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8/2016, 05.47
乌兹别克斯坦
發送給朋友

临时总统米尔扎耶夫首次对改革和变革迈出试探性的一步

作者 Umida Hashimova

沙夫米尔扎耶在总统卡里莫夫去世后,接任临时总统。他至少将继续留任到今年12月份的大选,他有极大的胜算。专家为詹姆斯敦基金会写的资料,有助于了解乌兹别克斯坦在长时间等待改革之后可能要采取的方向。

 

塔什干(亚洲新闻) - 随着总理沙夫.米尔扎耶(Shavkat Mirziyaev)在总统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去世后接任乌兹别克斯坦的临时总统(见EDM 9月8日),关于新领导人的背景以及乌兹别克斯坦在米尔扎耶领导下会是什么样子的问题便接踵而至。据预测,他几乎肯定会赢得今年12月份的总统选举。但一旦上台,米尔扎耶是否会继续维持卡里莫夫所推行的铁腕政策?或他将带来期待已久的改革,最终解决国家的一些长期遗留问题,这些问题涉及从公用事业服务不足的情况到打击腐败。分析米尔扎耶担任临时总统前两周(9月8-24日)可能帮助勾勒出以他领导为首的新兴方向。

接任乌兹别克斯坦的临时总统后不久,多数专家认为首相米尔扎耶将会遵循卡里莫夫的路线。事实上,在他任职后的首次公开演讲中,米尔扎耶保证他将继续卡里莫夫的政策(Kun.uz,9月9日)。此外,财政部长鲁斯塔姆.阿济莫夫(Rustam Azimov)和乌兹别克斯坦所谓的“二次领跑者”,称现任总理是卡里莫夫政治上的儿子和继承人(英国广播公司乌兹别克服务,9月14日)。然而,米尔扎耶对部委进行重组和洗牌以及迄今为止他签署的法令,表明新领导人可能不完全遵循卡里莫夫的政策。米尔扎耶除了对前总统的政策继承之外,似乎有他自己的看法(Gazeta.uz9月14日)。

米尔扎耶担任临时总统的最初几天,当他对政府机构进行重组,并由他个人的亲信进行替补的时候政策分歧就已突显。他留下一些知名的政府官员,如副总理鲁斯塔姆.阿济莫夫(Rustam Azimov)和国家安全局负责人鲁斯塔姆(Rustam Inoyatov),要么是因为他们是政府有价值的成员,或只是因为他还不能做出对抗他们的举动。但他将之前的两位官员官复原职:阿不都拉(Abdulla Aripov)在2012年降级,现在重新任职青年文、文化和新闻部长,和赛诺夫(Samoydin Huseynov)再次被评为布哈拉省省长,此前他曾担任15年,与 2011年被卡里莫夫革职。两人原本涉嫌贪污(乌兹报告,9月14日; Kun.uz,9月22日)。米尔扎耶对他们的复职是为了恢复个人正义还是临时总统只不过是将他信任的人留在身边的目的尚不清楚。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从一开始,米尔扎耶一直专注于国内问题,一个他最为熟悉的政策领域,因为这是他在卡里莫夫手下工作的职业生涯。他反而在很大程度上将乌兹别克斯坦的国际关系留给外交部长阿卜杜勒阿齐兹.卡米洛夫(Abdulaziz Kamilov),他在最近独立国家联合体(CIS)国家元首峰会(9月16-17日),以及在联合国大会第71届会议上代表乌兹别克斯坦,开幕9月13日(乌兹别克报,9月17日; Kun.uz,9月19日)。与此同时,米尔扎耶能够通过访问乌兹别克斯坦的几个区域 集中注意力在国内事务上。具体而言,他签署系列法令发展国内基础设施(新的地铁站,在塔什干道路),制定路线图发展塔什干地区(国家的一个长期被忽视的部分),并对政府拥有的公司内部干部进行洗牌(Kun.uz,9月20日;乌兹别克报,9月20日; Kun.uz,9月23日)。

据米尔扎耶列出的六个优先领域,他的行政将主要集中在经济问题上(Kun.uz,9月9日)。这些优先领域包括宏观经济稳定 、国家货币的稳定、强大的银行体系,缩减对外的借款、增加出口、支持中小型企业、增加就业机会,以及加强国际交流与道路基础设施的建设。事实上,米尔扎耶任职前两周内,在副总理啊斯卡尔(Asqar Mamin)的带领下阿斯塔纳的代表团与临时总统举行会议后,为了修复与哈萨克斯坦之间的贸易签署了一个特殊的协议。(Kun.uz,9月23日)。米尔扎耶还颁布法令,减少(从50%到25%),从农产品的出口创汇的需求(英国广播公司乌兹别克服务,9月20日)。

米尔扎耶在9月份就开始对一些长期被卡里莫夫忽视的问题进行改变。但潜在的问题是,任何大的期待已久的改革是否会效仿卡里莫夫的做法。米尔扎耶团队的新成员将成为改革的拥护者,还是他们的到位只是为了确保对米尔扎耶的效忠?在他上任的第二个周末,米尔扎耶在乌兹别克斯坦公民可以定期在线提交投诉及建议的官方网站上,推出了“虚拟前台”的一个页面。这是一个无可争议的现代化,同时也是大胆的举动,特别是考虑到在世纪国内形势下后期卡里莫夫的政策对为国家带来的效益极其低(英国广播公司乌兹别克服务9月8日;同上,9月27日)。由于卡里莫夫的绝缘政治和内向型的执政风格,经过25年的独立的乌兹别克斯坦已经成为该高层官员和普通百姓很少互动的国家。米尔扎耶的“虚拟前台”能否向着修补和恢复人民与政府间的交流迈出一步,以妥善处理乌兹别克斯坦的最大问题,目前还有待观察。

任何过渡期通常引起的问题多于答案,像乌兹别克斯坦这样一个政治封闭的国家引人注目的答案更是供不应求。两周的任职时间很短,在此基础上,有把握的为乌兹别克斯坦进行预测。但显然,没有两个领袖以完全相同的方式统治他们的国家。米尔扎耶的政策当然可以设计为与卡里莫夫的政策保持政治平衡。然而,他的一些初步的行动,指出在为经济改革甚至为国家的新方向进行谨慎的尝试。现在的问题是,他是否会愿意保持这种势头。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Covid疫苗接种被暂停直到2021年1月
18/11/2020 17:31
不丹民主党获胜给滞留尼泊尔难民重新点燃希望
17/07/2013
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又遭受惨败:军队「控制」拉马迪
28/12/2015
德里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联邦政府应资助各宗教的朝圣活动”
05/12/2006
宗座外方传教会传教士受困于台风灾害
25/08/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