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4/2012, 00.00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内蒙上演大肆迫害地下教会的教难

作者 Wang Zhicheng
司铎遭到系列逮捕、三万名教友无法参与弥撒圣祭。修道院关门、学生被迫回家。神职人员迫于警方压力与官方教会境况不明不白的主教共祭。针对教会的攻击,是人大召开前保障国家安全和制止各种社会动乱运动的组成部分

北京(亚洲新闻)-中国警方针对内蒙古的地下教会团体展开了严厉的镇压迫害。短短几星期之内,多名司铎被捕、有人为了逃避逮捕躲了起来、十几个团体无法参与圣事、许多司铎被迫参加宗教政策学习班、修道院关门。亚洲新闻通讯社驻当地通讯员报道,为了保障三月五日将在北京开幕的两会安全,才采取了此类严厉镇压的手段。本届两会,将决定胡锦涛和温家宝的接班人。但是,团体内部因官方主教孟清禄蒙席模棱两可的做法导致的内部冲突也是各中原因之一。孟主教是圣座批准的,担任"与天主教义无法调和"的全国爱国会副主席一职。 

       绥远(内蒙古)地下教会大约有三万名教友、35名司铎、90名修女。近二十年的时间里,这一团体得益于当局不闻不问的政策不断成长。事实上,当局没有阻挠教友们在私人家中聚会。

       一月三十日,六名司铎在开会时被捕(http://www.asianews.it/news-zh/五名被捕的地下教会司铎仍然音信皆无-23868.html),其中包括了修院院长班占雄神父。二月十四日,修院被关、全体学生被迫回家。

       一月三十一日被捕的还有教区署理高江平神父及另外一名司铎。

       近三十名自由的神职人员几乎全部转入地下以便免遭逮捕。二月十九日主日,教友们没有弥撒圣祭可望。因为大批公安人员的出现,司铎们不愿露面。

与此同时,一月三十日被捕的司铎获释了,但被迫每天到派出所报道、接受政府宗教政策学习班的洗脑。

他们被迫与呼和浩特市官方教会孟主教和另外两名官方教会司铎共祭。亚洲新闻通讯社通讯员证实,两名司铎是违背他们个人意愿被拖去共祭的。"他们虽然人在,但没有祈祷、没有作出任何举动"。

对中国政府来说,绥远地下教会和教区根本不存在:按照当局的命令,这一教区已在八十年代被合并到了呼和浩特教区。官方团体共有大约两千名教友,二O一O年四月,政府和圣座承认的孟清禄被祝圣为主教。祝圣时,孟主教曾希望与地下团体修和。但后来,他参与承德非法祝圣(http://www.asianews.it/news-zh/承德:八位与教宗共融的主教参加非法祝圣礼-20044.html),并被任命为全国爱国会副主席(http://www.asianews.it/news-zh/中国公開教會选举产生新领导人,严重损害教会-20214.html)。迄今,还不清楚他是否已经就上述全部行为向圣座请求宽恕、与圣座修和。

鉴于其不明不白的境况,地下教会的司铎们不愿意加入官方团体、向梵蒂冈要求澄清。而梵蒂冈一方面指出爱国会与天主教义"无法调和"(因为要建设独立于罗马的教会);另一方面,圣座也接受妥协,即一名与教宗共融的主教也担任同一机构高官。

部分内蒙的司铎认为,孟蒙席越来越"政治化",紧跟爱国会的指示。他们认为,是政府要铲除地下团体以便更加严密地控制局势。

内蒙的紧张状况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省级的,去年,内蒙发生了牧民群体事件,抗议政府推行造成严重污染、摧毁土地和牧场的矿产开发政策。就全国而言,三月五日两会即将在北京召开前,当局需确保安全加强控制。今年的两会,将决定胡温的接班人,即习近平和李克强。而为此付出代价的,是内蒙古的天主教徒和新教徒。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指出基督信仰的望德“不是可能会到来也可能不会的,而是肯定的事实”
01/02/2017 18:06
年轻人是越南社会及教会的希望
19/04/2011
辣比罗森:以色列的处理方式令梵蒂冈愤怒
17/01/2010
陈枢机表示中国和中国教会的命运掌握在玛利亚的手中
23/05/2008
教宗指出教会的一切来自玛利亚的“愿照你的话成就我”
25/03/2006