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4/2016, 16.52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主教任命权将成教宗送给中国教会的大礼?

作者 Shan Ren Shen Fu

一位中国官方教会司铎评论近日盛传的中梵“即将”签署协议的消息。“马上”签署中梵协议、“马上”将被绝罚的主教合法化、主教任命权拱手让给北京(或者圣座不承认的中国主教团)。“有人说,中梵谈判是以牺牲地下教会为代价的,其实,主教任命权如果出让给北京,那就是以牺牲整个中国教会为代价的”。作者山人神父是一位中国北部地区的司铎,他的博客非常知名

北京(亚洲新闻)—听说长志教区丁令斌神父祝圣主教大礼订在了炼灵月的20号。以前亦有祝圣日期虽然已经公布但在临近又取消了的先例,大凡这种情况发生多是因为祝圣礼的人事安排出了问题,要么因为政府掺沙子行动受到抵制,要么是受圣者本人突然表明不愿意圣了,要么是不同意在祝圣礼仪中公开宣念非法主教团的伪任命书——就是温州教区朱维方主教就职典礼中李振华神父从会团代表手中夺取那张纸——这里应当宣念梵蒂冈教宗的任命书才对。

所以,丁令斌神父在本月20日能否顺利祝圣尚存在许多变数,目前,种种看似肯定的消息(合法非法主教,向北京移交任命权,双方协议达成并签署等等相类似的)都是迷惑梵蒂冈的眼睛罢了,这只是为中梵小组谈判在对手心里增加筹码而已。

为什么这样说?很显然,长志丁令斌神父,包括成都唐远阁神父都是早年就已经获得了梵蒂冈教宗的任命书,所以,20日祝圣前,即使中梵协议并没有签下来,或者没让非法的变为合法,那大不了,还象从前被掺掺沙子,强念伪任命书而已。以往的经验,基本都是私底下在本教区神职班面前提前宣读教宗的任命状。加上,每次教区神职班基本均会采取积极或消极的态度来抵制“掺沙子”和“伪任命书”,所以这种在信仰上的坚持与表达足以保证圣事的有效性,显示了礼仪的神圣不可侵犯性。

教宗任命主教,在信仰内本是教会法度,本没什么可争议的。因此,不论丁令斌神父,还是唐远阁神父,都是走私人渠道递呈教宗,并获教宗批准任命的教区主教候选人(相关部门此时往往会半闭双眼,他们亦知道愿意非法祝圣并获遭绝罚者在天主教会内并不多)。

所以,现在公开表示要祝圣(其实,按理早该祝圣了,此祝圣根本不违教会法度)丁令斌神父为主教,只是中方在又次谈判之际,逼走的一步棋而已。但前边我已经论过,可以强逼的无非就是用非法主教来掺沙子和伪任命书,在中国教会内的主教神父连同教友有这么多年斗争经验,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和手段使祝圣礼仪合法神圣。或可以断定的是,在方济各教宗教示中梵谈判要“慢工出细活,欲速则不达”之后,除梵蒂冈内务通讯部适时阶段积极放出(对地下主教的采访)看似肯定,却不一定的消息,表示中国教会已经准备好牺牲接受“中梵协议”之外,我们已看不见曾对中国好话说尽善意示尽的方济各教宗再有半点明确的积极表态。因为,主教任命权毕竟是他作为教宗的权力。

所以,在所有中文媒体的相关报道中极力渲染的“中梵关于主教任命协议达成签署”的氛围中,教宗方济各是清醒的,虽然,他曾表示在慈悲禧年结束之前,要为“中国教会”做一件大事。但我想这件大事应该不会是把自己任命主教的权力拱手让给北京!

有人说,“中梵谈判”是以牺牲地下教会为代价的,其实,主教任命权如果出让给北京,那就是以牺牲整个中国教会为代价的。为中国教会的益处却以牺牲中国教会为代价,且要让出自己圣神权力交给一个无神政府,我觉得,梵蒂冈轻易不会这样做!虽然现在有媒体称中梵已签署完协议:教宗只保留否决权!

协议到底有没有签署?我们可以看丁令斌神父炼灵月祝圣礼会不会改期?如果不改期,祝圣顺利进行,那么我们再看,此次还有没有掺沙子行动?看读“伪任命书”时,有没有人公开抵制,那怕是一片嘘声?

中国向来喜欢打如意算盘,中梵会谈小组几次会谈前后,各方媒体积极渲染造势,让中国教会几度癫狂,所以,骂人的骂人,失望的失望,推助的推助,布局的布局。然而,想表达的主旋律永远是:中国教友已经准备好喜迎“中梵协议”签署了。就像催促教宗快点交出“主教任命权”,给中国天主教“九大”召开献礼一样!

然而,只要是中梵协议没公开公布,方济各教宗没有明确表示,不管他们(官方)利用媒体舆论再自说自话,我们都会用陈日君枢机一句话来回敬:我们不看好中梵这次秘密会谈!

时间不会太慢,11月20日,自见分晓……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指出基督信仰的望德“不是可能会到来也可能不会的,而是肯定的事实”
01/02/2017 18:06
年轻人是越南社会及教会的希望
19/04/2011
辣比罗森:以色列的处理方式令梵蒂冈愤怒
17/01/2010
陈枢机表示中国和中国教会的命运掌握在玛利亚的手中
23/05/2008
教宗指出教会的一切来自玛利亚的“愿照你的话成就我”
25/03/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