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3/2020, 15.57
乌兹别克斯坦
發送給朋友

乌兹别克人因着isryk,「受降福的烟」而幸免于新冠病毒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该国目前确诊病例仅150例。人们将其归功于isryk,也被称为骆驼蓬,并在吠陀和Zoroastrian礼仪中被用作神圣饮品。但卫生部称表示并不存在科学依据证明这种烟具有良好效果。包括土库曼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在内的「蒙古三角」确实是受全球大流行影响最小的地区之一。

塔什干(亚洲新闻)- 这几天以来,在乌兹别克首都首都的街道上到处可以闻见一股强烈的焚烧气味,并散发着非常刺耳的香气,以至于人们顶着高温也要门窗紧闭。在市政厅工作的女性提醒Novaja Gazeta的记者:「请关上门,这不是因为烟的问题:而是我们担心新冠病毒会进入家中」。相反,这个烟是「被降福的」:这便是isryk的作用,也被称为骆驼蓬,连野生动物也不喜爱这种植物,但如今在整个中亚地区却非常流行。

一束束黄色或浅绿色的isryk与废纸一起在特殊的盒子中燃烧,其中放置植物的苦种子,这些种子在该国的各个集市上被哄抢一空。在药店也可购买粉末状的药草,小包装售价不到一美元。标签上写明isryk可用于「预防呼吸道感染、流感和感冒,也可预防家庭昆虫」,建议「将其放在防火表面上燃烧」。每个集市柜台旁边都放置了金属漏勺,从那里不断地熏制神奇的草药。

这种植物也略有致幻效果。据印度吠陀或琐罗亚斯德教徒阿维斯塔称,Isryk也被称为somi或khaomi,被大量用于古代雅利安人的「神圣」饮料。它也被中亚苏非派作为「神秘香」,借此达到。正是一个穆斯林智者,且多次被圣托马斯·阿奎那(St. Thomas Aquinas)援引的著名的阿维森纳(Abu Ali ibn Sina,出生于乌兹别克斯坦布哈拉市),在《康复科学经典》中写道,isryk是治疗呼吸道炎症的最有效药物,也有利尿和止痛效果。

乌兹别克卫生部在3月初发表声明指出:「没有科学依据表明isryk对新冠病毒有效」。但这并没有影响公民对这种草药的信任。也是因为该国几乎没有确诊病例(首都塔什干250万人口中仅50例确诊病例),而且这个被称为蒙古三角的中亚地区几乎没有出现疫情扩散的现象。该地区空气特别干燥和健康也可解释这一点,(另外两个「蒙古三角」国家)土库曼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也大量使用这种名为isryk/骆驼蓬的草药。

然而,在3月30日之后的这些天中也出现了第一批感染病例,全国目前已累计确诊病例150例,死亡病例数例,目前尚无官方消息。政府宣布了隔离措施,该国最著名的亿万富翁,普京最大的支持者阿里舍尔·乌斯马诺夫和埃隆·马斯克的特斯拉投资自愿采取了隔离措施。 乌兹别克斯坦总统沙夫卡特·米尔齐约耶夫(Shavkat Mirziyoyev)试图让民众放心,他们在经过数周的高度安全后陷入了恐慌,他指出:「如果我们的人民团结一致并遵守指示,我们将迅速打败这种疾病」,即使需要烧掉更多的isryk木丛。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六突厥语国家共享一个商会
02/08/2019 11:08
莫斯科与塔利班就控制鸦片路线和中亚贸易进行会谈
18/06/2019 16:04
二十五年后终于有了(真实的)人口状况统计资料
11/02/2015
又一名耶和华见证成员被判劳改
18/05/2012
土库曼女性无权学习神学
08/10/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