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7/2019, 17.06
亚洲
發送給朋友

亚洲仍然是宗教自由的「敌人」

皮尤研究中心报告指出:「在2007至2017十年间,政府对宗教的限制,包括限制宗教信仰的法律、政策和官员的行动,在世界各地急剧增加。」在对宗教自由施加限制的国家排名榜上,领先的人是中东和北非。

罗马(亚洲新闻) - 亚洲已确认是对宗教自由有最大限制和障碍的大陆。

来自美国专门进行社会问题分析的「皮尤研究中心」发表报告,显示「在2007至2017的十年间,政府对宗教的限制,限制宗教信仰和做法的国家官员的法律、政策和行动,在全世界各地急速上升」。

最新数据显示,52个政府,包括中国、印度尼西亚和俄罗斯等人口众多的国家的政府,强加了「高」或「非常高」的宗教限制,而2007年相关政府的数字为40个。

在研究期间,人们对宗教社会敌对程度最高的国家数目,从39个增加到56个。

在对宗教自由施加限制的国家的排名榜上,领先的是中东和北非,但过去十年中增幅最大的是其他地区,包括欧洲,越来越多的政府限制穆斯林妇女的服装,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一些团体试图通过绑架和强迫转变宗教强加给他人。

特别是,20个中东国家中,有19个国家(黎巴嫩除外)都有一种特别喜欢的宗教,当中17个国家拥有国教,两个拥有最喜欢或最受欢迎的宗教。

在所有这些国家中,除以色列外,首选的宗教是伊斯兰教。 此外,该地区所有国家都以某种方式,提到宗教当局或法律问题的理论。

例如,在埃及家庭法中,在配偶拥有相同宗教信仰,法院适用宗教团体的传统宗教法。但即使配偶一方是穆斯林而另一方拥有不同的宗教(如科普特基督教),法院也应用伊斯兰家庭法。

尽管如此,政府对宗教的偏袒在中东几乎没有增加,而在其他大型的地理区域,政府对宗教团体的偏袒程度显着增加。

亚太地区就是这种情况。 在泰国,新《宪法》于2017年生效,其中一条规定通过「教育、传播其原则以及建立措施和机制,以防止任何形式来亵渎佛教,借此来提高小乘佛教的地位」。

自2007年以来,亚洲各国政府也开始关注宗教当局、经本和教义。

例如: 2017年在土耳其,政府批准了一项法律,赋予省级和地区宗教当局,代表国家登记婚姻和主持婚姻的权力。 政府表示,这将使登记程序更加有效,而批评者则认为这违反了该国宪法的世俗主义原则。

自2015年以来,伊斯兰教是世界上最广泛的国家支持宗教;在拥有官方宗教的43个国家中,有27个国家(63%),该宗教是伊斯兰教。

但并非此列表中的所有国家都支持伊斯兰教。 在希腊、冰岛和英国,一些基督教宗派是该国的官方宗教。

在伊朗,宗教团体的迫害率特别高,当局称巴哈伊信徒为「异教徒」;而在俄罗斯,警方突击搜查了宗教少数群体的家园和礼拜场所。

在印度尼西亚,地方政府继续努力迫使艾哈迈迪穆斯林、改变他们,要求他们在登记婚姻或参加朝觐朝圣之前签署文件放弃他们的信仰。

在中国,例如,只允许一些宗教团体在政府登记并举行礼拜活动。 要做到这一点,他们必须属于五个国家赞助的「爱国宗教协会」之一(佛教、道教、穆斯林、天主教和基督教)。「但是,据报导,中国政府逮捕、折磨和虐待已登记和未登记宗教团体的成员。」

在宗教限制最强烈的国家中,他们是采用了无数限制宗教活动的政策。

例如,在马尔代夫,宣传伊斯兰教以外的宗教是一种犯罪行为,可判处最高5年徒刑。 在老挝,宗教团体必须获得政府许可才能团聚,举行宗教仪式,建造礼拜堂并建立新的会众。

这一类别的限制在整个中亚也很常见。 从2017年开始,土库曼斯坦政府继续拒绝向外国人发放签证,如果他们被怀疑要做传教工作;政府也阻止了宗教文献的进口。 同样,在乌兹别克斯坦,政府机构继续阻止基督教和伊斯兰典籍的进口。

尽管如此,在2017年,该地区86%的国家仅报告了政府对宗教团体的骚扰或恐吓。 这项措施包括对一些国家的宗教少数群体进行长期和持续的骚扰,并持续到2017年。例如,在中国,数十万维吾尔族穆斯林被送往「再教育营地」。

最终,该研究得出结论,「总的来说,政府对宗教和宗教社会敌对行为的限制,在2017年与上一年相比保持相当稳定。这是全球首次宗教限制变化变得很少,这是在连续两年政府或私人团体和个人的限制的状况。」

「2017年,在所研究的198个国家中,约有四分之一(26%)经历了『高』或『非常高』的政府限制,即限制宗教信仰和做法的政府官员的法律,政策和行动,与2016年的28%状况相比是有所下滑。这种下降,是在对宗教限制高的国家比例增加两年之后而来。」

「涉及宗教的社会敌意『高』或『非常高』水平的国家所占比例,即社会中私人、组织或团体的宗教敌意行为, 从2016年的27%增加到2017年的28%。自2013年以来,这是社会敌意程度较高或较高的国家中比例最高的状况,但远低于2012年33%的高峰值。」

2017年,83个国家(42%)因政府行为或个人,组织和社会团体的敌对行为,而对宗教实行高度或极高的限制。 经过两年的增长后,这一数字自2016年以来一直保持在同一水平,并且刚好低于2012年43%的高峰值。与往年一样,大多数国家在2017年继续保持中低水平的总体宗教限制。

谈到宗教自由,昨天在《迫害危机评论》演讲中,梵蒂冈与各国关系部副部长卡米莱里蒙席(Antoine Camilleri)说,谴责「即使在稳定的民主国家中,也越来越倾向于将宗教领袖定为犯罪或惩罚他们,因为他们公开宣称他们的信仰,特别是在生活,婚姻和家庭方面」。

相反,「国家有义务保护所有信奉或不信奉宗教信仰的人,因为他们是完全成熟的公民」。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在中国的北朝鲜难民无法进入联合国办公机构
02/03/2005
教宗:为2017年感谢天主,人类“使之干涸和受伤害”,但仍有人为共同美好而不懈努力
31/12/2017 02:27
阿布扎比、香港、东京、北京和上海位居二O一七年城市指数排行榜
20/07/2017 17:35
国际社会立即干预圣地局势
24/11/2004
梵蒂冈代表在第二届日内瓦会议上指出对话是唯一道路、军事行动不能解决叙利亚危机
23/0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