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9/2020, 16.39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俄罗斯试图克服病毒;东正教陷入悲剧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教堂和隐修院受疫情大流行影响最大。 一系列死亡事件,发生在莫斯科的圣塞尔吉修院、新帕斯基、顿斯科伊,以及宗主教区的圣达内尔教堂。 在神职人员和隐修士中,有「拒绝主义者」(认为不可能在教堂内被感染)。 许多教堂和隐修院保持开放,以接受信众的捐献。 宗主教区寻求新的措施来支持教士的经济困难。 同时要支持死于病毒的教士的寡妇。

莫斯科(亚洲新闻)- 虽然俄罗斯低调开始尽量减弱这一疫情流行病,但东正教继续有人死亡,尤其是在隐修院中。 受灾最严重的小区仍然是圣谢尔盖修道院(Lavra di St. Sergius),最近几天仍然有人死亡:5月15日,61岁的伊古门·费拉蓬(Igumen Ferapont)(阿波罗诺夫(Apollonov),照片2)死亡,他是这个隐修团体的长上;随后是46岁的莫特斯(Hieromonk Modest)(班高(Panchenko)(照片1)) 和卡里斯 (Hierodiacon Kallist(高素林(Kosulin))去世,以及修道院的一些修士也去世。

68岁,来自莫斯科的新帕斯基 (Novospassky) 隐修院的隐修士西满 (Bajko) 受到疫情大流行病的影响,他于本星期去世。 幸而,在同一座隐修院的都主教迪奥尼斯吉(Porubaj)虽然确诊,但也被治愈了。 在其他修道院,几乎所有隐修士都受感染,是莫斯科顿斯科伊的大院,以及宗主教区的圣达内尔教堂。在文尼察的乌克兰教区中,现年49岁的依杜夫 (Aleksij Irodov) 在莫斯科宗主教区服务。 合唱团主任是现年60岁的弥额尔·加雷耶夫(Mikhail Gareev)在乌拉尔地区的车里雅宾斯克的天主圣三堂死亡。 莫斯科教区最年长的在职教士、87岁的迪洛夫(Nikolai Djatlov) 也死了。

许多人想知道为什么东正教神父如此容易受到感染,以至于引发社交媒体和国家新闻界的辩论;甚至瑞典报纸《Dagens Nyether》也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并指出牧首基里尔(Gundjaev)态度模糊,以及东正教传统病毒「否认主义」的原教旨主义者所产生的冲突,他们坚持「不可能在教堂内被感染」。另一个原因是难以维持教堂和隐修院,必须容许信徒前来捐献。

几位观察家强调了俄罗斯人对政府和教会当局的信心不足。安德烈·祖博夫(Andrej Zubov)向瑞典媒体表示:「欧洲人习惯选择统治者,俄罗斯人则不然。这就是为什么这里的人们,认为定立规章是为了让大家避开。」

特别是,针对前来教堂的规定,引发了各地的许多抗议活动。 疫情大流行病危机进一步扩大了东正教徒之间的分歧: 选择网上弥撒的乌克兰「民族主义」东正教信徒(图4),以及前往教堂的「穆斯科维特」派之间,结果是莫斯科宗主教区的乌克兰修道院,成为受病毒影响最严重的地方。

叶卡捷琳堡附近的斯士基 (Sredneuralsky) 隐修院的神师伊古曼 ( Igumen)(罗曼诺夫,照片3),是「否认主义者」的领导。 他诅咒所有在「伪疫情大流行」而要求关闭教堂的人时,他被东正教当局禁止讲道和在公共场合发表演说,而当中时常暗示牧首基里尔的观点。

然而,5月14日,他在《Znak.com》发布了一段短片,其中,歌星们向信徒祝贺「突如其来的欢乐」图标盛宴,并写道:「太阳、空气和水是我们亲爱的朋友们。亲爱的,我们还活着,也很好,我也希望你能实现这一目标。」这些日子以来,他的隐修院的修女们,在树林里播放了一段爱国歌曲和舞蹈的片段,以支持他们的神师的乐观态度。

同时,宗主教区正在寻找新的措施,来支持神父们应付经济困难,建立最需要帮助的清单、阻止堂区职工被裁员,并特别支持死于病毒的神父的遗孀。 其他措施,包括支持与东正教有更紧密联系,最积极照顾新冠肺炎患者的诊所、医院和护理中心。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