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7/2009,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乌鲁木齐惨案和中国政局

作者 Wei Jingsheng
北京掀起“魅力新疆”运动,吸引游客在月初暴力后走访丝绸之路。流亡美国的“民主之父”揭露新疆屠杀是蓄谋已久的,旨在分散中国公众对中共内部权利斗争的注意力、推动中国控制蕴藏着丰富石油的中亚和中东多国

华盛顿(亚洲新闻/WJSF—都说中国正值多事之秋,果然是够热闹的。广东韶关和新疆乌鲁木齐的事情闹得国际上纷纷谴责。正在火头上又传来消息,中共和澳大利亚政府过不去,把人家大公司驻中国的主管给抓了,既不审也不判也不向澳大利亚政府提供详细情况,即使澳大利亚总理和外长出面也不透一丝消息。这种违反国际惯例的做法,必然引起澳大利亚社会的愤怒。

 

这也让在中国的外商紧张兮兮的。谁也不知道哪天,有中国特色的保密法就会降临到他们的头上。从毛泽东时代之前的延安时期开始,有中国特色的保密法就百发百中,一抓一个准,威力无穷。因为新疆的事情对咱们老百姓更重要,而且有了新的进展,所以澳大利亚大公司和中共贪官集团的那点臭事,就让他们先折腾着吧。

 

有两条消息有些人没有注意到。其一,据海外最有信誉的中文网站博讯报道,一位十七大从中央退下来的老干部透露:新疆的事情闹得这么大,是中共内斗的结果。从陈良宇案到最近的许宗衡案,胡锦涛和温家宝联手,把江泽民派系的人马整得七零八落,狼狈不堪。江派寻机反扑。于是就有了韶关制造气氛;乌鲁木齐警方放水;引导维族恐怖组织利用和平的示威制造屠杀汉人的惨剧。迫使胡锦涛没脸去八国会议凑份子,匆匆忙忙赶回国内守住自己的阵地。以免事态向着不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

 

进一步透露出来的许多消息都证明:乌鲁木齐的和平游行得以发展成为街头大规模屠杀的惨案,完全是中共当局采取不作为的方法放纵暴徒的结果,和推动抗议游行的世界维吾尔人大会没有直接关系。拥有可靠的情报和主动权的新疆当局,和掌握全国政法系统大权的江派人马,在事发前和事发当时采取了不作为的策略,因此促使维族极端分子出手,引导局势失控。中共新疆当局和维族恐怖组织就这样巧妙的合作,制造了这起骇人听闻的惨案。

 

有的朋友仍然不愿相信中共主动闹事,不相信中共企图挑起民族仇杀,来转移政治注意力。那么第二条消息就值得进一步的思考了。中共军队总参谋长陈炳德上将在观摩中俄联合军事演习时,大谈反恐并把目标指向维族人。他声称将和“上海合作组织”的中亚四国合作,派军队出境打击维族恐怖组织。这个说法巧妙的利用了老百姓希望安全的心理;达到了扩大敌对情绪的目的;同时还把军事力量推进到了中东产油区的边缘,为对抗西方控制产油区的目标开辟了前沿阵地。一箭双雕,不可能是一时起意的巧合,必然是长期预谋的计划。

 

有些朋友怀疑说:既然新疆的惨案是给胡锦涛下家伙,为什么胡锦涛不得不咽下这颗苦果?为什么他没有制止或反击呢?这些朋友太性急了。反击也并不一定就得今天发生呀。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天不反击不等于永远不反击。

 

另外,制造惨案的整个计划相当完美。事前的理由充分,时机的选择巧妙。所以周永康可以说:没有胡锦涛的命令不能开枪镇压。这就给暴徒创造了制造惨案所必需的几小时。至于不准外地武警调进乌鲁木齐,可以用最简单的理由推托。至多不过说自己估计不足。估计不足不是死罪,你拿他有什么办法呢?

 

最重要的是:事后理由也很充分。这样既可以转移人民反抗的注意力,又可能会获得西进产油区的前进基地。你让胡锦涛拿什么理由反对?这正是他想干而没敢下手的事情,他没有理由反对,只能默认了背后插的这一刀。就像当年他自己谋杀了班禅喇嘛,也把邓小平吓了一跳。但那符合邓小平的目标,是邓小平想做又不敢做的事。 加上事后处理巧妙,没让西方媒体抓住什么把柄。邓小平也就笑纳了这个意外的惊喜,对胡锦涛也就另眼相看了。

 

这回的善后虽然比上一次困难,但也不错。连一些反共的愤青们也都掉转枪口,帮中共打击维族反对派势力,包括一些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西方媒体,也在不自觉地助纣为虐。这些现象正说明中共的阴谋相当成功,正在进一步扩大战果。人们必须擦亮眼睛分辨是非,不要中了共产党的奸计。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