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5/2020, 11.11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俄罗斯天主教徒反对有关宗教自由的新法律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修改法律是为检查并从国外学习归来的神职人员中“排除极端主义思想”。佛教徒、穆斯林、犹太人和新教徒也对新法律提出了批评,因为他们也会出国学习。人们担心国家会重新提高对宗教的管控,就像上个世纪90年代初那样。浸信会、卫理公会、五旬节派提出反对。

莫斯科(亚洲新闻)- 俄罗斯国家杜马提出对良心和宗教协会自由法作出修改,俄罗斯天主教徒为此感到担心。为从天主教机构“排除极端主义思想”,要求曾在国外学习过神学的神职人员必须提供相关证明,这也是最令人不安的一点。根据莫斯科总教区的总代牧基里尔•戈尔布诺夫(Kirill Gorbunov)神父的声明,俄罗斯新闻社(RIA Novosti)22日发表了天主教会的立场。

新法律草案是由国家杜马民间社会发展与公共、宗教协会问题委员会提出。法案原定于22日通过第一审,但却被延迟,日期尚未确定。所需证明规定神父“及宗教协会人员”在俄罗斯学术机构进行再培训。

这项规定不仅引起天主教徒的负面反应,还引起俄罗斯佛教徒的方案,因为他们会依照传统去国外接受特别培训,此外,还有大部分穆斯林、犹太人和新教徒团体。

基里尔神父认为,“我们同意来俄服务人员应该了解俄罗斯的背景、文化和宗教传统,并承诺在讲道期间不传播任何极端思想。然而,只要不违反普通法,管控这些因素是宗教团体本身的责任。”他认为,国家试图将这些程序规范化“并不会产生有效的解决方案,相反地,还将导致无法调解的矛盾。”

戈尔布诺夫还强调说,“天主教会的培育制度是严格统一的…可以肯定的是,任何天主教文化机构都坚决杜绝一切极端主义思想”。

目前,宗教团体代表对媒体的干预已经阻止了进一步提高对宗教的管控措施。特别是在过去五年中,这一进程一直在进行,2015/2016年批准了针对极端主义宗教表现的所谓“Jarovoj法”,从而禁止了耶和华见证人、科学论者和许多五旬节和卫理公会团体。

对修法律的改包括对“团体成员”的新分类,可能的批准要求所有的宗教协会重写并重新登记各自的会规,赋予主管机构阻止并干涉信徒生活的权利。自1990年代后期以来,这种折磨已经重复了好几次,使各个社区的耐心承受压力。出于这个原因,五旬节派、浸信会和卫理公会也不想正式登记,因此受到当局的骚扰。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