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4/2020, 17.20
中国-香港
發送給朋友

习近平与西方:何以忘怀天安门事件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31年过去了,新闻检查、审查制度、驱逐异议者、监狱、身心折磨,处决和死刑都难以淡化天安门广场上学生和工人关心的话题:民主和结束腐败。西方对天安门事件感到担忧:柏林墙倒塌时,尖叫、眼泪和被军队杀害的年轻人的鲜血让暴力和镇压在欧洲逐渐消失。天安门事件之后,西方得以利用廉价劳动力,让百万人在全球化的大环境下得利。呼吁中国和香港全面民主。

罗马(亚洲新闻)- 31年以来,中国共产党一直尝试使用各种方式来淡化1989年6月3日至4日晚上在天安门广场发生的事件。当时的学生和工人面对监狱、身心折磨、制裁和死刑,显得并不畏惧。他们的呼吁仍被今人有所提及:民主和制止腐败。

反腐倡廉的话题再次被今天的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总书记再次提出,这也成为他执政初期的核心任务。西方式的民主一直被贴上有色标签,这仿佛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有所不同。为了稳固政权,习近平曾表示,不应在中国大学中过度宣扬「西方价值观」。即使在天主教全国神学院中,教会的社会训导课程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审核,对与人的尊严、家庭、公民社会和民主有关的部分进行了筛选。

民主在五四运动爆发后,以现代化的精神涌入中国,并呼吁尽快结束封建帝制文化。清帝国结束后,尽管中国问题重重,但一切都向着民主社会发展。然而,随着毛泽东带领下的新中国建立以后,五四运动的思潮又融入了中国共产党为主要执政党的元素

参与到天安门事件中的学生是天真的,因为他们的不少需求都由一些专家学者撰写,后者着力与西方对话,使他们重新回顾自己的历史,渴望塑造出一个现代化的中国,然而毛泽东的一些错误判断,让国家一度陷入困境。 天安门事件后,90年的中国曾有人试图成立一个民主党,但这些人最终未能成功,反而沦为阶下囚。

2000年,一些知识分子和异见者提出了《零八宪章》的草案,其中就包括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但他未能如愿,最终死于癌症。

在这几个月当中,尤其是疫情初期,有一些医生、知识分子、学者和活动人士对政府的行为持有批评性意见,并再次将民主的议题,提到台面。

有人认为是北京的沉默导致了Covid-19遍及全球:但中共也借此机会做了危机公关,表明中国式的民主不仅会拯救中国人民,也会有利于全世界。

当然,在西方,也有一些政治家和游说团体认为,西式民主对中国没有好处:这是一个地缘辽阔的国家(不要将它比作是摩纳哥公国!);威权主义应在经济和安全方面付出代价(现在是面对Covid-19); 中国文化不同于西方文化(中国的政治环境不同于他国)。

反过来说,西方是天安门事件以来获益最多的地区。我坚信,(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的倒塌和欧洲共产主义倒台,犹如(1989年6月4日)天安门事件可以通过非暴力方式完成:尖叫、眼泪和被军队杀害的年轻人的鲜血让暴力和镇压在欧洲逐渐消失。

邓小平在90年代呼吁中国经济现代化,使中国富强,缩小贫富差距后便能淡化天安门事件。西方世界在这里也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的工厂,西方得以利用廉价劳动力,让百万人在全球化的大环境下得利。

如今的中国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市场,该国的中产阶级也已然成为每个公司的目标,西方社会不再纠结人权等问题,搁置了不同文化间对话的渠道,而是加入到习近平提倡的利益共同体的理念中。因为,否则,全球化的进程只会更多的奴役中国人,在权利不公的条件下,一味的陷入经济发展的锁链中,就像今天发生的那样,又有不少人开始高呼民族主义使他们陶醉。 西方国家负债累累,在不少中国人重新追求民主和呼吁廉洁之际,淡化天安门事件。

近几个月来,香港的局势一直潮起潮涌,人们呼吁全面民主,政府和执法机构的廉洁反腐。反对「颠覆、分裂、恐怖主义和与外国势力合作」的安全法,也许是为了让香港事件,防患于未然,不在中国大陆上演类似「病毒」。 如果西方社会,至少出于感激之情,没有忘记天安门,它必须像当年询问死于宵禁的人数一样,问清楚今天死在新冠病毒威胁下的具体人数;并且必须提供恰当的建议来保证香港的全面民主。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夏志诚主教为纪念天安门事件举行弥撒:「人民先于政府;真相重于利益」
05/06/2020 12:13
因新冠病逝的露丝·刘易斯修女,将荣获《2020年巴基斯坦公民奖章》
24/07/2020 11:02
6月4日守夜:成千上万的人挑战政府禁令(视频)
04/06/2020 16:56
霍塔峡谷,埋葬ISIS遇难者的万人冢
05/05/2020 10:38
鲁滕主教的任命引发了社会媒体的抗议
19/03/2020 1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