。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沙特轰炸也门平民:包括妇女儿童在内的二十三人丧生
18/05/2017 09:38
联合国就叙利亚化学武器召开峰会,西方指责阿萨德、莫斯科为其辩解
05/04/2017 11:20
萨德系统:北京经济报复考验首尔经济
14/03/2017 15:45
焦土:北京对维吾尔族的新政策
27/02/2017 18:55
白宫:北京停止在南中国海的“帝国主义”政策
24/01/2017 1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